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111 溘然長逝


  江雪茵得了父親應允,之后幾日興高采烈,張羅著收拾行裝。那家仆老吳頭隨著江紫彥離鄉近二十載,如今得知要重返故土,愕然之下更是喜不自勝。
  島上鄉間的左鄰右舍聽聞江家父女要走,不時有三三兩兩前來道別。加之打點物什,收拾細軟,如此足足忙了十余天,方才左右準備妥當。只是一時間尋不到北上明庭的海船,倒也未能定下何時啟程。
  這一日暮靄時分,江雪茵正在院中晾曬鮮魚,準備干糧。忽見柳少陽從門外一路走來,口中嚷道::“雪茵,咱們去支會爹和老吳頭一聲,明日便可以走啦!”
  原來柳少陽適才在外尋覓海船,恰遇見有南洋諸國的船只往明庭販貨,暫泊靠在了伊江島海邊。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當下便登船與管事的商量妥當,約好了翌日搭船同往中土。江雪茵聽他前后這么一說,當真是喜出望外。當即便拉著柳少陽徑往屋中走去,要告訴給江紫彥知曉。
  兩人甫一進屋,便眼瞅著江紫彥正端坐在床頭,抬眼望著窗外的古木斜陽怔然出神,好似渾沒瞧見兩人進來。
  江雪茵緩步走上前去,輕聲道:“爹,少陽哥把回中土的船只找到了。已經和船家商量妥當,明天一早便要啟程了!”
  江紫彥半晌方才回過神來,沉聲澀然道:“是么?那好得緊誒!”說著語調一緩,臉上現出肅然之色,沖柳少陽道:“陽兒,你坐到我跟前來,岳父有話和你說!”
  柳少陽見江紫彥叫他過去,忙走到近前恭聲道:“爹,您有什么話便吩咐吧!”
  江紫彥望了望江雪茵,臉上盡是慈愛之色。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又盯著柳少陽打量許久,神情轉為肅然,緩緩道:“陽兒,我這女兒便托付于你了。她從小被我管教得太嚴,性子里透著些古怪,往后煩著你多擔待些。這次你們回到中土,便尋個吉日把婚事操辦了吧!”
  江雪茵在邊上聽得面色暈,訝然道:“爹,此事來日方長,你怎么這時候提起來了!”
  柳少陽聽江紫彥如此叮囑自己,心中隱然覺出有些不妙,但又不敢往深里去想,嘴上還是笑著應道:“爹你盡管放心,這次回去我便在淮安府招結同門故交,請叔父和您老為我和雪茵證婚。我今生能娶得賢妻如此,往后決不會讓她受半分委屈!”
  江紫彥聽了這話,臉上神色舒展開來,闔目輕聲嘆道:“這便好……這便好……”
  柳少陽和江雪茵眼看江紫彥的神情語氣與平時有異,對望一眼正要出言相詢。第一時間更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卻見江紫彥緩緩伸出左手,握住了柳少陽的手腕。又微顫著伸出了右手,示意江雪茵將手遞過來。江雪茵見狀雖不明其意,卻仍是依命抬轉手臂,將左手遞了過去。
  江紫彥探出的兩只手一邊一個,握住了兩人手腕。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忽地縱聲長笑之下,兩手倏然一緊,牢牢攥住了柳少陽與江雪茵的腕間脈門。
  這一番變故霎時陡生,柳少陽猛然間覺出自己內關、列缺兩穴同時被制,渾身氣力半點使不出來,一時間已然驚得呆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江雪茵更是擰臂而掙,驚呼出聲道:“爹,你這是做什么?”
  江紫彥眸間精光閃過,高聲道:“不要亂動!”話音甫落,柳少陽只覺得兩股絲絲寒氣,從自己腕間沖穴而入,徐徐淌過手足十二正經,分流入自己丹田任督的氣海之中。這感覺初時如墜冰窖,周身瑟瑟發寒。到得后來竟而由寒轉暖,通體舒泰,只覺得頭腦迷惘之間有如飄然御風,有說不出的舒坦愜然。
  如此也不知過了多久,柳少陽忽覺腕脈禁錮一松,頭腦漸漸清醒過來。耳中隱隱聽得江雪茵的聲音高叫道:“爹,你怎么了!”
  他心知大有不妙,緊忙睜眼去瞧。只見江紫彥此刻已是面頰凹陷,渾身大汗淋漓,呵然慘笑間,癱軟在了床榻之上。
  他心中震驚之余,已隱隱明白了方才是怎么回事。手足無措間,禁不住顫聲道:“岳父,您老……您老這是何苦……”說到后面,眼中已是淚水盈眶。
  江雪茵眼見得父親如此,一面忙伸掌抵在了江紫彥胸前檀中、中庭兩穴,一面急道:“爹,你千萬別丟下我,女兒這就給你度過真氣!”
  江紫彥用力掙開,搖了搖頭喘息道:“茵兒,沒用的,‘人之生,氣之聚也。聚則為生,散則為死。’我身中奇毒,周身百脈早就衰微瀕死。這些年全憑本元真氣護住了心脈,才得以留得一條命在……方才我已逆運‘**混元功’,已將一身真氣系數散到了你二人體內……這真氣一散斷然無幸,縱是再聚體內,也已是徒勞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