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98 師門仇怨


  柳少陽聽白髯老人有此一問,心中已隱有**分把握,篤定這老人便是昔年名震江湖,人稱“行如鬼魅,一劍封江”的南武林盟主江紫彥。
  但當年的江紫彥無論是聽叔父呂子通等長輩所說,還是從那掌勁傷他的孫玄宗口中得知,都與眼前這老人形貌相去甚遠。柳少陽不知這其間是何等緣故,是以一時沉吟未語。
  莫雪茵在邊上聽了這話,臉上現出不可思議之色,插口道:“爹,您真的是從中土遷居至此的么?我怎么從來都沒聽您說過誒!”
  “這其間有許多恩怨糾葛,生平恨事,我每每想起心間均是大慟,是以從未說給你聽過。但如今我眼看久病不治,再不說出這藏在心中的昔年之事,只怕是沒有機會說了。”那白髯老人輕嘆一聲,言語間似有無限感喟。
  莫雪茵垂首微吟,喃喃道:“怪不得女兒前些天在中土游歷,先露出爹教我的武功之后。前后便有幾波人來找女兒,有來沖著尋人的,有來探聽什么寶物下落的。女兒出手打發了些個,可終究還是著了他們的道。”
  她說到這里,瞧了瞧柳少陽,又微微低下頭去,兩頰微暈道:“多虧少陽哥恰巧路過,這才將女兒救下,甩脫了那些歹人。而后又有個叫孫玄宗的賊道士,自稱是什么龍虎派的掌門,偏說女兒的一身武功也是龍虎派的。那賊道武功不弱,女兒那時又是功力為藥物暫時抑住了。還是少陽哥舍身回護,這才能得……”
  那白髯老者聽莫雪茵自承顯露武功,引來江湖人士相擾,便已是眉頭大皺。第一時間更新待莫雪茵說到“孫玄宗”三個字時,已然是渾身微顫,神情怒不可遏。
  莫雪茵開始低著頭渾未覺出,說到后面本想接著再說與柳少陽訂下終身之事,以征父親首肯。但她甫才抬起頭來,便覷見了老人氣怒交迸的可怖之態。第一時間更新忙硬生生地將話頭頓住,輕聲問道:“怎么了爹?可是女兒說錯了話么?”
  “不妨事,你把那姓孫的道士說與你的話,這就給為父原原本本的說來聽聽!”白髯老人暗咬牙關,一字一句緩緩說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莫雪茵面上現出茫然之色,繼而說道:“那道士說我使的劍法,都是他龍虎派的上乘劍招,足腿間的身法輕功,叫作什么‘九宮泰玄術’,更是他們龍虎派失傳了許久的。而后一口咬定教我武功的人,是他早年不知生死的師弟江紫彥。第一時間更新任憑我說是家傳的武功,那道士也全然不信……”
  她說到此處,微微一怔,倏而疑道:“爹,莫不是那賊道士說的……說的都是真的么?”
  老人默然半晌,緩緩喟然道:“不錯,那姓孫的道士說的都是真的!為父在中土之時,本就名叫江紫彥。嘿嘿,這名字自從我上了這伊江島起,已有十幾年不曾聽別人叫過了!”
  莫雪茵聽了這話輕呼出聲,臉上盡是訝異之態。邊上的柳少陽雖早已猜到,但此時聽到這老者親口自承,還是心中為之一驚。
  那老者江紫彥此時心情激蕩,一張灰敗的臉上面皮抽動,恨聲道:“虧得那孫玄宗還記得我是他師弟,像他這等工于心計,陰狠歹毒之人,卻哪里配做我師兄!哪里能擔玄門一脈掌門之任!”
  柳少陽聽聞江紫彥說出這話,其間隱有無窮恨意,忍不住從旁問道:“江前輩,晚生曾聽那孫玄宗隱約提及,他的掌門之位是從您手上得來的。莫不是這其間,還有什么糾葛辛秘么?”
  江紫彥冷哼一聲道:“當年我與這孫玄宗本是同門學藝,他雖較長我幾歲,論及師門的玄法修為,卻是及不過我。這江湖武林之上門派總總,師兄不及師弟的大有人在,這本也倒沒什么。可是這孫玄宗心胸狹窄,只因我做師弟的強過了他,他便暗地里伙同眾同門處處與我做對。”
  江紫彥說到此處,臉上現出追憶之色,頓了頓續道:“那時正值元庭橫征暴斂,惹得天下烽煙四起。我為人本就不善言辭,又滿心想著練好武藝,助反元義軍一臂之力。那孫玄宗的這番所為,我也全未放在心上。師尊在世之時,便已瞧出他心術不正,故而仙逝之時,將掌門之位傳與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