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129 旅夜搏殺


  靜得半晌,忽聽得一人高聲道:“虎保尊者,陰山派和飛鷹幫兩家聯手,這回對那寶藏可謂志在必得。如今這呂老兒帶人要來橫插一杠,那是說什么也不能答允的!”
  “這幫人眼下就在屋里,咱們倘若只被這呂老兒一吼嚇退,我等草莽倒也還罷了,你們陰山派卻是何等的威名。此事倘若傳到了江湖之上,陰山派的名頭不甚墮了。鬼王他老人家又何談號令江湖,去懾服武林中的諸幫各派?”
  這幾句話傳到屋里,柳少陽也已聽出說話之人,乃是那個瘦長臉頰,與那霍天魁秤砣不離的玄冥尊者祁伯飛。第一時間更新
  那嗓音尖銳之人聞言冷笑數聲,陰惻惻道:“祁尊者,你自己心怯又何必激我!想我虎保這些年深受恩師教誨,縱橫大漠南北無往不利,又豈會怕這躲在屋里的虛名老兒!倒是你們飛鷹幫倘若害怕,不如統都列在邊上掠陣瞧好吧!”
  說罷低聲吼出幾句蒙語,立時有人點起了十來只火把,分擲在廳房四周。第一時間更新屋里屋外霎時之間,映得通紅一片。
  那虎保尊者隨即高呼幾聲,屋外的陰山派眾人齊發怪嘯。一旁的飛鷹幫群匪里,祁伯飛和霍天魁也都沉聲喝道:“大家伙抄起家伙,并肩子沖啊!”
  一片呼喝叫喊聲中,大屋的幾扇窗子“砰蓬”大作,窗棱同時盡碎,東西兩側俱都有人縱進屋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柳少陽凜然之下拔出背上寶劍,霍地起身去瞧。只見火光掩映下,東首突入的漢子都戴著鬼獸面具,西邊進來的盡皆臉覆黑巾,全都瞧不出本來面貌。
  與此同時他身側的江雪茵、呂子通,一旁的莫凌濤、孟紹良、木玄英、火玄牝、閔洪等人,俱都是一躍而起。第一時間更新其余的五行門眾人也都抽出兵刃,紛紛站起身來。
  陰山派和飛鷹幫兩撥人馬,統共進來了有二十余人。但闖入之后似乎心有忌憚,都只是在窗邊靠墻站定。廳外的嚷叫叫罵之聲兀自不絕,顯然在大屋四周還余有不少人手。
  那伙戴著鬼獸假面的漢子里,居中一人身長體碩,手持一柄奇形鐵杖。尺許鬢發以鐵箍盤了,渾然是個頭陀打扮,沖呂子通略拱了拱手,冷然道:“呂門主,我虎保在漠北時就聽說過,你在中原武林算得上是響當當的人物,就連家師也對你稱贊有加!只是那陳公寶藏事關我蒙元國運,你們五行門倘若覬覦,就不要怪我們陰山派今夜不留情面,趕盡殺絕了!”
  火玄牝中毒之下本就滿腔不忿,如今聽此人這話說得冠冕堂皇。心中大怒之際,脫口罵道:“呸!都說你們陰山派武技奇詭,何等了得。誰曾想百聞不如一見,盡會用蒙汗藥這等下三濫的招數……”
  他話還未能說完,一旁的閔洪已然怒道:“火兄弟,咱們和這幫蒙元宵小還有什么可講!那陳公寶藏是我們漢人的東西,與他們這些個塞外的邪魔外道又有何干?無恥之徒還講什么留不留情,有膽子便放馬過來,我等和他們拼個死活便是!”
  此話一出,五行門群豪義憤填膺,登時喝罵起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呂子通擺了擺手,示意眾人噤聲,冷冷道:“敢問虎保尊者,尊師陰山鬼王今夜可來了么?”
  那虎保仰首哈哈一笑,冷哼應道:“呂門主自詡甚高了吧!對付你們五行門這幫蝦兵蟹將,又何須他老人家親至!”
  呂子通微微一笑,從腰間取下赤虹寶劍,含笑道:“陰山鬼王既沒有親來,就憑你們這些個后生晚輩,就想要殺了老夫么?嘿嘿,我瞧著只怕還不大順手吧!”
  陰山派和飛鷹幫的眾強人聽他這么一說,只覺揣度不定,并無一人擅敢上前。第一時間更新又過得半晌,西首人叢里的祁伯飛叫道:“虎保尊者,你可莫忘了咱們這些人,今夜是為得何來!我瞧這姓呂的多是心中膽怯,只怕是在和我等故作玄虛,有意拖延!”
  虎保怪眼一番,冷哼道:“這其中的虛實,你當我瞧不出么?”接著將鐵杖往地上一頓,怪喝一聲道:“呂門主,那筆昔年大漢國的連城之財,鬼王他老人家志在必得!你們五行門既然要來橫插一手,便個個都把項上人頭留下吧!”
  他話音方落,手中的奇形鐵杖驀地跳起數尺,裹著寒光直往呂子通頭首擊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其余戴著鬼獸面具的漢子,也都齊發一聲怪嘯,揮舞兵刃朝五行門群豪砍去。飛鷹幫這邊同也不甘示弱,也俱從西首夾攻了上來!
  呂子通見此人杖法剛猛,微把身形一側,讓過了鐵杖的雷霆一擊。手中赤虹劍掠著數道紅光,欺身只刺虎保小腹。
  這虎保乃是陰山派鬼王座下六大弟子中的老四,在北元之中有軍職在身。一路“招魂杖法”盡得陰山派武學剛猛路數的精粹,實有橫掃千軍之威。
  此刻一招無功,覷見呂子通劍勢狠辣。當即杖尾反撩,運勁往上一格,“鐺!”地一聲已將長劍蕩開。這一招兩人各有攻守,端的是旗鼓相當。
  只是這瞬息功夫,大屋之內的數十人,已經捉對混戰在了一處。兵刃劃過的森森寒芒,直映得滿室通明。內力所鼓起的勁風氣流,四溢得呼呼作響。更兼不斷有人死傷倒下,偌大的廳室之間,真可謂骨肉橫飛,血流遍地!
  陰山派和飛鷹幫今夜聚眾而來,本就籌劃將五行門南來之人盡誅方休,是以來的俱是江湖綠林道上的好手。
  五行門群豪本就遭了迷毒暗算,雖都以內息和藥勁相抗,但劇斗之下頭暈目眩,手足酸軟,多在竭力苦苦支撐。若不是心知此際命懸一線,只怕早已都睡倒在地,長臥不起。
  柳少陽和江雪茵未飲藥酒,運起玄功絲毫無滯。五行門一邊每當有人遇險之時,他兩人便挺劍上前相救。
  但屋外的眾強人早已站在了幾扇破窗邊上,屋里只要一有己方之人倒下,便立有人從窗中躍入補上。這么一來柳少陽與江雪茵武功雖高,混亂之際卻也是左支右絀,難以顧得周全。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