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128 群魔沓來


  柳少陽同著江雪茵適才坐在屋角,到得此時都還是只吃了些肉餅。聽得呂子通這話登時站起身來,眼看得群豪面色先驚后疑,他兩人兀自未曾喝酒,也不知其中情形究竟如何。
  呂子通見眾人神色怔忡不定,面色凝重肅聲道:“這酒里下的不是普通**,老夫倘若猜得不差這藥喚作‘倦舒散’,與尋常的蒙汗藥味澤全然不同。身中此毒之人起先全無異樣,但半個時辰后便會通體倦軟。神智或許能尚存些,可渾身卻有如睡著一般不得動彈。要想讓這藥勁過去,非有數個時辰不可!”
  原來呂子通昔年做張士誠殿前的護衛軍統領時,為防蒙元及各路諸侯的奸細沖張士誠及眾侍衛下毒,曾便索江湖百十種**奇毒,于其中味澤逐一察驗。倘若不是他今日心有所思,只怕酒中下有此藥早在喝第一口時,便已察覺了出來。
  五行門群豪平日里行走江湖,個個多少都有嗜酒之癖。柳少陽方才若不是同江雪茵說話,只怕也早已喝了不少下去。眾人聽呂子通說這酒里的**竟如此厲害,一時間俱是又驚又怒。
  呂子通眉頭緊鎖,擺了擺手示意眾人安靜,嘆道:“如今我等多已中毒,切不可再說話走動。大家伙快坐下行功調息,等敵人到來之時,或許還能蓄力一拼!”說罷當先盤膝于地,闔目再也不語。
  眾人聞言都依次席地運功,柳少陽往左右一瞧,只見屋內的五行門二十多名高手,片刻間便唯余了自己和江雪茵兩人兀自站著,心下不由暗忖:“叔父他們眼下都遭了暗算,對頭只怕一等到大伙兒藥勁發作,便要沖進來下手。那時倘若能動的只有我和雪茵兩人,可決計抵擋不住,這可委實糟糕至極!”
  但他心知對頭既能處心積慮下毒,定然布置得極為周密。眼下己方猝遭暗算已然失了先招,也只能暫且靜觀其變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當下和江雪茵也到了呂子通邊上,同眾人一般盤膝靜坐,心中卻無時不在細察屋外四遭的動靜。
  這一來室內登時寂靜無聲,過了大半個時辰后,便連桌上的幾盞燈燭也燃盡熄滅了。只是屋外直到此時,依舊是沒有半點動靜。
  群豪在一片漆黑之中,聽到的除卻院中颯颯風響,便唯有余人的呼吸之聲。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但每個人心底俱都明白,這看似的一派黑暗靜寂,卻隱伏有極大的殺機。
  就這般過了足足近兩個時辰,柳少陽正是心頭忐忑,忽聽得頭頂傳來了輕微的“嗒嗒”之聲。心中知道那是江湖之人在屋頂走動,發出的踏瓦之音。
  他當即睜眼去瞧窗外,果然借著月光覷見數道人影晃過,俱都伏在了墻根邊上。面前的幾張窗子上方也有些許陰影,當是有江湖好手以羚羊掛角之式,將身形隱匿在了屋檐之下。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此時屋頂上的輕響依舊未絕,顯然后面還有人手趕到。柳少陽略一揣算,房子前后所來的對頭,合著少說也有六七十人。
  屋內的群豪之中有不少人,已在那“倦舒散”的藥勁發作之下,渾身綿軟無力。便如呂子通、莫凌濤等內功精絕之輩,也都是運集畢身內力,才勉強將那藥酒的毒勁壓聚一處。均盼得再過些許時候藥勁更減些,才好能與人動手。
  但眾人心中均是明白,屋外的來人又怎會誤此良機。便是挨到這時才來發難,也已委實在意料之外了。
  柳少陽疑惑之下,心想:“這幫人既然已經下毒,怎么竟等到此時才來?又怎地杵在屋外按兵不動?難道是篤不定藥酒的迷效是否發作了么?”他此際心中已隱隱覺出不對,但一時卻又想不出是哪里。
  這般對峙了有一炷香的光景,門外的來人里傳出一個粗豪的聲音道:“呂子通!妄你們五行門平素里自吹自擂,如今遇見了你家爺爺,卻個個躲在了屋里做縮頭烏龜!還有臉在江湖上稱什么英雄好漢,嘿嘿,這般膽小似鼠現了原形,可不盡成了狗熊草包么?”
  他話甫一出,屋外四遭皆是附和哄笑之聲。柳少陽聽這人說話陰損,只覺得聲音頗為耳熟。微一轉念便想起是那個與自己有過數次照面,在飛鷹幫中位居白澤尊者的胖子霍天魁。他早已猜到屋外來的是陰山派和飛鷹幫的點子,是以聽出是此人倒也未覺為奇。
  他再往四周一瞧,隱約瞧著屋內的五行門眾人雖都是身子不動,但多已是面色不忿,臉上怒容難掩。只有呂子通盤膝坐定,雙目微闔,似乎對這譏諷之言全然未聞。
  屋外之人見里面沒有動靜,喧嘩叫嚷,嘲笑諷罵之聲越來越大。但卻也僅止于這般,依舊沒有要闖進屋中之意。
  如此又過了一刻鐘的功夫,驀地里傳來一個嗓音尖銳之聲,冷冷道:“呂門主,鬼王他老人家平日提及你時,也將你看做是武林道上的人物。這般躲在破屋里不敢出來,任憑旁人百般謾罵,怕是有**份了吧?”
  此時外面人聲嘈雜,但這聽似并不響亮的幾句話,卻有如蜿蜒蟲蛇一般,鉆入了屋內眾人的耳中。乍一聽來好似挨了一記重錘,直教人胸悶欲嘔。五行門群豪本就在運氣引功,極力與脈腹內的藥勁抗衡。陡然間遭了此道,更覺得真氣渙散,肢軟無力。
  柳少陽一凜之下,暗驚道:“聽這話此人當是陰山鬼王的屬下,這人能夠將以音傳功練到如此火候,武功修為倒也當真了得!”
  屋外那人話音落罷,呂子通倏而雙目陡睜,仰首縱聲一吼。須發賁張間,眸中精光迸射。五行門眾人神智頓覺一清,體內雖都是藥勁未過,手足竟而也有了些力道。
  柳少陽聽聞此音,心中大喜:“叔父畢竟玄功高絕,修為精深。那倦舒散的**毒勁雖然厲害,卻終究還是被他老人家化解了開去!”
  原來這一吼乃是玄門齊云一脈的上乘絕學,喚作“天罡清元吼”,施展之人法效天道,玄功會聚于胸。凝神一吼喝出,實有清本歸元,摒邪去魔,正人心神之能。
  那日伍天柯來闖呂子通的五十壽誕,曾以“陰山鬼嘯”震攝眾人心神。呂子通迎刃相解,用的便是這“天罡清元吼”的功夫。眼下他既能施展此功,顯然是功力已然恢復的了。
  此吼一出,屋外一時間喧嘩乍歇,嘈雜頓止。這么一來屋宇內外雖有百人之多,卻盡皆都是默不作聲。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