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124 不速之客


  其實徐義當年在張士誠帳下時,雖也曾率兵衛土掠地。但于武學一道并無過人之處,加之如今又已年近六旬,比起江湖上的尋常好手也有不及。
  方天祿故意有此一問,顯然是隱有嘲意。柳少陽等人聽了均是暗暗好笑。可在場眾人中的徐義一黨,卻均已沉下臉來。
  徐義心知方天祿與自己素來有隙,當下也不計較,打個哈哈干笑道:“方尊主說笑了,子通兄所習的玄功秉承玄門齊云一脈,我這點微末的武功是絕及不過的。并非老夫不肯為門中出力,委實是力有不逮,怕誤了咱們這些東吳遺臣驅明復周的大業。”
  呂子通眼見氣氛尷尬,微微一笑道:“徐大哥言重了,這趟南下事關重大,呂某自當帶著眾兄弟親往一遭!”
  眾人當即商議之下,都覺得要趕在陰山派與飛鷹幫之前,非得及早動身不可。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最后約定事不宜遲,次日準備妥當便即啟程。
  門主呂子通既然親去,柳少陽和孟紹良位居左右使者自是同行。總舵的五位掌旗使中,除了金選策和水玄靈遠在中州,其余三人并著閔洪等門中的江湖好手,也是悉數前往。方天祿自回祿壽山莊不提,五行門中的內外之事,皆由徐義暫為籌管。
  堂內群豪正是相議紛紜,倏聽得屋宇頂上有人長笑道:“好啊,想不到時隔近二十載,還有這許多大周的遺臣后人!”旋即有數人高聲喝問:“什么人?”乃是廳外的值守搶上屋頂查問。
  一陣“嗆啷啷!”的刀劍出鞘之音過后,堂外的天井里又傳來“乒乒乓乓!”的兵刃墜地之聲。顯然是來人武功高強,門外值守幫眾的上前圍攻,刀劍竟紛紛脫手。
  屋里的眾人均未想到此間密議有人偷聽,吃驚之余正想出去一看究竟。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玄關背后卻忽地現出一道青影,虛晃之間,直朝廳內閃將進來。
  身在下首的火玄牝、土玄遠呼喝之下,同時出掌向那人兩肋拍去。那青衣人眸間余光一掃避也不避,雙掌翻出分朝左右去接。
  “啪!”地一聲四掌同時相交,火玄牝和土玄遠只覺得自己勁道甚猛的掌力,有如擊在了棉絮之上。霎時似泥牛入海,勁力無蹤。兩人一怔之下,那來人已借著掌勢身形一翻,從上方輕輕躍了過去。
  青衣人雙足落地,正巧站在了木玄英身前。木玄英見兩位師弟竟攔這人不住,不及細想雙手化出擒拿爪法,分朝那人肩頭抓去。那青衣人覷了兩肩陡縮,左右手各揮出一掌,掠帶著疊疊青氣,朝木玄英胸前徐徐拍來。
  木玄英見他招式精妙,心中不敢小覷。旋即變招化爪為拳,往那拍來的兩掌迎了上去。與此同時,那人身后的火玄牝和土玄遠,也都回過神來各自再出拳掌,齊呼一聲“躺下吧!”,皆沖這青衣人背脊攻去。
  “嘭!”聲響處,廳內群豪定睛去瞧。只見那青衣人身子晃了晃并未倒下,立足場中面上含笑。火玄牝等三人卻都是各自都退了數步,方才將身形站定。
  木玄英一整內息面色凝重,沉聲道:“太乙玄功!閣下武藝高強,可是武當派的么?”
  原來他與這青衣人拳掌相對之時,只覺得自己的拳勁有如被對方吸走一般。接著便有一股大力順著兩臂涌來,直震得胸口氣血翻騰。他自己不由地退了兩步,方才將力道卸去。再一瞧火玄牝和土玄遠,竟與自己的情狀無異。
  他這幾年修習玄功見識頗廣,心下明白這青衣人用的乃是借力打力之法,將自己手頭的拳勁傳給火玄牝二人,而他二人的拳掌力道又運到了自己身上。第一時間更新
  這等傳勁的法門在武林之中,最為高妙的當屬玄門武當一脈的太乙玄功。加上這青衣人所用的掌法以柔化剛,似極了武當派的綿掌功夫。是以木玄英心中念頭一轉,便叫破了此人的來歷。
  那青衣人聞言雙手抱拳作禮,向眾人團團一揖,由衷贊道:“江湖人言五行門中高手云集,今日一會果然名不虛傳。年輕一輩中尚且有人能具這等見識,放對一招就瞧出了小子的來歷。在下來得冒昧但絕無惡意,還望諸位英雄不要見怪!”
  柳少陽見這青衣人年紀約莫三旬,身形瘦高面容清癯,與平素里見過的江湖豪客渾然不類。此時立在場中雍容自若,氣度著實不凡。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堂內的群豪方才見他闖入,不約之間已從四周將這青衣人圍在了廳中。心中都是篤定主意,這人既然聽去了今夜大伙兒的密議之事,說什么也不能讓他離卻此間。如今聽這青衣人自承沒有惡意,卻誰也吃不準他此話是真是假。
  呂子通適才一直坐在椅中,聽了這話長身而起,走上前去微一拱手,朗然道:“我五行門朔本乃是玄門齊云一脈,與武當派非但無怨且有淵源。足下尊姓大名?今夜闖我五行門總舵窺聽,不知意欲何為?”
  那青衣人又是躬身一禮,歉然道:“晚生于此告罪!呂門主威震江淮,武林傳名,晚輩聞名前來拜會。只是初涉江湖沒有名頭,苦于無人引見,只好做了這瓦上的不速之客。小子后學末進,無緣與呂老前輩結識。可是家父當年在世之時,他老人家卻和呂門主既曾兩軍對壘,又有過袍澤之誼!”
  呂子通聞言微怔,疑聲道:“哦?還恕老夫猜料不到,在此請教令尊名姓,又如何說與我既曾攻伐對壘,又有袍澤之情?”
  那青衣人環視眾人一遭,目光落在了智尊方天祿的身上。旋即踏上一步,微微笑道:“呂門主猜不出晚輩來歷,方叔叔可還認得出我么?”
  方天祿聽他稱自己為“方叔叔”只覺得頗為耳熟,怔然之下忽地想起一人。當即驀地里從座中站起,神情激動,顫聲道:“你……你是莫大帥的公子……凌濤侄兒么?十幾年前莫大帥慘死,你這孩子音訊全無……想不到再見竟已挨到了今日!”一眼未畢,竟而老淚縱橫。
  他此言一出,自然是承認與這青衣人是相識的了。眾人聽方天祿說這青衣人似是什么莫大帥的子嗣,都是料想不到,一時間相互議論紛紜。
  江雪茵瞧得不明就里,低聲問柳少陽道:“少陽哥,莫大帥是什么人?你的這位方師父好端端的,見了這人又怎么竟會哭了?”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