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114 雁蕩三英

江雪茵一番話說完,見柳少陽沉吟不語,輕聲嗔道:“少陽哥你怎么了?便是我說得不對,你也不用這般一聲不吭,跟個木頭人似的誒!”
  柳少陽回過神來,愧然道:“沒有,我只覺得你說得句句明了,當真在理。這等見地與我從前的念頭相較,顯然是我見識淺薄了!”
  江雪茵嫣然一笑,說道:“呶,你柳大俠平日里無論何事,簡直稱得上無有不知,無所不明,卻難得也有自承‘見識淺薄’的時候。嘿嘿,那咱們便別杵著了,這就走吧!”
  柳少陽疑道:“走么,去哪里?”江雪茵指了指一旁的老吳頭和自己,輕笑道:“你瞧這日頭都過了晌午了,便是你身子板硬朗,我和吳老爹卻是早都餓了。咱們這便找個上好的酒肆歇腳用飯,也好讓他老人家嘗嘗這杭州府的玉食美肴。”
  那老吳頭聽了這話,忙道:“小姐、姑爺,你們兩位要上哪里去瞧瞧,小老兒跟著侍奉便是。老爺雖然不在了,我老吳頭依舊是江家的仆人!”
  江雪茵正色道:“吳老爹,您是我和少陽哥的長輩。我爹他老人家既然走了,江家便沒有什么仆人了。您照顧我爹這么多年,如今年歲也大了。以后我們安頓下來,您老便只管盡享清福就是了!”
  老吳頭搖搖頭道:“小姐,這可如何使得!主仆之間不分年歲大小,只有尊卑之別。萬沒有做主子的,讓仆人享福納閑的道理!”
  柳少陽笑道:“吳老爹,您說這話忒也見外了!我和雪茵如今正是年輕體健,哪里需要什么仆人。您老昔年曾救過雪茵于襁褓之中,這么多年照顧他們父女至今。要說起‘侍奉’二字,也只有我倆侍奉您老的道理。從今往后,這主仆之別再也莫要提了!”
  那老吳頭還想再說什么,江雪茵和柳少陽已然不由分說,擁著他往西子湖畔的繁華街巷走去。
  此刻時候近抵新年,距著除夕僅余一日。杭州府城內外張燈結彩,管弦蕭鼓,熱鬧非凡。街井巷坊間,已隨處可聞鞭炮爆竿之聲。柳少陽老少三人邊走邊看,不覺間到了運河邊上,府城北門左近。
  京杭運河自杭州城北門而入,南北檣帆于此卸泊,故而百貨登市,商賈云聚。所成街市人影雜沓,晝夜不息。元庭在時相傳便有“錢塘十景”,此地有個名頭喚作“北關夜市”,就為其中之一。
  老吳頭闊別中土近二十載,運河盛景早已在腦海之中模糊淡漠。此時又得再見,一時唏噓不已。如此在市集間走了多時,尋到了一處門面敞亮,人流熙攘的酒樓所在。
  柳少陽眼見這酒肆熱鬧也不失雅致,當即同兩人走了進去。三人到了樓上,挑了處臨河面街的窗前位置坐下。伙計錄了所點酒菜飯肴,便到廚下張羅去了。沒得片刻茶點酒水,五色菜肴,已似流水般地端了上來。
  三人見酒菜上齊,便也啟勺動箸。江雪茵將飯點吃了幾口,直夸滋味不賴。柳少陽瞧她高興,心中也是甚為歡喜。他正忖著吃過了飯,帶著這老少二人哪里去轉。忽聽得伙計吆喝之聲,抬眼一瞧,卻見三個江湖漢子走上樓來。
  為首的是個七尺個頭的健碩大漢,生得眉目陰狠,鐵塔也似。后面兩人一個瘦長臉頰,白面短須;一個膚色漆黑,五短身材。那健碩大漢與柳少陽目光相觸,眸間閃過一絲戾氣。那白臉短須的漢子獐頭鼠目,一雙眼睛蠶豆也似,卻直盯著江雪茵上下亂瞧。
  柳少陽瞧見是這三名漢子走上樓來,心中略微一沉,暗啐一聲:“晦氣!”原來這三人柳少陽昔年曾經有過照面,乃是浙南雁蕩山左近的悍匪,都為江南武林道上的有數惡人。
  那鐵塔也似的大漢是三人中的大哥,名叫屠千山。白臉短須的名叫白千鼠,是三人中的老二。黑臉瘦小的喚作烏千仞,排行老三。三人專事打家劫舍,剪徑攬財的勾當,自個兒起了個名號叫作“雁蕩三英”。
  當年五行門初建之時,威遠鏢局保了趟重鏢南往泉州,門主呂子通曾親自押運。柳少陽那時雖是年幼,倒也隨著鏢隊南下歷練。那時明庭天下甫定,四地流寇盜匪依舊未絕。雁蕩三英探得這趟鏢銀南運,便糾集了一眾惡匪前來截奪。呂子通率著一眾鏢師門人數番苦戰,才將這伙悍匪殺退。這前前后后柳少陽都瞧得真切,是以一直記得這三人形貌。
  昔年這雁蕩三英截搶五行門所保的重鏢,非但未能得逞,反而折損了不少人手。他三人自聚在一處,結為伙盜以來罕有失手,從無有過這等人財兩空之時。如此自然對五行門上下,可謂恨之入骨。但畏于呂子通在兩淮武林道上的聲勢,倒也未前來尋釁滋事。
  而這些年里,柳少陽外觀容貌已然大變。是以如今他能認出這“雁蕩三英”,而這三人卻已然認不出他來了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