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95 伊江島上


  這場東北而來的海風從丑時直刮到辰末時分,方才徐徐歇止。柳少陽與莫雪茵乘在舢板之上,已隱隱瞧見北邊海天相接之處,十余里外一座海島翠綠成蔭,漸漸明晰。
  莫雪茵遠遠望見,伸手一指,欣然歡喜道:“少陽哥,那邊便是伊江島了,咱們這把船劃靠過去吧!”
  伊江島地處北山國中部,與國都今歸仁城隔海相望。第一時間更新島上山崗坡地,有山民所建村鎮市集。周緣密林繁茂,四季如春,物產豐隆。
  兩人在海上漂泊好幾個時辰,眼瞅著到了地頭,心情為之一暢。盡皆打起精神,把小船朝島邊劃去。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忙不多時,已將小舟泊在了伊江島的礁灘邊上。
  莫雪茵得以重返故土,起初分外高興,但待棄舟上了島岸,卻又變得神情微黯起來。柳少陽瞧出她有心事,其間情由已隱隱猜到幾分。當下也沒開口相問,只是隨著她朝島上村落走去。
  兩人沿著林間小路行了幾刻鐘的功夫,走到山林盡頭,眼前現出一座村鎮,舉目望去炊煙裊裊,屋舍儼然。快到得鎮子口上,遇見三五村中百姓,其中多有識得莫雪茵的,經年未見免不得上前攀談幾句。
  就這般走走停停,轉眼進了鎮子,轉過幾棟土坯木屋的村院,柳少陽遠遠覷見一個身著麻衣的六旬老者,在前方同道緩緩而行。第一時間更新莫雪茵瞅見這老者背影,緊忙幾步趕到近前,輕聲叫道:“吳伯伯,我回來啦!我爹……我爹他老人家可在家么?”
  那老者身軀微震,緩緩轉過身來,瞧著莫雪茵怔然半晌,方才顫聲道:“小姐……你總算回來了,這許多日子去了哪里?老爺自從你離家之后,身子骨越來越差。你若是再不回來,怕是再也見不到他了!”
  莫雪茵聽了這話,臉上盡是驚駭之色,愣然許久方訥訥道:“怎么會……怎么會……老吳頭,你說的可是真的么?”
  那老者嘆道:“老爺眼下就在家中靜養,小姐你回去看看便知道了!”接著扭過頭來,瞧見柳少陽立在莫雪茵身旁,不由微感詫異道:“雪茵,這位公子是什么人?”
  柳少陽拱手一禮道:“老人家,在下柳少陽,是從中土大明來的,機緣巧合與莫姑娘做了朋友。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聽聞莫老前輩是位隱跡海外的高人,故而奔波千里,特來拜會!”
  他這幾句話說得懇切,本是極為恭敬。誰知那老者只是冷哼一聲,上下打量柳少陽一番,漠然道:“老朽瞧柳公子身長體健,背懸長刃,可是中土武林中人?”
  “吳老先生好眼力,在下隨著叔父身在兩淮大幫五行門中,追根溯源也算得上中土玄門一支!”柳少陽如實道。
  那老吳頭聽柳少陽把這話說完,登時之間神情有異。第一時間更新轉而目中倏有寒芒閃過,手臂陡振掌勢飄忽,徑朝柳少陽胸前拍來。
  柳少陽不料這老者猝然發掌,本能之下伸手回環攔擋。誰知那老者這一掌看似來勢不快,卻好似游龍騰轉,竟從自己遮攔的手邊滑錯而過。柳少陽只覺得眼前一花,那一掌已虛按在了自己前胸之上。
  他自幼由叔父呂子通傳授玄門功法,可謂內外兼修。自打藝有所成,行走江湖以來,從未有過與人交手只是一招,便只能束手待斃之事。此時這老吳頭一掌按在他胸前,雖是其上無有勁力涌到,卻已令他心頭大震。接著駭然之下,對這老者武功招式之高,又不禁暗暗佩服。
  邊上的莫雪茵瞧見這般情狀,驚聲呼道:“吳伯伯,柳公子是我的朋友,你……你這是做什么?”
  那老吳頭一招之下,便拿住了柳少陽胸前大穴。但緊接著面色一緩,手臂徐徐垂下,口中冷然道:“年輕人,瞧你的武功路數,不是玄門之中……那一派的,老朽倒是多有得罪了。但我家主人昔年說過,此生絕不見中土武林中人。說不得只有怠慢了,公子還是請回吧!”
  柳少陽渾沒料到這老者先是猝然出手,而后又有此一說,一時間怔在當場。莫雪茵在一旁聽了這話,急忙道:“吳老爹,柳公子是我請來見我爹的。那話是我爹許多年前說的,如今愿不愿見客,也要見到他老人家方才知道!”
  老吳頭聞言眉頭緊鎖,沉吟半晌,低聲道:“雪茵,有許多陳年往事,老爺與我這些年都不曾與你說過。中土江湖武林之中,多有人心險惡之徒。老爺當年……哎,老爺瞧著時日無多了,你可莫要再惹他生氣了!”
  莫雪茵呆了呆,一時不語。柳少陽雖自忖內心坦蕩,全無惡意。但瞧著莫雪茵為了自己為難,也從旁寬慰道:“雪茵,你爹他老人家既然不便見我,我自己回中土就是了。你在家中好好侍奉令尊,日后再到中土明庭之時,記著到淮安府來找我!”
  莫雪茵聽了這話心中大急,一把拉住柳少陽道:“少陽哥,既然這么遠你都來了,怎么能不見見我爹再走。你先前還答應過我的事,莫不是忘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