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115 寶藏之秘


  江雪茵瞧見那白千鼠泛起一雙怪,眼瞅著自己亂瞧,心中頓生不悅。嘿然冷哼一聲,美眸間閃過寒光,忍不住就想給此人些苦頭嘗嘗。
  柳少陽見江雪茵神色轉為不善,心中已知其意。緊忙暗地里拉了拉她衣袖,低聲道:“雪茵,這三人我都識得,盡是浙南武林道上的悍匪。如今除夕將至,也不知何故卻聚在了這杭州府里。你先不忙著著惱,咱們且聽聽這三人說些什么!”
  江雪茵點了點頭,勉強按捺下心中慍怒,哼聲朝里轉過身去。那“雁蕩三英”撿了處角落的位置坐下,點了幾樣酒菜便出言將店伙計支開。
  那黑臉瘦小的烏千仞將杯中酒水一飲而盡,率先開口道:“白老二,年前咱們兄弟三人分往江北川蜀,去做那無本的買賣。如今眼瞅著就是除夕,你傳信于我和屠老大來這杭州城相聚,可是發了什么橫財誒?”
  他說話聲音甚是低沉,但柳少陽與江雪茵玄功深湛,酒樓中雖是人聲嘈雜,兩相又隔著三五丈遠。但凝神靜氣之下,卻聽得一清二楚。
  白千鼠聽了這話嘿嘿一笑,低聲道:“屠老大、烏老三,你們兩人這一年光景里,買賣收成幾何啊?”
  屠千山聽了這話神色訕然,沉聲道:“二弟,大哥我也不瞞你!咱們綠林中做強人的最為講究趁火打劫,才不會惹禍上身。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可這些年里明庭的世道太平多了,大哥我近來在川蜀道上也不過是小打小鬧,勉強混口飯吃。生怕動靜鬧得大了,招來武林中那些個狗屁正道之士群起而攻,這買賣說不得便要折本了!”
  那烏千仞也搖了搖頭,恨聲罵道:“難不成咱們兄弟走背字不成,我烏老三幾個月前在陜甘道上劫了幾票,總計不過弄了區區千兩白銀。誰曾想那幫官府的草包竟察出了是我所為,如今西北各州府皆發下了海捕文書,四處貼有畫像緝拿。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公門中的那幫有些身手的捕快和武林道上的好事之徒,三番五次找我晦氣。我幾次脫身端的是萬般僥幸,說不得只好跑回江南來避避風頭!”
  江雪茵聽這三人身為盜匪,說起所做惡事毫無羞愧之意,禁不住輕啐了一聲,心中暗自鄙夷。柳少陽于“雁蕩三英”的這等行徑早有所知,面上神色只是如常,暗中凝神繼續往下去聽。
  那白千鼠臉色轉為神秘,干笑數聲道:“大哥、二哥,小弟這一年到頭來,也是沒弄上幾樣寶貝。不過卻機緣巧合,知曉了一件天大的秘密!這回急著約了兩位哥哥杭州府相聚,便想是要和你們商量則個!”
  烏千仞聽了這話“咦!”了一聲,奇道:“二哥,什么天大的秘密?”屠千山也神色一凜,從旁道:“二弟,你便別賣關子了,說來聽聽!”
  白千鼠四下里瞧過,又壓了壓聲音道:“大哥三弟,你們可知道二十多年前縱橫湖廣,而后死于鄱陽之戰的漢王陳友諒么?”
  一旁的烏千仞聽了這話先是一怔,旋即不屑道:“那陳友諒乃是一代梟雄,天下誰人不知!二哥你盡會小題大做,這又能算是什么‘天大的秘密’了?”
  那老大屠千山擺了擺手道:“烏老三你先別插話,聽老二往下說完!”
  烏千仞輕哼一聲不再言語,那白千鼠頓了頓,又低聲道:“陳友諒之名天下皆知不假,可又有幾人知曉他當年鄱陽之戰前,曾將自己富可敵國的財富藏了起來!而這寶藏的具體所藏之地,如今普天之下怕是只有一人知曉!”
  柳少陽驀然間聽到這白千鼠居然說到了陳友諒的昔年寶藏,心頭間一震之下,暗自忖道:“想不到這白老二竟知道漢王陳友諒的藏寶!叔父前些年著我去鄱陽湖探訪此事,幾經周折也只是小有眉目,但卻全然不知那寶藏具體藏在何處。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如今聽這白老二的口氣,難道是從何處探得了準信兒,謀劃著要去盜寶不成?”
