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133 恃眾圍寺


  那玄袍僧聞言冷哼一聲,驀地里發聲清嘯,聲徹山野,余音悠亮。五行門群豪微詫之下,便聽得寺墻里腳步連響,十余名僧人手持武生棍一涌而出。
  這十余名僧侶瞧著面貌,年紀均已不低。但人人身捷體健,精光內斂。里面為首的是名鶴發長髯,手持一柄禪杖,瞧著年有六旬的老僧。覷見了不遠處列著的五行門眾人,眉頭微皺問那玄袍僧道:“慧悟師弟,這寺外來的都是些什么人?方丈有命眾僧清修佛法暫閉山門,你沒同他們說么?”
  被叫做慧悟的玄袍僧側過身去,在他耳畔低語幾句。那長髯老僧聽罷面色凜然,沉聲道:“來人只怕不善,眾僧侶結陣!”
  十多名僧人齊聲應允,手持武生棍走動之下,幾個箭步便各已自站定了方位,瞬時間已在寺院的山門前擺了一座棍陣。
  五行門眾人瞧了這番情形,心下都是暗自訝異。呂子通面色微變,朗聲又道:“這位大師,佛祖講求的是普度眾生,禮佛寺廟自當廣迎天下香客。眾位高僧這般拒人于山門之外,只怕是于理不合吧!”
  長髯老僧立在陣前雙手合十,徐徐道:“阿彌陀佛!敝寺雖小卻也是供奉佛祖的清修之地,容不得俗世的名利是非之爭,諸位施主還請下山去吧!”
  五行門群豪一路千里南來,為的便是尋到在此出家的張定邊,探出陳公寶藏的下落。如今眼瞧這等情狀,人人都已篤定張定邊就在靈源寺中,自然皆不肯就此而去。只是眼下眾僧侶言辭堅決,攔在山門之前不讓眾人入內,一時倒都也都是無法可施。
  這邊的莫凌濤眼見呂子通沉吟不語,當即越眾而出朗然道:“我等既然遠道而來,那張將軍的面是定要見一見的。小子在五行門中身居末位,只會些粗淺的微薄武技。如今斗膽想請場中的諸位大師中的一人下場,與我比試一陣。貴寺的高僧勝了,我們自當下山徑去,不再盤桓滋擾。但倘若小子僥幸贏得一招半式,還請諸位高僧不再于山門之前阻攔!”
  他新入五行門不久,這些日子隨群豪南下,本忖著立件大功好為見面之禮。誰曾想甫到泉州便遭了那酒中迷毒的暗算,一番惡斗險些送掉性命。今日眾人被拒寺門之外,他心下一番計較妥當,便想以江湖上的比武較技之法,賺得眾僧侶放群豪進寺。
  那長髯老僧抬眼視來,眸間倏而精光如電,朝莫凌濤臉上一掃,說道:“好!我等出家之人逆來順受,處事總得叫人心服口服,就如檀越所愿!”
  這里兩相話才說罷,忽見得那玄袍僧慧悟伸手一指,訝然道:“師哥,你瞧山下又來了許多人!”眾人聽他這么一說,盡都往他手指之處望去。
  柳少陽一瞥之下,遠遠覷見山下已聚了許多江湖漢子,足有數百人之多。正順著崎嶇山道,快步往山上走來。此時天色方過晌午,日頭當空而射正是耀眼。但見那伙江湖漢子,人人手上白光閃爍,竟俱都帶著明晃晃的兵刃。
  長髯老僧瞧了這番情形,微有慍怒高聲道:“好啊,這山下而來的江湖之人,與諸位居士可都是一伙的么?這靈源寺雖為海隅小廟,卻也奉有菩薩佛祖,容不得刀光劍影的殺戮之事!”
  五行門群豪也是各自驚疑,呂子通搖了搖頭,緩緩道:“大師誤會了,我五行門里雖都為江湖中人,卻也是上承玄門一脈,知蘊禮佛之道。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何況我等千里南來,為的是能得見張將軍之面相商一件大事,又豈是手持刃械的尋釁之徒?”
  他話音方落,倏聽得有人長聲笑道:“呂老弟,你們五行門消息好生靈通,倒是我伍某人來得晚了!”
  眾人遁聲望去,只覷著一條黑色人影不走山路,徑從陡巖之間攀躍。身形騰挪如飛下,轉眼已然到得廟前。但見來人容貌可怖神情陰戾,正是那飛鷹幫幫主伍天柯。
  原來他今晨方才帶人趕到泉州,一聽聞那先到的祁伯飛與霍天魁相稟,昨夜飛鷹幫和陰山派聯手襲殺五行門未能全勝。當下便盡數糾集幫中好手,徑往靈源山趕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呂子通見是此人,面上現出一絲隱憂,冷哼道:“伍幫主來得也不慢,昨夜我五行門在泉州城外吃了大虧,可有不少拜了你飛鷹幫所賜!”
  伍天柯也不接這話頭,只是瞧了瞧場中情形,干笑數聲道:“呂老弟,瞧這幫和尚擺出的架勢,莫不是不讓你們五行門進寺么?”他說話的這當功夫,那沿山路而上的數百名漢子已俱都趕到了左近。個個舞刀擎劍,“呼啦”一下便已將靈源寺廟前圍定。連同五行門一行十余人,也盡數都被圍在了當中。
  柳少陽凜然之余打眼去瞧,只見這伙人神情兇悍手持兵刃,一看便知是綠林道上打家劫舍的盜匪。那昨夜帶人襲殺五行門群豪的祁伯飛和霍天魁兩人,也都杵在了人叢之中。
  山門前的長髯老僧此時面色凝重,將手中禪杖一頓,高聲道:“我等眾僧在靈源寺出家,素來與世無爭,不想今日竟招來這許多綠林道上的強人明火執仗,來此逞兇。佛門乃是修行的清凈圣地,這等胡為只怕佛祖不會答應!”
  伍天柯仰天打個哈哈,陰惻惻道:“你這和尚真會說笑,我等既敢來聚眾闖寺,還會怕佛祖怪罪么?倘若要善罷此事,只需讓我等進寺到各處瞧上一瞧,大家伙高興隨喜一番也未嘗不可。但若是有所推諉阻攔,我手下的這班兄弟性子急躁起來,只怕會一把火將貴寺燒作白地!”
  他身后的飛鷹幫人眾聽了這話,數百綠林大漢齊發聲喊,直震得山谷回響屋瓦作鳴,顯是有威懾場中旁人之意。
  呂子通眼看飛鷹幫人多勢眾,己方相較大顯勢單力孤。說不得真叫這伙強人盜匪,探得了那陳公寶藏的具體所在,捷足先登了去。
  當下略一思忖,旋即冷笑道:“伍幫主,你們飛鷹幫聲勢如此,真是好大的威風!難不成想倚多為勝亂殺一通,不守江湖規矩了么?此事若傳到了綠林道上惹人恥笑,只怕伍幫主縱然今日如愿得手,臉面也沒什么光彩吧!”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