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131 兩相罷斗


  江雪茵方才眼見柳少陽兵刃脫手,幾乎驚呼出聲。只苦于隔著甚遠,委實相救不及。后來覷著柳少陽轉敗為勝,訝異之下縱身掠到近前。眼見柳少陽毫發無傷,心中當真有不勝之喜。
  場中的五行門群豪本多已支撐不在,如今眼看柳少陽將竟將對方頭領擒住,驚喜之余俱都攏了過來。陰山派和飛鷹幫的一干殺手,卻是都持刀擎劍杵在外圍。兩撥人廝殺暫罷,一時又成了對峙之勢。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柳少陽沖著刀下的虎保沉聲道:“今夜你們陰山派欠下的這筆血債,咱們可以日后再算!眼下讓你們的人都退出客棧,我便饒了你這廝的性命!”
  那虎保尊者此時癱在地上,痛得牙關大顫,幾欲暈厥。但卻兀自兇悍,不肯就此服軟。斷斷續續,勉強道:“你這南蠻使詐……有本事的……便將我一劍殺了!”
  柳少陽見此人如此嘴硬,心頭惱怒下徑往他斷骨上一拍。第一時間更新饒那虎保尊者頗為硬氣,也忍不住疼得嘶嚎一聲,幾乎背過氣去。
  柳少陽心中恨他歹毒,此時見他吃痛,面色玩味冷笑道:“這肋骨折斷雖要不了性命,可被我這么拍幾下,滋味也不好受吧?你倘若再敢說半個‘不’字,只怕便沒有這般舒坦了!”
  那虎保半邊肋骨塌折,已然痛得死去活來。聽柳少陽如此相說,心中更是膽寒。他也知此時重傷被制全無半分抵御之力,倒不如依了此人之言雙方罷手。當即忍著劇痛,低聲道:“好……我虎保今日認栽……就依你之言……咱們兩邊罷斗……”
  江雪茵有心整治此人一番,從旁笑道:“少陽哥,這人話說得好生含糊,誰知他是不是心口不一。你不妨再多拍他肋骨幾下,也好讓他說得清楚一些!”
  柳少陽點了點頭,又沖虎保道:“兀這頭陀,你是得把話說得大聲些,也好讓這屋里屋外的人都能聽到!”
  那虎保尊者生怕柳少陽再拍他斷骨,緊忙忍痛提了口氣,顫聲叫道:“陰山派的眾兄弟……咱們今日……就此罷斗,結的梁子……來日方長……”說罷已再無半點氣力,頭往側首一歪,已痛得暈了過去。
  柳少陽將那虎保往地上一摔,站起身來沖著四周的陰山派眾人,冷冷道:“陰山派今日先施詭計,又傷了我五行門這數條人命,此仇他日必當報還!今日暫且不與你們計較,把這廝抬了趕緊滾吧!”
  今夜陰山派所來的眾殺手中,以這虎保尊者在派中職位最高。此時其余人聽了這話雖有不忿,但尊者既然適才已經說了“就此罷斗”,倒也是誰都不敢違命。
  當即紛紛上前,有的將那虎保尊者前后抬了,有的將自己一方倒斃之人的尸骨收了,還有人將那柄奇形鐵杖也撿了起來。只是片刻之下,便盡都一言不發的退了出去。
  那祁伯飛眼看陰山派眾人一走,剩下飛鷹幫一家已難討得好去。當下沖霍天魁使了個眼色,只扔下了幾句場面話,就跟在了陰山派眾人的后面,鳴得幾聲胡哨便一道煙走了。這么一來大屋內外的一眾悍匪蒙韃,頃刻間已散得干干凈凈。
  客棧里的店家伙計,早就聽見后院之中吵嚷不絕。遠遠瞧來之時,只瞅見百十個遮面的漢子手持兵刃,將院里的正中的大屋團團圍住,心知是江湖之人來此尋仇火拼。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他這客店本就在泉州府城郊,一到夜里府城四門關閉,想尋州衙里的官差捕快就只能等到天明。
  適才這些人眼看強人兇悍,戰戰兢兢全都躲在了前院的店面里。此時隱約聽得沒了動靜,這才都大著膽子往后院來一看究竟。
  呂子通見店家詢問不想惹來公門中人,當即只說是遭了結伙的強盜打劫,已被他們奮力殺退。第一時間更新方才雖是一陣惡戰,只因來人也不是來搶財物,店中的損失除卻窗棱皆毀倒也不大。呂子通賠了幾兩銀子,便將此事揭過。
  至于惡斗之下傷有人命,五行門群豪只推說死了的都是山匪強盜,尸身已被同伙拖走。屋里四遭的血跡,便留給他們自行收拾即可。
  那店老板眼看屋里黑燈瞎火,又聽聞死了人直嚇得面色煞白,一時間心底害怕哪敢進屋去瞧。怕事之下巴不得如此,連看也沒看便接連稱謝,帶著伙計三步并作兩步,哆哆嗦嗦回前院去了。
  眾人當即在廳中檢視,此時陰山派和飛鷹幫已將尸體斂走,但見躺在地上的還余有九具尸體,俱都是己方總舵五旗和各分舵的好手。
  呂子通心中長嘆,暗忖五行門這回為了陳公寶藏南來,可謂高手盡出。不曾想還未見到那張定邊之面,一行二十余人經此一戰,便已有九人身歿。又不由地想到如今江山萬里,盡屬朱明。即便得了那筆敵國之富,想要興復大周基業,一雪國仇家恨,還不知要折損多少條性命。
  但這些諸般念頭,在他腦海中只是一閃,便已被他盡力抹去。轉而神色又變為堅毅,吩咐眾人將廳中的尸體拖到屋外火化,只等帶回淮安再予安葬。
  眾人忙了半個時辰將屋內恢復如初,又將死去同門的尸身焚作骨灰,裝斂收拾妥當,這才又都回到了廳中。
  土玄遠心有疑惑,忍不住道:“咱們這回南下扮作的是行腳客商,行蹤甚是隱秘。陰山派和飛鷹幫的點子,怎會這么快便盯上了?”
  一旁的閔洪接口嘆道:“想是這些人為防寶藏落入他日之手,早就有了提前布置。咱們剛到閩南地界,便被他們的暗哨盯上了。倘若我等只是路過,他們便不會來生事端。可如今眼瞧著咱們宿在泉州城,料想到也是為了那張定邊而來,這才在今晚下手襲殺!”
  他方才苦斗之下,也是手臂受了刀創,言語聽來頗有蕭索之意。眾人眼看得不少同門殞難心中傷感,一時多少唏噓不已。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