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105 玄功相授


  江紫彥將多年積隱在心中之事,盡都說了出來。一時間好似如釋重負,精神也好了許多。半晌收拾心情,又恢復了如常之態,沖柳少陽緩然道:“年輕人,你既然與我女兒締下婚約,我便稱你一聲賢婿。老夫久恙之軀,時日無多。心中還有樁心愿未了,要與你說說!”
  柳少陽聽江紫彥說得甚為鄭重,忙收斂心神,應聲道:“岳父大人有什么話盡管吩咐,小婿在此洗耳恭聽!”
  江紫彥輕嘆一聲:“老夫自藝成起至今,除卻我這女兒不算,統共收過四個徒弟,個個都是才德兼備的青年俊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只可惜那時我尚且年輕,只顧著自己鋒芒畢露,卻沒花什么功夫去指點他們武功。但他們四人感念師恩,德行無虧。我身為師尊受辱之時,全都隨我出走了龍虎派。待到后來慘遭暗算,竟都殞命在了元庭刺客手里。此事每每想起傷懷不已,當真是老夫生平大恨之一!”
  他說到此處,那只尚能視物的眼眸,直直地盯在了柳少陽身上,頓了頓緩緩又道:“賢婿,你我能在這異域海島之上相見,也算是機緣巧合。如今我做了你的泰山岳丈,所悟玄功除了我這女兒之外,又是再無傳人。故而有意教你幾手玄功絕技,你可愿意學么?”
  江雪茵在一旁聽了,登時喜道:“少陽哥,爹這是要收你為徒呢,你快答應了吧!”
  柳少陽望著江紫彥,又瞧了瞧江雪茵,心下躊躇道:“雪茵不明世故,哪里知道他父親此舉之意。我隨著叔父行走江湖,早已投入齊云一脈門下。武林中諸派之間,改門易派實乃欺祖滅宗的大忌。縱然江前輩此時是我岳父大人,我卻又如何能再拜他為師!”
  他原本新得江紫彥首肯,認下了自己做女婿,委實不愿違逆老人心意。但驀然間腦海之中,想起叔父呂子通的多年教誨,不禁暗叫一聲慚愧。當下心中拿定主意,俯身再行一禮,口中歉然道:“岳父大人明鑒,小婿自幼時起便為叔父收為徒弟,入了玄門齊云一脈門下。雖是資質愚鈍,不能悟得功法精髓。第一時間更新但十余載修習之情,想來歷歷在目。江湖之上拜師學藝之后,改門易派乃是為人不齒的大忌。小婿縱然再為不肖,也委實難以從命!”
  那身在側首的老吳頭聽了這話大為皺眉,忍不住脫口微慍道:“我家老爺昔年何等英雄,如今連女兒也許配給你了。你這娃兒何其有幸,能有緣承他老人家衣缽。想不到卻兀自推三阻四,忒也不識好歹了……”
  江紫彥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再說。一手輕撫長髯,少頃忽而笑道:“老夫不過說要傳你幾手玄功絕學,又幾時說定要收你為徒了。不過年輕人有這等節氣德行,那也好得很!你還未聽我講得明白,先不忙著說什么‘實難從命’。”
  柳少陽微詫道:“小婿聽得有些糊涂了,既然是不非收我為徒,又如何能夠傳我武功?”
  江紫彥嘆道:“老夫反出龍虎派近二十載,而今定已為派中眾人視為師門逆徒。倒是那孫玄宗昔年逼我而走,到得今日卻仍是以掌門人自居。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老夫處在這域外島上久而久之,心中早就沒有了世俗非弟子不傳藝的迂腐之見了!”
  他見柳少陽沉吟不語,緩緩又道:“我如今瞧你于修習玄功一道,資質怕是猶勝過我這女兒。只是這些年空有良才美質,卻未能盡顯其用。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嘿嘿,玄門大道天授,諸派本就萬載同源。你只管做你齊云一脈的弟子,老夫傳你幾手玄功,便只作是我這當岳父的與女婿相論武道,你心中以為如何?”
  柳少陽聽江紫彥這么一說,只覺得這般一來言語之上雖能說通,但仍是有悖常理。他有心向叔父呂子通征詢決斷,但這伊江島距著中土兩淮萬里之遙,自己縱然欲要稟明,卻又哪里能夠。
  江雪茵此時已知父親乃是昔年中土武林的一代大俠,如若能在武道玄功上指點柳少陽一二,委實大有益處。旋即拉了拉柳少陽衣袖,低聲道:“少陽哥,爹方才都說了不會讓你改門易派,你就快答應了吧!你也知他老人家當年經脈無損之時,縱橫武林罕有敵手。你若白白錯過了這等機緣,日后豈非要大為后悔誒!”
  柳少陽修習玄功多載,深知若得法門,進境旦夕非比的道理。他聽江紫彥說不必收他為徒,便可為他加以指點,禁不住心下躊躇,難以決斷。
  要知學武之人,多少皆有武癡之好。莫雪茵的這番輕聲軟語,正說到了柳少陽暗自心癢之處。他聽了這話當下再不思忖,心意倏然而決,沖江紫彥徐徐恭聲道:“晚生今日何其有幸,先是前輩得允了我與雪茵的婚事,進而竟又蒙垂青,能得前輩指點我武學一道。只望岳父大人不棄晚生蠢鈍,小婿自當盡力融匯所學,不辜負前輩厚愛!”
  江紫彥神情間閃過喜色,此時用力俯過身子,拍了拍柳少陽肩頭道:“這就是了!遇事果決,不拘世俗,這才是我江紫彥相中的女婿!”
  說罷瞅了瞅窗外,這才又說道:“今日天色已然晚了,你和雪茵回屋休息去吧。待到明日里過來,你將自己這些年所學的功法,好好與我說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