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126 切齒血恨


  方天祿聽到這里心中大慟,整個身子已癱在了椅中,喃喃道:“是了,莫大帥……他把一切都算好了!明軍隊里兵卒萬計高手眾多,想要脫身怕是只有一次機會,那就是等到過廣濟橋的時候。侄兒……你爹只怕早就想好要用自己的命,來換你的命了……”
  坐在一旁的火玄牝聽得心中納罕,忍不住問道:“方尊主,您老為何說當日莫家的人想要脫身,只有過那廣濟橋的時候才有機會?方才莫公子說那橋下不過是條溪河,明軍之中多是南方兵將,難道就不會下水去追堵么?”
  方天祿嘆道:“你這孩子哪里知曉,那廣濟橋下的長廣溪中有處漩渦,鄉民皆喚它作‘漩水潭’。此潭下面與西面的太湖相通,倘若水性極佳又有內功根基之人,從潭中下去便能一路潛到太湖。第一時間更新如用這法子脫身,明軍雖眾卻是乍到,又哪里能明就里。一時只會道是下河之人,已溺死在水底了!”
  莫凌濤哽聲續道:“方叔叔才智絕倫,猜料當真得半點不差!在無錫牢里的時候,爹爹就曾說到了廣濟橋上如有機會脫身,讓我一定要運功閉氣從漩水潭潛入,再從太湖游出。一路往西趕到武當山,那里修道的張君實與他舊時有交。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我若能活著到那里,便可把前后之事都和此人說了,讓他收我為徒。”
  柳少陽聽他這么一說,暗自忖道:“莫公子說的張君實乃是張三豐真人,江湖有傳言說此人玄功精湛,能通天道。這莫凌濤武功了得,原來是拜了此人為師。武當派身為玄門大派,卻和那朱元璋多有不睦。莫將軍臨死之際為兒子謀下這等歸宿,也真算得上思慮周全了。”
  他心念未已之際,莫凌濤已然接著又說道:“爹講這番話的時候讓我切記,我曾問他和不和我同去,他搖了搖頭說監押極嚴,只怕是不成的。我那時就在想,自己不過學了幾年武藝,爹爹卻有敢闖千軍戰陣的本領。他都說只怕脫不得身,我那點微末的功夫又如何能有機會。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哎,誰曾想……他老人家是要舍自己的性命,來救我脫險……”他越往后說聲音越低,到得后來只有哽咽之音。
  廳中群豪聞他徐徐道來這等慘事,有的氣得咬牙切齒,有的眼眶之中也淌下淚來。柳少陽心有所觸,不由得也想了十多年前在姑蘇城的血腥一幕,心中凄然間已是清淚盈眶。
  呂子通輕喟一聲,詢問道:“莫公子脫得險境抑且玄功有成,也算是不負莫將軍當年舍命的一番苦心了。這往后的事情,又是怎么樣的?”
  莫凌濤嘆道:“我從太湖逃出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那時身上鐐銬雖已毀去,但我心知穿著囚服決計走脫不掉。無奈之下只得到湖畔的農舍中偷得衣物,這才敢往官道上行走。從無錫城往武當山有幾千里路,我身無分文只得做了乞丐,討不到吃食的時候便只好去偷。有好幾次心中悲苦都恨不得死了的好,可一想自己這條命是爹用一死換來的,便咬著牙繼續趕路。就這么走了快有兩個月,等終于爬上了武當山,我竟而暈倒了山門之前。”
  “等到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了一間靜室之中。邊上坐著一個身偉長髯的中年道長,正凝神給我把脈。我忙問他這武當山上,有沒有一位叫張君實的道長,他微微一笑說自己便是。我那時心中也不知是悲是喜,將父親給我說的話和前后經歷都與他說了。他默然良久喟聲一嘆,說道:‘我修道之前與你父親曾是好友,后來聽聞他做了大將軍,卻想不到有今日之禍。第一時間更新你既然是他的兒子,我便收你做個記名弟子吧!’”
  “而后我才知道,君實二字只是他的俗名,世人多稱呼他的道號三豐。從那以后我便跟他修習玄功,只是心系塵世便沒有出家為道。后來師父又收了幾位入室弟子,其中最有名的四個,江湖人稱‘太和四仙’。四人里的盧秋云如今已承恩師衣缽,做了武當派的掌門。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說來也是慚愧,我雖入門早了幾年,玄功修為卻尚不及他們四個。”
  眾人聽他如此說來心中俱為訝異,原來江湖之上‘太和四仙’的名頭無人不曉,武當一脈掌門盧秋云的名字更是人盡皆知。沒想到算起輩分來,竟還都是這莫凌濤的師弟。
  莫凌濤頓了頓,接著又道:“我每日雖在山上練功,可始終沒有忘卻過藝成之時,去報那殺父隕家的血仇。直到去年的一天,山下來了一隊明軍。領頭之人自稱是宮中內臣,奉朱元璋之命招師父進京講道。師父讓門人傳訊說自己不在山上,而后單獨把我喚去,說他將要云游四海修行,我在武當山是去是留不必再向他稟告了。我那時只想著要去殺朱元璋報仇,師父一走我便也下了武當山。”
  堂內群豪聽他說起竟要刺殺朱元璋,面面相覷之下,都暗暗佩服莫凌濤的膽色。要知朱元璋身居禁宮大內,守衛兵士光尋常的禁軍就有數萬。除此之外還有無數大內侍衛終日護駕,近年來更是設置了錦衣親軍都指揮使司,網羅江湖高手編入其中。如此一來闖入宮中行刺,便無異于跳進了龍潭虎穴。
  呂子通聽得心中一動,問道:“哦?那莫公子這些日子里,可曾去過那朱重八的京師禁宮么?”
  莫凌濤臉上恨意上涌,說道:“我前前后后,已經兩遭潛入過了紫禁城中。頭一回轉了整整一夜,也沒尋到朱元璋就寢何處,逼問了幾名侍衛內臣卻皆說不知,眼看天明只得退了出來。我不甘心隔了幾日趁夜又去,不想竟被巡宮侍衛察覺,示警之下涌來了大批甲士高手。那些人的武功委實不弱,有些身著繪彩錦衣的軍衛更是身手了得。我一陣苦斗終歸招架不住,只得施展輕功脫身而走。”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