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102 血海深仇


  此時屋外紅日漸而西沉,門邊忽傳來了那仆人老吳頭的聲音,“老爺,天色已經酋時了。您和小姐說了這么久的話,也該用晚膳了!”
  江紫彥聽了這話,沉聲道:“老吳頭,我和雪茵有話在說。你別杵在門外了,也進來吧!”
  那老吳頭應了一聲,推門緩步而入也站在了榻邊。江紫彥瞧了他一眼,頓了頓咳嗽幾聲,才又沖莫雪茵緩緩道:“那黑衣人顯了來頭,眸間閃過陣陣戾氣,手上長劍倏而一震,一股鮮血就從你娘的脖頸間飛濺了出來!我那時疼得蜷臥在地上,瞧著你娘抱著你緩緩倒下,瞬間便驚得呆了。腦海之中驀地里浮現出平日里的件件往事,周身百脈雖是絞痛欲裂,我也竟已然覺不出疼痛。”
  他這番話句句淡然道來,卻字字都滿含悵恨之意。莫雪茵和柳少陽聽得心下凄然,那一旁的老吳頭眼中也滿是憤恨之色。
  “這黑衣人殺了你娘,又挺劍沖我走來,獰聲笑道,‘江大俠,你平日里武林為尊何等威風,可曾想到會有今日么?我不忍瞧你經脈縮裂而死,這便給你來個痛快的吧!’我那時心知難逃一死,當即忍痛道,‘我這女兒生下來還只有數月,還望你放他一條生路。’那黑衣人得意之際,笑了笑道,‘江大俠武林一杰,死前心愿小可自當從命。京城之中有的是達官顯貴,我這回回去復命之時,把你女兒隨便送給哪戶人家也就是了!’”
  莫雪茵聽父親昔年生死之際,尚且還惦記著自己的安危。第一時間更新一時間自記事之時起,父親在她腦海中烙下的種種嚴厲無情,苛責冷漠,盡皆都消散而去。情不自禁間,眸間的淚水又涌出來。
  江紫彥瞧見她如此,嘆口氣道:“茵兒,打小不論為父怎么對你疾言厲色,你都極少掉過眼淚。第一時間更新怎么今天半日功夫,你已然哭了三次了。”
  莫雪茵聞言拭去眼角淚珠,哽咽道:“爹,您接著往下說吧!”
  江紫彥瞅了瞅邊上的老吳頭,苦笑道:“也許是為父那時命不當絕,眼見這黑衣人舉劍便要刺下,我劇痛之下萬念俱灰,已然閉目待死。忽地隱約聽到一聲金戈相交之響,我忍痛睜眼去瞧,原來是你吳伯伯不知何時趕到,已與那黑衣人搏斗起來……咳……咳……”
  說到此時,江紫彥心緒激蕩之下,忽而一陣氣緊,拼命咳嗽起來。莫雪茵幾人趕忙上前,扶住他順氣拿穴。過得半晌,江紫彥方才漸漸緩了過來,輕嘆聲道:“好久沒有說這么多話了,氣息不順也是有的。至于這后面的事,老吳頭你說給他們兩個晚輩聽吧!”
  那老吳頭聞言恭聲應了,接過話頭說道:“我自打十多歲時起便是老太爺的仆人,老太爺故去之后,老爺回家帶著大伙兒遷到武夷山住下,我便跟著做了家中的管事。那時正是屢有江湖上的點子上門盜寶,老爺閑暇之際便也傳了我幾手拳腳功夫。第一時間更新那天湊巧白日里,老爺吩咐我下山采辦糧米,中間又碰到了些事有所耽擱,待到天黑方才回到山上。誰知還沒走到院門前,便瞧見老爺倒在了院前道邊,一個黑衣刺客手持長劍便要行兇!”
  “我乍見情勢危急,抄著腰間防備歹人的一根鐵杵疾沖了過去。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那黑衣人見有人來,當即便與我斗在了一處。我學武本就是半路出家,終究火候不濟。只是片刻功夫,便已然險象環生。也多虧得老爺在一旁頻頻點出那刺客劍法上的破綻,我才逐漸占了上風。那黑衣人見久戰不下,大概是心恐遲則有變,虛晃幾劍竟遁走而去。我依著老爺之言將你娘姜氏草草埋了,夤夜扶著他便往山下避禍。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哎,可憐夫人當年身死之際,依舊緊緊將你護在懷里。老頭子我費了好大氣力,才將你從她手中取了出來。”
  莫雪茵聽得心中傷感,顫聲問道:“吳老伯,那后來你和我爹,又是怎么到了這海外的伊江島上的?”
  老吳頭喟嘆一聲道:“那時你爹身中奇毒,周身經脈盡皆擰絞萎縮,痛得昏死過去了好幾次……好在老爺他體內玄功深湛,熬了三日三夜之后,那毒藥的藥勁漸漸過去,竟也不再痛了。但老爺渾身的奇經八脈,早已盡數萎縮,此生再也不能動運內勁。下肢更是經脈撕裂落得殘疾,但終究保住了一條性命……”
  江紫彥聽老吳頭說這里,從旁冷笑道:“保住了這條命又有何用!想當年我江紫彥行走武林之中,手中長劍從未遇過敵手,因此得了‘行如鬼魅,一劍封江’的美譽。可那番死里逃生之后,非但武功盡失,昔日里疾行如風的兩條腿也再不已然毫無知覺。一只眼睛只因血脈崩裂,已然失明。哈哈……‘行如鬼魅’四個字再也不能當得,倒是無巧不巧,換做‘形如鬼魅’方才得貼切!”
  “我生平心性孤傲,卻不想落得這般下場。心中惱恨之余,忖著那孫玄宗若是探得了消息,尋到我時要討回那幾樣師門至寶不說,瞧著我這般光景,還不知要如何奚落于我。況且我丟了天權訣,有負先師重托,再也無臉見昔日的龍虎同門。江湖上的群豪以我技壓群雄,才推舉我做南武林盟主。我年輕氣盛之時事事鋒芒畢露,無意間得罪過的武林同道不在少數。如今成了殘廢之人,手無縛雞之力,定然空為人唏噓恥笑。故而當下我便拿定了主意,與其留在中土淪為笑柄,倒不如遠走海外落得清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