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108 道樞玄經

江紫彥撫掌輕擊,臉上浮現出訝異之色,說道:“著啊,你這孩子悟性果然不差!咱們修習玄功之人,尋常庸才只道一味練功不輟,便能成玄門一代高士。其實這功法修為的成就高低與否,旨在‘煉心’二字上。我龍虎一脈有本頗為高妙的內功秘典,名叫‘道樞玄經’。這秘典的開篇總綱,引的便是你說的這一句!”
  他話說到此處,從身旁緩緩取出一本菲舊冊頁,神情莊重道:“昔年師尊在世之時問我修習玄功,何為首重。我答當以心境清明為本,他老人家因此將這本道樞玄經傳給了我。如今你把這一問答得更是分毫不差,我便再把這部心法傳授給你。你能領會其中多少,便看你自個兒的悟性了!”
  柳少陽心中一驚,忙正色道:“岳父大人,小婿并非您龍虎派門下弟子。這于情于理,都萬不該覬覦龍虎一脈此等上乘的內功心法!”
  江紫彥嘆道:“師尊當年傳我此書之時,特意囑咐這等玄門秘典,尋常人萬難領會其間深意。唯有傳予真正悟道之人,方不至于明珠暗投。可惜我昔年在中土之時,還未及尋覓堪悟此書的良才,便形同廢人到了這異域的海島之上!”
  他說到這里,神色之間透出果決,肅聲道:“我這女兒天賜悟性雖高,但畢竟身為女子。非到不得已之時,擔不得傳承這等玄宗秘典的重任。你能一語所答正合此書綱要,當真是萬分難得。老夫臥居這孤島之上,斷然不會再遇到像你這般通曉玄法的年輕人了。就算不是我龍虎一脈的弟子,又有什么打緊。先師如今在九泉之下,聞知此事也定然欣喜,你就不用再推辭了!”
  江雪茵本聽著父親悅然之際,非但對柳少陽贊許有加,還要以師傳的玄功秘典相授,心中也跟著大為高興。但轉眼見柳少陽言語推辭,父親臉色已多有不善。她深知父親多年來身有疾恙,喜怒無常。生怕弄得不歡而散,不禁在一旁沖柳少陽連使眼色。
  柳少陽瞧得江雪茵心意,又見江紫彥說得已然堅決,心知倘若再為推卻,定要惹得江紫彥大為不快。何況此等玄宗秘典,等閑修道之人終生難遇,求之不得。自己能得此機緣,玄功武學定可大有進境。
  他忖到此節,當下不再推辭,緩了緩道:“岳父您說得這般明白,小婿當真卻之不恭。我得此秘典之后定當日夜參悟,不負您老人家授書之恩!”
  江紫彥聽他應允下來,神情間甚為高興。一面將那本道樞玄經,緩緩遞在了柳少陽手中,一面徐徐道:“陽兒,這本內功心法所涉玄理深奧博雜,老夫當年用十載光陰,也不過練到了其中十之四五,你如要參悟也不急在這一時。”
  柳少陽出言允諾,將那本道樞玄經拿在手中一覷。只見書衣灰里泛黃,也不知是何等韌絲所制,四個篆體字“道樞玄經”字跡已然淺淡,顯是年歲甚為久遠。但字跡蒼勁有力,便好似嵌在書衣之內。柳少陽暗奇之下,將書收在衣襟之內放好。
  江紫彥沉吟半晌,接著又道“玄功修習歷來講求由內及外,循序漸進。我便先傳你個揉納百氣的法門。日后你若再受了他人內息所侵,大可不必再運本身玄勁逼出體外,只需用此法將異體真氣融為己用便可!”
  柳少陽見江紫彥要傳授自己納氣心法,當即凝神細聽。江雪茵在旁聽得真切,不禁輕聲奇道:“爹,女兒一身內外玄功,俱為您十余年來所傳授。怎么卻從沒聽您提起過,有能將異體真氣化為己用的法門?”
  江紫彥搖搖頭道:“雪茵,你這些年習練玄功,為父督促極嚴,如今已幾近盡承我衣缽。龍虎派陰柔一路的心法玄功之中,所還未曾修煉的已然不多。只是這套心法,要以天地陽氣為引,陽剛之軀為媒,故而適于男子修習。女子只因體質陰柔,真氣在百脈間極易走岔。陰陽之道,天理使然。倘若不能遵循其序,至玄至妙的一部心法修習起來,也如滿川之水不泄而溢,兇險之處,無以復加。”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