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100 滅門慘禍


  莫雪茵聽到此處情難自已,雪白的面頰上不覺間流下兩行清淚,輕聲說:“爹,女兒心中不怪您,可我娘親她……她是怎么死的?”
  江紫彥輕嘆一聲,續道:“我正是不堪其擾之際,忽聽江湖道上傳聞南武林各大門派,要辦衡山大會推舉盟主。自從被迫出走龍虎派之后,我常常思忖如何助反元興漢一臂之力,聽了這消息當真是大為高興。第一時間更新衡山大會上南武林的各路群豪,那幾日聚集了千人之多。其間不乏有名宿俊杰,武學頗有造詣之輩,大家伙商妥決定比武選定盟主。我那時經十余載苦功,已把龍虎派的武學修煉有成。所幸數十場比試均能技壓群雄,如愿做了那盟主之位!”
  柳少陽于后面的事些許知道一些,聽江紫彥說道自己做了南武林的盟主,知道他接著便要講究竟出了何等變故。第一時間更新這樁昔年的隱秘眼看便要從老人口中說出,柳少陽不禁心頭微凜,更是凝神細聽起來。
  “可誰曾想天意難測,造化弄人。這本可慶賀的喜事,竟終究引來了抱恨終生的災禍!”江紫彥講到此節,眼中又透出了茫然之色,訥然道,“我那日做了南武林盟主,當即便定下洞庭君山會盟之約,決意使江南武林群豪協力,來助反元興漢之業。群雄遵了令約,都趕回各自門派前去準備。我忖著離會盟之期還有些許時日,便回到了武夷山的家中,準備安頓好妻第一時間更新”
  “可誰知元庭得了這消息,竟派出了一眾高手刺客趕到了武夷山欲將我除之為快。那時你娘剛剛生下你數月,我喜得愛女又是初登南武林盟主之位,得意之下也是疏于防范。”
  莫雪茵聽得一顆心砰然直跳,禁不住道:“這么說我娘當年,是死在蒙元刺客的手中了。爹您昔年的武功那么高,卻適才為何說無力回護我娘親,可是那些個對頭的武功勝過了您么?”
  江紫彥搖了搖頭,恨聲道:“那時總有江湖上的貪婪之徒,覬覦我手中的至寶秘訣,又有孫玄宗常常窺伺在側。第一時間更新我縱然大意之下,也總還是多少留心戒備。何況那些個蒙元的宵小又如何是我敵手,便是那蒙元第一高手怯薛軍統領陰山鬼王親至,勝負也是猶未可知。但這些刺客來了卻并未徑直動手,而是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在我家中的飯菜里下了抑制內勁的毒藥!”
  柳少陽聽到此處,倏然想起莫雪茵在中原道上遭飛鷹幫暗算的情形來。莫雪茵更是“咦!”的一聲,脫口驚道:“爹,女兒這遭中土游歷,也被一種抑制內勁的毒藥所暗算。中毒之后手足雖是如常,但招式間半分內力也使不出來!”
  江紫彥神色一凜,目迸寒芒道:“茵兒,真有這等事嗎?”莫雪茵點了點頭,當即把那日如何遭了暗算被擒,又是如何得救之事,前后原原本本說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一旁的柳少陽憶起那日在歸德城外的集鎮客棧之中,他親耳聽到飛鷹幫的一人說過,莫雪茵所中之毒與陰山鬼王有關,喚作‘五步**倒’。當即微一忖度,從旁接口道:“江前輩,那日我搭救莫姑娘時,聽那伙人說起過這古怪的毒藥。倘若聽得不差,竟而是從當年惡貫滿盈的陰山鬼王處所得!”
  江紫彥聽罷牙關沉叩,緩然恨聲道“這兩遭事端雖說相隔近二十載,但那抑人內勁的古怪奇毒,竟都跟蒙古人有關。第一時間更新天下斷無如此湊巧之事,定當是同一種藥物了!”
  這一場昔年禍事說到此時,莫雪茵雖已知后面定是極為凄慘之事。可聽到這緊要之處,仍是想知道個明白。當下忍住心中哀慟,顫聲問道:“爹,這些人下毒之后,可是……可是將我娘并著家中仆徒都殺了么?我那時尚在襁褓之中,又是如何同您得脫險境的?”
  江紫彥面上轉過惱恨之色,接著方才話頭道:“那天家中的飯菜我有事用得晚了,才吃得不多便覺體內出微有異樣。當即默運玄功,勁息已然流轉不暢。而此時我那四個徒弟,卻早已將這有毒的飯菜吃得干凈。我心知強敵轉眼即至,想去招呼眾人尋個妥當之處暫避,可終究是為時已晚。我帶著你娘和一眾仆從弟子,剛從屋里出來。便已覷見數十個手持利刃的黑衣人,齊從院墻外飛躍而入。”
  “這些人照面也不答話,上來就只是逢人便殺。我那時體內勁息滯澀,又是匆忙間落下佩劍。情急之下勉力運起玄功,赤手掌斃了一人,方才奪了把長劍。那晚來的數十名黑衣人雖均是好手,但放在平日里并肩齊上也絕不是我的敵手。只是可恨那所中之毒當真邪性,越是玄功運轉,毒性發作越快。我只覺得手足酸軟,身上功力全然施展不出。到得后來每斬殺一人,均是要竭盡全身之力。那時情勢危急,我只能勉力護著你娘。四個徒弟和一眾仆從不斷慘呼倒在血泊之中,卻那里還顧得周全!”
  江紫彥說著說著,臉上露出痛恨至極的神情,慘然道:“這般搏殺了好些功夫,數十名黑衣人終究悉數倒斃于地。我定了定神往四周一瞧,除了你娘和她懷里抱著的你之外,家里原本的其余十多口人,都已慘死在了當場!我那時心中雖是悲痛,可眼見你娘和你除卻受了驚嚇,倒還毫發未傷。自己雖是搏命之下身披數創,可總算還留得性命。當下便忖著先尋個安妥所在,將你們母女倆安頓下來。”
  “誰知我和你娘剛走出院門還沒幾步,忽覺身后勁風陡至。那時我中毒之余又接連斃殺數十人,劇斗之下早已渾身脫力,心中雖知有變可手腳終是慢了。待到轉過身時,你娘已然被一個黑衣人持劍脅住,三尺青鋒堪堪架在了脖頸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