  他此時心中訝異間諸般念頭轉過,但臉上卻絲毫未露聲色。只是看似盞箸未停間,更是玄功內斂,凝神細聽。
  那烏千仞聽到此處不由“咦”了一聲,亦驚亦喜道:“此話當真?那二哥你快說說知道寶藏下落的那人是誰!那陳友諒當年地連數千里,擁甲百余萬,真可謂是雄極一時,所囤的寶藏定然了得!咱們兄弟三人若是得了這筆寶貝,便是下半輩子日擲千金,四海逍遙,那也是享用不盡了!”
  旁邊的屠千山見烏千仞激動之際,聲音竟而越來越大,緊忙沉聲道:“老三你小聲些!這地方人多眼雜,此事莫讓旁人聽了去!”
  烏千仞朝四周掃了幾眼,撇了撇嘴笑道:“大哥你忒也小心!咱們三人坐在這角落里說話,旁人倘若沒有多年的內功修為,如何能夠聽清咱兄弟三人說了些什么。第一時間更新我瞧這酒樓之上不過盡是些沒練過武的酒囊飯袋,嘿嘿,也就是二哥方才直瞧的那小娘皮和他邊上的毛頭后生,看著像是半個練家子。不過瞧著這兩人不過二十上下的年紀,只怕是練氣還未窺門徑吧!”
  屠千山側眼暗瞥,朝柳少陽和江雪茵這頭微微斜覷幾下,沒好氣道:“老三,你還是這般大咧不顧的性子!這俗話說‘小心駛得萬年船’,江湖之上人委實大有能人,咱們兄弟三個雖說武功不弱,但做起事來卻也不可不慎!”
  這幾句話坐在窗邊的柳少陽聽得真切,不由與江雪茵對視一眼。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只見江雪茵雖是側身坐著不去瞧那“雁蕩三英”,但臉上秀眉微蹙,牙關暗咬,顯然正是心抑惱怒。
  柳少陽見她神情如此,驀地想起,禁不住想起自己在瓜洲鴻雁樓上第一次見江雪茵時,少女也曾對自己生過敵意。想不到三年不滿的光景,自己與江雪茵竟能有今日。
  他心中感喟之余,心間暗覺好笑:“那烏老三忒也托大了,倒是這屠老鬼還算有幾分見識。第一時間更新嘿嘿,那白千鼠盯著誰瞧不好,偏要來惹這位江女俠,說不得一會兒定然是有苦頭吃了!”
  那邊角落里的白千鼠干笑數聲,將桌前酒尊一飲而盡,低語道:“聽說當年朱元璋攻破武昌城受降陳理之后,也多少聽到了陳友諒藏寶的傳聞,當下便問起陳理寶藏的下落。那陳理本就貪圖安逸,無心復國,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不過他只是知曉此事,知道寶藏藏在鄱陽湖左近。但這筆財寶具體何處,他雖曾被擁登帝位,卻也不曾過問詳盡。”
  烏千仞聽到此時心有不耐,不禁嚷道:“二哥,你這囫圇話繞來繞去,忒也嗦。倒是快說說知曉這寶藏所在的人是誰,咱們兄弟三人也好尋到那人,逼他說將出來!”
  那白千鼠搖了搖頭,微嘆道:“烏老三,要取這筆財寶哪有你說的這般容易。那知曉這樁隱密的人,可當真是大有本領!此事干起來稍有不慎,咱們‘雁蕩三英’別說下半輩子逍遙快活,身家性命只怕便要就此交代了!我曉得這樁隱秘之后,只因自忖委實拿不定主意,這才當即傳信給大哥三弟,速來到這杭州城聚首商議!”
  烏千仞滿臉不信道:“二哥你何出此言?怎么盡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瞧著咱們三兄弟只要協力聯手,那人便是有三頭六臂,也不怕對付不了誒!”
  老大屠千山深知白千鼠平日里極少說過如此喪氣的言語,此時聽他說了這話,禁不住奇道:“老二,你且說說那人是誰?”
  那白千鼠臉上現出不甘之色,又仰頭喝了口酒,頓了頓一字一句道:“此人遁隱山林已有多年,可昔年里江湖上素有傳言,大哥和三弟定然知曉。那句‘八卦刀掌翻日月,**神拳震楚天’,說的正是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