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132 泉南古剎


  此際月懸中天,時辰堪堪已過了丑時。五行門群豪吃了這等大虧,一番合計之下,越說越是人人心中皆感憤懣。是以雖經了一場生死惡戰,卻都說定要從陰山派和飛鷹幫的手底,爭下這筆陳公寶藏。倒無一人心中膽怯,萌生退卻之意。
  木玄英見眾人精神復振,沖呂子通道:“義父,這回咱們五行門剛到地頭,便遭了這等暗算,折了九名幫中好手。不過眼瞅著今夜的情形,陰山鬼王和伍天柯這兩個魔頭,應當還沒有趕到。咱們可得趁著這當口搶先動手,才能多幾分勝算!”
  呂子通點了點頭,沉聲道:“玄英思慮周密,多的有理。大家伙各自回屋歇息,等到明日一早‘倦舒散’的藥勁完全過了,都隨我齊上靈源山去。一定要趕在蒙元宵小之前找到張定邊,探問出寶藏的下落!”
  群豪依言散了,只是各自都擔著心事,睡得都不甚沉。歇了不到兩個時辰,東方天色乍白便已起來。
  眾人尋著鎮甸里的鄉民一問,才知靈源山上只有一座靈源寺。寺中的主持沐講禪師年近七旬,醫術精深。廟里眾僧侶苦渡眾生,時常周濟附近鄉里。
  呂子通聽了這些,心中已有幾分篤定。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當即讓人買了些齋僧禮佛之物,盡數用擔子挑了。一行十余人將兵刃寄留在了店里,俱都扮作了拜佛求法的香客。
  靈源山于泉州府西南四十余里處,五行門群豪沿路往南走了一個多時辰,堪堪到得山腳之下。只見一座平頂黛山巖巒奇秀,峰若飛鵬。又有龍潭飛瀑,匯成溪河往南奔流入海。第一時間更新遙遙望去,隱約能瞧見山腰上的數處廟宇廂房,。幾縷青煙從中騰然而起,直往天際竄去。
  群豪眼見得這等景致,心中皆贊好一處避世隱居之地。嗟嘆之余,盡皆往山間曲徑走去。這靈源山本就不高,靈源寺的廟宇又建在了半山坡上,眾人行不得一會兒已到了山門之前。
  只見階石之上寺門微閉,門外有一身著玄袍的中年僧人,正手持掃帚躬身掃地。此時見有人上山,抬起頭來淡然道:“諸位施主風塵仆仆,不知所為何來?”
  五行門群豪對視一眼,門主呂子通幾步走上前去,恭敬道:“大師,我等都是兩淮南來泉州的客商,聽聞府城里的百姓說貴寺菩薩極為驗靈,故而特來奉上敬佛薄禮,還請諸位高僧做一場法事!”
  那中年僧侶先是雙手合十為禮,而后盯著五行門眾人打量一番,忽地面色一沉,冷冷道:“諸位施主當真是兩淮的客商么?此處佛門圣地,又豈可如此妄言!方丈這幾日傳下話來,靈源寺僧侶靜修參禪,暫不納八方香客。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況且敝寺僻處南海之濱,山野小廟,做起法事難稱人意。施主請移步到別處去吧,還恕貧僧少陪了!”說罷倒曳掃帚轉過身去,便要徑回寺中。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火玄牝瞧這僧人語氣不善,竟似連山門都想不讓眾人踏入。心頭惱怒之下,喝嚷道:“你這和尚站住,怎敢憑地如此無禮!”說著已合身而上,出手如風,去抓這僧侶背心。
  呂子通眼見火玄牝性急之下便要惹禍,身形閃動已然后發先至。第一時間更新未等火玄牝手臂指尖挨在那僧人身上,已伸手將他肩頭按住,低斥道:“玄牝,不得對寺里的大師無禮!”火玄牝見義父動怒,緊忙恭聲應道:“是!”垂首退在了一邊。
  適才火玄牝惱怒出手,那玄袍僧只是足下緩緩,呂子通出面制止,那玄袍僧依舊步履徐徐。仿佛于這番變故全然不知,依舊挪步朝寺內走去。
  呂子通這僧人如此,心知眾人的來歷已被看穿,當下也不再隱秘,朗聲道:“大師暫請留步,我等還有幾句話要說!”
  那玄袍僧人聞言頓住腳步,緩緩轉過身來站在廟門之前,不冷不熱道:“佛門清修之地,不納心有是非之人。檀越還有什么話,便請在這里盡都說了吧!”
  這話說得殊不客氣,委實乃是逐客之意。呂子通卻微微一笑,依舊拱手一禮,朗然道:“大師既然慧眼如炬,老夫也自當明人面前不說暗話。我等都是兩淮五行門里的江湖中人,的確不是什么客商。只是如今有一件事,想一見那位昔年席卷荊楚,威震天下。而今隱居避世,出家在此的張將軍,還望大師通融引見!”
  玄袍僧人聽了這話神色微變,但隨即又是那副淡然之態,緩緩道:“檀越說笑了,貧僧在這靈源寺住了快二十載,可從沒有聽過有什么‘張將軍’。施主若是想找此人,還是請到別處去吧!”
  呂子通適才提起“張將軍”三個字,眾人多已瞅見這玄袍僧神色有異。卻都沒曾想他接下來竟矢口否認,面上俱都是不信之色。
  呂子通眼見這僧人所言不實,心頭微微有氣,忍不住高聲道:“這位大師,我聽人言出家人不打妄語,那當年江湖上人稱‘三絕將軍’的張定邊,當真不在這靈源寺么?我等不遠千里南來,還望能入廟拜佛祈愿。即便貴寶剎的高僧不愿辦舉法事,我等只是在里面四處轉轉,看一看諸般風物也是好的!”
  那玄袍僧搖了搖頭,冷然道:“貧僧適才都已說過了,這寺里斷然沒有什么‘張將軍’。諸位施主倘若不信,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這僧人此言一出,五行門眾人都已明白話里已無回旋余地。呂子通面色一沉,肅聲道:“老夫委實有件大事,非要見張將軍不可。這件事關乎天下誰持鹿耳,再有耽誤只怕便要讓宵小得逞。大師倘若執意卻客,我等說不得便只好硬闖了。待到見了張將軍他老人家,老夫自當去謝這擅闖之罪!”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