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104 母女情深


  柳少陽見江紫彥的有此一說,似乎對自己娶莫雪茵為妻并不反對,心中登時間喜出望外。
  莫雪茵也聽出了父親的言外之意,雪白的臉上微有彤暈涌起,低聲囁嚅道:“爹,瞧您說的……”
  江紫彥面色柔和,似笑非笑道:“知女莫若父,爹自打你倆回來之時便瞧出來了,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說著又沖柳少陽含笑道:“年輕人,我坐臥孤島近二十載膝下再無子嗣,只有這么一個女兒。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老夫生平率意隨性,認準之事絕不拖泥帶水。如今我這女兒愛慕于你,你若也有意娶她妻,那就在此間給老夫磕頭行禮,叫我一聲‘岳父大人’,我收你做了女婿便是!”
  柳少陽驀然間聽聞此言,一顆心怦然直跳,只覺得欣喜無限。第一時間更新當即口中朗然道:“小婿見過岳父大人!”,俯下身來恭恭敬敬,行了叩首之禮。
  江紫彥見柳少陽依言行過大禮,神情之間甚為高興。但緊接著又轉頭瞧向莫雪茵,青灰的面頰上泛起些許蒼白,輕嘆一聲道:“雪茵,若是你娘她還活著……看到你長得這般大了,又尋到了如意郎君,不知道該有多高興!”
  莫雪茵聽父親允下自己的終身之事,正是心中歡喜。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轉而聽他提及亡母,又不禁微感凄然。
  江紫彥盯著女兒凝然良久,臉上閃過一絲黯然。忽而伸過手去,指尖顫巍巍地觸到了她脖頸的疤痕之上,澀聲道:“雪茵,爹讓你用巾帛遮住這條疤痕,可不是為了它瞧著不好看,你可知道其中緣由么?”
  莫雪茵怔了怔,輕聲道:“爹,女兒頸間的這條疤痕,自打記事之時便有了。第一時間更新但它是怎么來的,我卻全然不曾記得,您講給我聽聽吧!”
  柳少陽本就納罕此事,如今聽得提及,當下凝神去聽江紫彥如何回答。
  “當年元庭的刺客殺死你娘走后,老吳頭從你娘懷里將你抱出,你的頸頜之處便添有了這一道刀傷。你那時尚在襁褓之中,便頸間要害受創,按理說極有可能送了性命。只是好在那一刀劃在了脖頸側面,這才能逃脫此劫。”江紫彥眸間茫然,緩緩說道。
  “我起初還當那一刀沒斬在你的要害,不過是天意不絕你娘與我的骨肉。可待到將雪萍的尸身抬起草葬之時,我才發覺原來你娘親的一條手臂上,早已被利刃斬得森然見骨,其間鮮血時隔了這許久,仍是源源而出……”
  莫雪茵聽到這里,忍不住驚呼出聲。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柳少陽也是驚異之余,心頭一緊。
  江紫彥慘笑一下,苦笑道:“雪萍在世之時,不過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尋常第一時間更新她身受此創卻始終忍痛未言,皆是為了不在拼斗之際亂我心神。當年若不是你娘用臂膀將你死命護住,你只怕早已死在襁褓之中了!”
  莫雪茵下頜的那道刀痕伴身日久,她自個兒早就習以為常,卻從不知道竟而是這等來歷。旋即怔了怔,訥然道:“娘親當年生死之際護我性命,方才有雪茵今日。可惜我如今長大成人,卻是不能向她老人家盡孝了!”
  江紫彥說起昔年往事,神情之間盡是追憶。盯著莫雪茵目不轉睛,倏而喟然道:“哎,雪萍當初十月懷胎生你降世,委實是愛極了你。你名字里的‘雪茵’二字,便是她當年參著自己的名字來取的。后來我每每想到昔年那場慘禍,心中均是傷懷大慟,恨意彌胸。這些年你和你娘越長越像,我無數次瞧著你的模樣,恍惚間竟而覺得雪萍還活在世上。”
  “茵兒!”江紫彥輕嘆一聲,“為父每次瞅見你頸頜上的那道疤痕,總會想起闔家幾遭滅門的那個深秋之夜,想起你娘橫尸山間的慘死之狀。我以茍且殘軀到了這伊江島上,心知報仇之事渺然無望,便將名字化作‘莫羽歸’。為的便是告訴自己在此了卻殘生,再也不回中土了。你原本就不當姓莫,從今日起便叫回‘江雪茵’吧!”
  江雪茵聽得心頭澀然,淚珠直在眼眶中打轉,勉強方才忍住,喃喃道:“爹說的是,女兒都聽您的!”
  柳少陽坐在一旁,聽江紫彥前后徐徐講完。自己來伊江島之前心頭的種種好奇疑惑,此時大多都已了然明晰。他望著眼前的一代奇人,想起他這半日所說的讓自己驚詫不已的昔年舊事,心中只覺得訝異嘆然,感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