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122 群豪相議


  呂子通本已要步出廳去,聽聞柳少陽此言微怔,旋即問道:“哦?什么隱秘如此重要,你且說來聽聽!”
  柳少陽當下長話短說,將自己和江雪茵主仆二人,如何巧遇雁蕩三英密議盜寶,趙益真又如何舉手之際,便廢去了屠千山與烏千仞的武功。
  呂子通乍聞陳友諒昔年的寶藏有了線索,神情欣喜之際甚是激動。可越往后聽,臉色卻又變得凝重起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待到柳少陽前后說完,沉吟半晌冷哼道:“想不到盯上這筆寶藏的人還當真不少,除了飛鷹幫與陰山派的那幫蒙古余孽沆瀣一氣,想不到那趙益真也參合了進來。此人隱山修道少履江湖,能請他出山用命的人,來頭可不小誒。嘿嘿,我五行門若想將這批寶藏拿來做興復大業,可當真棘手得緊!”
  說罷轉過頭去,沖坐在側首的方天祿道:“方尊主,你是咱們這些個主公舊部中的諸葛子房。第一時間更新陳友諒留下的這筆寶藏如何能取,還得你來謀劃謀劃!”
  方天祿眉頭微鎖,緩緩道:“屬下覺得這幾方對頭加在一起實難對付,咱們五行門人手雖也不少,可如若硬拼卻是決計不成的。老朽以為如今之計,陰山派和飛鷹幫既然約在了二月初五,咱們倘若馬不停蹄趕在了他們前面,豺口奪食才有些把握。只是那張定邊在靈源山出家,他昔日里手下的悍卒驍將為避明庭追剿,八成也同他聚在了一處。咱們就算搶先去會這張定邊,也得布置妥當方有勝算。”
  呂子通點了點頭道:“方尊主所言極是,常言道‘先發制人’,如今時間緊迫此事半分耽誤不得,我得親自帶著門中好手去一遭泉州。”說罷沖柳少陽吩咐道:“陽兒,眼下咱們五行門總舵中的左右使者,五掌旗使等大小頭目,除了你金師哥和水師姐,大多都在此間。你去差人把他們現在就叫來,大家伙好聚著合計妥當。”
  柳少陽步出廳門傳命,剛走出沒幾步便瞧見一個黑臉少年迎面而來,嘻嘻笑道:“少陽哥,方才我聽前院那幫渾人說你回來了,我還只當他們逗我說笑。我就知道你福大命大,定然能平安回來!”
  柳少陽覷見這少年正是自己的昔年玩伴小黑,如今得見心中歡喜,也欣然道:“小黑,我這一去兩年,你是可半點都沒變誒!”
  小黑笑道:“少陽哥,我叫后廚的伙計在出幾樣菜肴擺上一桌,咱們到我房里喝酒去。你這一去無蹤,大家伙都擔心得緊。嘿嘿,你沒了音信玄靈姐整日悶悶不樂,門主便派她到北邊去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如今她不在總舵,我可得替她向你好好盤問盤問!”
  柳少陽神色微黯,搖了搖頭道:“門主有緊要之事,吩咐我去把大小頭領都叫來商議。等我辦完了手頭之事,咱們兄弟倆再好好喝個痛快。”語氣不覺之間,滿是歉然。至于是因為推掉了小黑的喝酒之邀,還是想到了水玄靈對自己的眷戀之情,自然還是后者居多。第一時間更新
  小黑又怎會知道柳少陽心中所想,撇了撇嘴一本正經道:“少陽哥,這不喝酒也成。只是我這些日子呆在總舵實在無聊得緊,下回你若再出遠門,可說什么也得把我帶上見見世面。”
  柳少陽暗想道:“這回到泉州,干得是兇險萬分的勾當。小黑不會武功,可萬萬去不得。但眼下和若同他說破,他氣悶之下定要和我絮叨,說不得也只有瞞著他了。”當下口中支吾應了,這才別過小黑,分頭差人去找門中的各旗主事。
  此時天色才已近亥牌,又是正值新年伊始。這些個頭目都與門中的其余弟兄,成群聚著吃酒耍鬧。聽聞呂子通相召議事,沒得多久除了金玄策和水玄靈外,巨木、焚火、固土三旗的掌旗使都已到齊,徐義、孟紹良等東吳舊部,也來到廳中分別坐下,一時間十余張椅子又坐得滿滿當當。
  此時江雪茵得了呂子通首肯,也留在了堂內。眾人眼見她坐在了柳少陽邊上,除卻木玄英外都不識得這明艷少女的來歷。只是礙于呂子通說有要事相議,這才沒上前向柳少陽詢問。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呂子通見人已到齊,吩咐心腹門眾將在外將廳門把住,這才緩緩道:“深夜將眾位兄弟叫來,乃是有一樁緊要之事與諸位相商。這在說此事之前,老夫先給諸位引介一人。”說著一指江雪茵道:“這位是江雪茵姑娘,乃是昔年南武林大俠江紫彥之女。”
  當年南武林盟主江紫彥闔家遭戮,他本人則生死不詳。此事武林之中以為懸案,人盡皆知。如今堂內的五行門群豪,乍聞這少女竟是江紫彥的女兒。無不訝然之際,紛紛朝江雪茵瞧來。
  呂子通環顧四隅,接著又道:“江大俠當年遭了韃子暗算,身中劇毒武功全失,只得帶著愛女避居海外。柳左使兩年未歸,便是與江姑娘同在琉球國的伊江島上。年前江大俠客逝他鄉,他二人重返中土。江姑娘雖不是我大周舊部,可她和朱元璋的明庭全無瓜葛,更與蒙元的宵小有血債家仇未了。這與咱們眾兄弟當年蟄伏于此時,所立下的‘掃元除明,興復大周’之誓并無沖突。是以從今以后,諸位便不可把她當做外人。”
  江雪茵聽呂子通這么一說心中頗為高興,站起身來向四周拱手一禮,朗朗道:“小女江雪茵,見過五行門中的諸位叔伯大哥!”她雖為女子又是久在域外長大,可在這些個江湖豪客面前說起話來卻自是慨然,全無半分忸怩之態。
  廳中眾人見她風采氣度不凡,回禮之余均是心中暗贊。呂子通將手虛按,示意眾人坐下,接著說道:“柳左使和江姑娘這次回來,本估摸著年后方才能到。這之所以一路兼程趕回,乃是在無意之間,竟探到了陳友諒那廝寶藏的線索!”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