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127 南下靈源


  莫凌濤說著解開上衣青衫的領口,眾人凝神瞧去,全都是心下暗凜。只見他肩頭鎖骨往下,一道數寸長的刀痕幾至咽喉,赫然在目。場中之人均是武學高手,都知曉傷在此等緊要處,創口只怕再深少許,傷者便要送掉性命。
  莫凌濤嘆了口氣,黯然道:“那夜我僥幸逃出紫禁城時,渾身已被鮮血染透。待找得了僻靜所在,數過自己渾身的刀劍之創足有七處。哎,若不是武當派的輕功稱絕江湖,只怕我已然不能活著來見諸位了!”
  群豪方才見他閃身入室,瞬息之下便挫退了木玄英等三人的合擊,一身玄功委實了得。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而后又聽他說,自己乃是武當一脈張三豐真人的嫡傳弟子,更皆是肅然生敬。均想過廳中之人倘若單打獨斗,除卻門主呂子通外,只怕皆難敵過此人。這時聽他自承入宮行刺一敗涂地,眾人默然之間,多少都有氣奪之感。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呂子通見眾人不語,微微一笑朗然道:“莫公子敢只身入宮行刺,這份膽氣呂某好生敬佩!不過老夫有一言相告,還盼公子勿要見怪。咱們在座之人都與那朱元璋有家仇國恨,倘若再尋機會布置妥當,傾力一擊未必不能取了他性命。只是朱元璋這廝子嗣眾多,咱們固然將他殺了,他的兒子也能身登大寶。還不如待到天下有變,我等這些東吳舊部趁機起事,一舉復振士誠主公的大周基業!”
  堂內群豪聽了這話,都覺得呂子通言之有理。頃刻便已一掃郁悶之氣,登時皆出言附和,俱都叫起好來。
  莫凌濤的臉上現出激動之色,站起身來躬身一禮,說道:“呂門主,小子養傷之時就在想,要報這血仇憑我一人之力,只怕是不成的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實不相瞞,今夜我來貴派的淮安總舵,乃是在江湖上聽人說起了呂門主的名號,知道您老人家也曾在士誠主公麾下為將,這才想來碰碰運氣。如今既然知道了諸位朋友與我心同道合,那是再好也沒有了。呂前輩倘若不棄,今后小子赴湯蹈刃,聽憑驅使!”
  呂子通聞言大喜,欣然笑道:“原來莫公子與老夫想到一處去了,只是什么‘赴湯蹈刃’莫要再提。第一時間更新公子的本領膽識,真可稱得上而立英豪。愿助我五行門一臂之力,呂某便是求之不得了!”說著將徐義、柳少陽等廳內眾人,逐一與他通名引介。
  大家伙眼見莫凌濤甘愿入伙,俱是心中歡喜。呂子通忙吩咐下人添酒回燈,開宴為莫凌濤洗塵。眾人酒席之間,又將南下之事合定妥當,直聚到眼見天色丑時,這才盡興散去。
  次日天明,呂子通差人將儲著的云錦、絲燈、席履、糕糖等土產貨物,裝了整整數車。五行門群豪為了掩人耳目,皆扮作了販貨的客商。眼瞅著正午剛過,齊聚的二十余名江湖好手便皆從偏門悄然出了,徑往南下皖贛的官道上趕去。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柳少陽本來怕小黑纏著與自己同去,還好直到車隊離了淮安府的地面,也沒見那小鬼追來。此時距著二月初五已只有整月的光景,好在眾人均是武學高手,趕著貨車也能日行百多里地。如此行了近二十天,一路倒也平安無事,堪堪進了閩南地界。
  誰知眼看著距泉州已然不遠,情形卻已有些不對了。數日內接連碰到幾批騎馬的精壯漢子,都是手頭空空馬背無貨,躡在車隊身后暗中觀望。眾人只因扮的都是客商,又不明追蹤之人的底細,趕路之下倒也都裝作沒有覷見。
  這一日已是二月初一,車隊馬不停蹄到了泉州府地界,靈源山已然近在府城西南。可跟梢之人非但暗地里不去,反倒比前兩日又多了幾個。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眾人眼見天色黃昏,當即覓了城郊的客店住下。不想那些個盯梢的漢子也都跟進店來,全聚在了飯廳角落,雖是尋常般叫喚酒菜,但個個眼神飄忽,顯然還在等什么人。
  呂子通心中明白情形不對,當即命人將旅棧的后院包下,又賞了店伴些銀兩讓他無事莫來打擾,這才把眾人聚在了當中的大屋內商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木玄英眼看對頭來路不明,憂心道:“義父,這些人一看便是江湖上踩盤子的點子。不管他們背后是些什么人,我瞧只怕今夜就要沖咱們動手了!”
  呂子通沉吟不語,一旁的土玄遠又道:“義父,您說莫不是咱們這幾車貨物,給綠林道上的綹子盯上了。”
  呂子通搖了搖頭道:“不會,這些踩盤子的點子瞧著武藝不賴,我等運的又不是紅貨,怎犯得著如此大動干戈。我忖著倒像是飛鷹幫和陰山派的人,只是不知咱們何處漏了行藏,還沒上靈源山便被他們盯上了。如今我等在明對頭也不知有多少人,這可當真棘手得緊!”
  火玄牝心有不服,低聲嚷道:“義父,您老怎么這般長他人志氣!咱們五行門在江湖上的一干高手,如今大多都聚在了此處。這伙人一路只敢在后面跟著,必然是心有所忌。倘若今夜要動手,我等枕戈以待,又何必要怵他們!”
  他這么一說,屋內群豪有的心中本就存了此念,聽了深以為然。有的卻道話雖如此,卻萬不可大意。大伙兒眾說紛紜一番,倒都有些餓了。
  眾人這幾日被人盯梢,早已不再吃客店中的食物。生怕一時不查之下,著了對頭的道兒。有人從車上取了酒肉油餅,碗筷碟具。眾人都說吃飽了也好迎敵,當即坐開分食起來。
  呂子通心有所慮,隨手將酒端過喝了一碗。驀地里神色大變,將手里的酒碗往地上一擲,高叫道:“這酒里給人下了藥,兄弟們別再喝了!”
  群豪聽得這話均是瞿然一驚,“乒乒乓乓”把酒碗摔了一地。人人緊忙暗運內功,怔然之下卻又均是面色詫異。原來每人皆感內息如故,全然不似中毒之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