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109 玄法初成


  江雪茵本忖著這等轉化氣勁的內功心法,若能練成當真有趣。此時聽了父親這話大感失望,咋舌道:“我從前只道這玄功心法修煉分有難易,這么說有的還分男女不成?”
  柳少陽笑道:“雪茵,爹的話看似說得簡練,其間可大有著玄宗學問。正所謂‘乾坤有序,陰陽有道。序不可亂,道不行發。’這陰陽之道孕育天地萬物,自然是可順而不可逆的了!”
  江雪茵撇撇嘴道:“我爹夸你兩句,你便來耍寶么?這門功夫既然練不了,我出去透透氣去!”說著輕笑一聲,已轉身出門去了。
  江紫彥見女兒說走便走,搖頭笑道:“我這女兒只因從小受老夫管教,極少耍小孩子脾氣。第一時間更新她這般借故走開,不過是讓你我之間教授修習,能夠心無旁騖罷了!”
  柳少陽微怔之間心知老人所說不差,當下更是收斂心神,認真聽江紫彥如何傳授這套融納氣勁的心法。
  江紫彥沉吟忖慮,接著說道:“這門吐納之法有個名字,叫作‘**混元功’。取天地之間元氣,盡為所融之意。此功按修行境界,上下共分為九重。相傳練到一定道行時,可近乎玄門仙道。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體內周天流轉之下,萬物加于身而不能有損,百氣施于內而皆可為用,端的是玄妙無匹!”
  柳少陽聽得心神激蕩,忽聽江紫彥轉而嘆口氣道:“昔年我在龍虎山上修道之時,每日練功吐納,心無雜念,十余載光陰玄功有成。可惜當年師尊仙逝之后,我心中多少熱衷名利。這部心法我在中土遭難之時,不過練到了五重之境。倘若那時已然功行圓滿,即便是把那‘噬脈斷腸散’服下得再多,想來也能以玄勁化解!”
  柳少陽見江紫彥對昔年一場恨事,始終不能釋懷。第一時間更新心中喟然間,暗自忖道:“岳父當年一身武功,何等英雄了得。只因一場慘禍經脈衰萎,到得如今近二十載臥居床榻。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也不知過些時日該如何想個法子,說服他與我和雪茵一道返回中土去住。哎,他老人家性子執拗得緊,此事辦起來當真是毫無把握!”
  他心中轉過諸般念頭,卻聽江紫彥倏而轉過話頭,開始講起了**混元功的修煉之道。當下將心中憂慮暫且放下,凝神細聽起來。
  這門“**混元功”以陽剛之軀為媒介,周天諸脈為氣徑,將納入體內的萬物以自身修為,化作清濁陰陽之氣。再以清陽發腠理,濁陰走五藏,氣息流轉于四肢百骸,歸于丹田氣海,終與自身修習的真氣玄勁融為一體。
  柳少陽修習玄功多年,本就對內家脈理頗為通曉。此時聽江紫彥說起如何運轉周身勁息,將真氣從何脈導入,何穴導出。如何舒展經脈,如何修煉玄勁。他牢記默默于心,倒也通悟得頗快。
  如此過了十余日的功夫,柳少陽便已將這門“**混元功”練得初有所成。孫玄宗與江雪茵注入他體內的那股陰陽交融之氣,盡數為他化為己用。
  江紫彥見柳少陽內功大為精進,嘴上雖是不說,心中卻頗為欣喜。接著便又將龍虎一脈的玄宗絕學“御風驚穹劍”和“九宮泰玄術”,一一傳授給柳少陽。
  這兩樣玄門絕技里“御風驚穹劍”以出劍之際,劍氣陰寒為宗,迅疾準猛為旨。使劍之人修為高深之時,一套劍法使來只有劍影,不現劍身。加之長劍所到之處,寒芒迸射,便如同真的憑虛御風,驚擾穹宇一般。
  昔年玄門宗師張道陵玄功精湛,有驅鬼邀神之能。他修道于龍虎山中時,從上古所遺的玄門秘典里,參悟習得分形散影之術。這分形散影術經千載演化,而得一套高妙的輕身功法。只因運功之人當存思九天,按斗宿星象,九宮八卦之圖進退步之,因此取名喚作‘九宮泰玄術’。
  江紫彥昔年里名震江湖,之所以人稱‘行如鬼魅,一劍封江’,便是因為他將這一套劍法,一套步法,配合使來無人能當所至。這兩樣武功柳少陽自瓜洲城的鴻雁樓上起,曾幾度瞧見江雪茵使過,心中委實仰慕欽佩已久。如今能有機緣學得,修習起來更是日夜不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