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125 故人遺子


  柳少陽也是心中訝異,想了想道:“師父所說的莫大帥,想來是當年士誠主公麾下的無錫守將莫天佑。當年他老人家被主公派到過這莫天佑的帳下任職,后來莫天佑坐困孤城為保百姓而降,竟被那朱元璋翻臉所殺,相傳闔家抄斬,滿門無幸。可來的這人師父八成不會認錯,看來定是那莫天佑所遺的子嗣了。”
  他見江雪茵聽得似懂非懂,忍不住笑道:“這青衣人既然姓莫,算起來可還是你莫大小姐的本家誒!”
  江雪茵想起昔日初見之事,面上一紅啐聲道:“哪是什么莫大小姐,你便竟會拿我取笑!”
  那青衣人見方天祿認出了自己,登時面色欣然,幾步走上前去,恭敬道:“方叔叔還是將我認了出來,小侄正是莫凌濤。這么多年不見,您老人家可還好么?”
  方天祿此時驚喜交集,瞧著莫凌濤呵呵大笑,說道:“好孩子,你長得這般大了,莫大帥有后了!”接著又轉而沖廳內群豪道:“眾位兄弟聽老夫一言,這位莫公子委實和我等頗有淵源,乃是當年士誠主公麾下大將莫天佑的公子!”
  眾人到得此時本都已經猜到,但聽方天祿親口道出,仍都覺得不可思議。呂子通眼見這青衣人是舊僚之子,身手又是如此了得,心中也是頗為高興,笑道:“呂某萬沒料到是莫將軍的公子到了,還請上座!”
  莫凌濤搖了搖手道:“在下初來乍到又是晚輩,如何敢在眾位英雄面前上座?”說著已從廳邊搬了把椅子,在下首末處坐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方天祿乍見故人之子,心中歡喜間,捋須問道:“凌濤侄兒,這屋子里的都是昔年主公的舊部和你呂伯伯的徒兒,盡都不是外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當年莫大帥遣散將僚之后,老夫就回了淮泗老家。你們父子之后的事,我只聽人言道莫大帥被那朱重八所害,其余的可都不知道了。我若沒有記差,那年你還只有十五歲。哎,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又是怎么尋到這里來的?說來給大家伙兒聽聽吧!”
  這時眾人都已各歸其座,只見莫凌濤神色微黯,緩緩說道:“這些事雖過了快二十年,可我是一輩子都忘不了的!”
  “那天胡廷瑞派人往無錫城里送來了勸降書信,說什么朱元璋授意,只要無錫城中三軍易幟,定可保全眾兵將性命,秋毫不犯百姓。眾將都對我爹說主公遭擒大勢已去,不如應了那朱重八的納降之議。我爹思來想去,終覺得與其讓眾人同死,不如放大伙兒一條生路。他將帳下的將佐幕僚都召集了來,說決定開城易幟,眾人是去是留皆可自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方天祿喟嘆道:“是啊,那時主公在平江蒙難被擒,消息早已傳遍了無錫城內外。兵卒百姓均是一派惶然,你爹爹這么做也是萬般無奈之舉。老夫正是聽了莫大帥說去留自決,才趁著納降的混亂之際脫身的。這往后的事我已然離去,不知又是怎么樣的?”
  莫凌濤雙目一凜,恨聲道:“誰都沒有想到,那胡廷瑞帶著明軍進城后就變了卦。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他一面暗地里收繳了眾兵將的軍械,一面竟猝起發難,將我們一家并著爹手下的心腹將佐都扣了起來。說什么朱元璋有旨,我爹屢逆天道,罪不容誅,闔家九族解京抄斬!非但如此,還要清肅城中‘附賊’的百姓以正天威,只因部下苦諫這才沒有屠城。”
  朱元璋殺人狠辣,普天之下盡知。這些事廳內眾人雖是早有些耳聞,但此時聽莫凌濤徐徐道來,仍都是面露怒容,人人懷忿。第一時間更新
  “捕我全家的那天,我就被縛在我爹邊上,前后情形瞧得真切。那時我爹氣急之下,罵那姓胡的過河拆橋。那胡廷瑞搖了搖頭,冷笑著說:‘莫將軍,胡某也佩服你是條好漢,只是主命難違。你若是心中怨憤,還是到了陰曹地府,與閻君去訴吧!’我爹又說殺他一人便是,妻兒老小又有何罪。那姓胡的只是搖頭,說朱元璋命他解我們全家問斬立威,他不敢擅放一人。”
  “之后又過了幾天,胡廷瑞率軍班師復命。我們一家十多口隨軍同行,都被分鎖在了十余輛囚車里。不曾想隊伍走到城外的廣濟橋時,我爹突然大吼一聲,掄起鐐銬竟把囚籠砸了開!”
  堂內群豪見他說得凄慘,本都各自悲憤。如今忽聽得事情峰回路轉,雖都已知道了莫天佑最終身死,可還是忍不住“咦!”地一聲,臉上皆現出興奮之色。
  “我爹陡然間將囚車砸開,四周的官兵俱都驚得呆了。那時囚車正駛在長廣溪上,他老人家倘若跳河便走,明庭的兵將雖多,卻又哪里能夠濟事。可我萬沒想到,我爹……我爹掄起手中的鐐鏈,徑直朝關我的牢車撲來。四周守衛的幾十名軍卒,一時間俱都被他用鐵鏈掃倒。他扳住困我的牢車猛一運力,柵欄便已從中斷開。我吃驚之余緊忙鉆了出來,爹又按住了鎖在我手上的鐐銬大喝一聲,那一對精鐵所鑄的鋼箍竟被他捏碎成了數截!”
  群豪聽到此節都不住暗暗心驚,卻見莫凌濤神色凄楚,愴然又道:“爹震開了我手上的鐐銬,又俯身去斷那鎖在我腳上的。這時明軍隊里呼喝之間,已有七八名好手飛身搶到了左近,都揮刀挺槍朝我爹的身上砍刺過去。我瞧在眼中大叫讓他小心,可他仿佛沒有聽見,又是低吼一聲震碎了我腳上的鐵鏈。便在那一瞬間,我親眼看見了七八柄刀槍,同時從他老人家的背心捅了進去!”
  在座的眾人聽他有此一說,有幾人已是忍不住驚呼出聲。莫凌濤的眼中淚光隱現,頓了頓接著說道:“七八柄利刃穿身是何等疼痛,那時我嚇得幾乎呆了!但我爹的臉上卻浮現出了笑意,一字一句對我說:‘濤兒,別忘了爹給你說過的話!’說罷嘶吼一聲,奮力將我往河中一擲。我在半空聽得呼呼風響時,便看到他已然倒在了血泊里,耳邊仍傳來爹喊著讓我‘快走!’的聲音!”
  群豪聽他說到莫天佑身死情狀,這才明白為什么明庭這些年里,為何只說莫天佑“屢抗天威,已被正法”,卻從不曾提及他被行刑何處。想來是朱元璋本打算在京師明正典刑,以示君威。莫天佑這等死法,傳揚出去于他顏面有失,這才有所隱瞞。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