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92 玄袍道人


  (“西北望鄉何處是,東南見月幾回圓。”今天是八月十五,小渭道一句中秋節快樂!)
  柳少陽方才擊破寨欄,當先縱舟而入。放了火船之后,便乘著舢板四處掩殺,手里一桿長矛被他運功舞得風雨不進,每每有箭矢射來,都為他掃落一旁。
  此時他見火攻之策已然奏效,中山國水師幾近潰散,但瞧著眼前景象觸目驚心,慘不可言,又深感大不落忍。第一時間更新暗地里忖著與其如此殺戮,不如擒賊擒王。當即命操舟兵卒奮力劃槳,自己一路殺散潰卒,徑朝水寨船陣里的中軍旗艦駛去。莫雪茵在側首另一條船上瞧了,旋即也令舵手駕船,緊隨其后。
  這時海面之上火光沖天,兩軍舟櫓扭在一處,甚是紛雜擾亂。第一時間更新柳少陽所乘的小舟一路披荊斬棘,行不多時,已挨到了中軍大艦的邊上。這中軍艨艟的塔樓之上,置有令旗大纛,乃是全陣中樞所在,故而守衛極嚴。
  海面泊船只因漂浮不定,除卻用鐵錨固定,諸船相互之間多有繩索相連。適才猝然之間,這中軍旗艦受前船所累,也被順風大火延燒。此時經將帥勒令,眾兵將侍衛潑水救火,船上火勢已近熄滅。如今眼瞅著柳少陽的小船乘風而至,盡皆用長弓機弩,將箭矢如雨般飛射而來。
  柳少陽立在船頭,將手中槍矛呼呼疾舞,撥打開箭簇飛失。待挨到大船邊緣之際,輕身躍縱而起,只把那丈許鋼矛往上一提,搭在船沿之上微微接力,整個人已跳在了數丈高的樓船之上。第一時間更新
  船艦上的眾甲士見柳少陽飛躍而上有如天人,微愣之下齊發聲喊,盡皆揮刀挺槍,上前夾攻。
  柳少陽心存慈念,不愿多傷人命。只把手中鋼矛左右掄開,將近丈見方內的一眾中山國武士,盡數掃倒在兩旁。自己則足下踱得飛快,直往大船中央去尋那水師主帥。
  如此行了數十步,方才走過船頭。柳少陽忽覺迎面勁風颯然,迎面有人一掌裹風拍來。緊接著自己手中鋼矛一震,竟而虎口劇痛,幾近拿捏不住兵刃。
  柳少陽心頭凜然之下,心知遇上了好手,忙疾退數步抬頭去瞧。只見是一個瞧著年長自己幾歲青年道士,立在身前丈許處。面容瘦削冷峻,周身穿著件玄色道袍。
  那道士見自己掌勁沒有震飛柳少陽手中鋼矛,面上閃過一絲訝異之色,當下也不言語。進而兩臂舒張如翼,飛身掠上。下身雙腿連環似電,來掃柳少陽下盤。
  柳少陽覷見這一招攻來,只覺得這道士腿上招式似曾相識,卻又一時間想不起何處見過。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當下也不及細想,將手里鋼矛抖起,以攻代守,運勁沖那人當胸刺去。
  那玄袍道人見柳少陽一矛刺來,身形忽地憑空微縱,讓過了柳少陽搠來的長矛。同時左手從袖袍中疾探而出,剎時間已將矛桿抓在了手心。
  柳少陽照面只走了兩招,便讓這道士搶住了兵刃,此時只覺手里長矛陡沉,一股大力順著矛身直朝自己涌來,自己雖是運集畢身玄勁,仍不由自主被那股力氣帶得左右來回踉蹌。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而那青年道人卻是立在當場紋絲不動,甚是氣定神閑。
  他此時猝遇強敵,念轉如電,心中瞬息間急忖:“這道人雖比我大不了幾歲,想不到武功卻遠在我之上。這長矛為兵刃本就非我雖長,不如棄而用劍,或許尚可一戰!”
  他打定主意旋即也不再運勁相抗,一面將勁力倏忽間盡數散去,一面伸手去抽背上的青鋼寶劍。那青年道人覺出柳少陽撤力,面上輕笑也跟著將手一松。
  那柄鋼矛本已被兩股大力掰擰得有如一副拉弦長弓,此刻驀然間兩頭失力,登時“呼!”地一聲飛將了出去,砸倒了船舷上的一支旗桿兀自去勢不緩,落入了船下大洋之中。
  那玄衣道士微哼著冷笑數聲,倏地從背上抽出一柄三尺吳鉤,起手一劍快若流星,寒芒四迸,劍尖紫焰吞吐不定,徑朝柳少陽身前刺來。
  柳少陽在四周火光照映之下,于這玄衣道士出劍前后瞧得分明,猛然察覺出這一劍招式,依稀便是崳山派劍法中的“蒼鷹搏虎”。他年前曾在淮安尊勝塔下,見過南華子與叔父呂子通比斗。南華子的第一劍起手之式,用的也是這一招。
  他方才與這道人扯拽那柄鋼矛,雖只是極短的功夫,但此時手腕依舊隱隱作痛。如今覷見這一劍聲勢迅猛,一時也不敢硬接,只得足尖點地,朝后倒掠相避。
  那玄衣道士一招得勢再不相讓,手里長劍劃光舞芒,合身有如驚鴻超前連沖,劍尖好似疽瘡附骨,不離柳少陽胸前數寸之地。
  柳少陽此時勢處不利,危若累卵。周身內門已被這道人長劍沖破,自己手里的青鋼劍卻尚在外門,決計遮攔不及。情勢所逼之下,只得倒縱連讓。如此一進一退轉瞬之間,便被逼到了大船邊緣之上。
  柳少陽覺出已到船邊,情知退無可退。心中絕望之下,正欲挺劍反刺那道士小腹,期求殊死一搏。只是先不論能否得手,自己胸膛定已早被利刃貫穿。
  便是這般千鈞一發之際,耳畔忽傳來一語銳聲嬌喝,身旁一道纖然倩影如飛掠至。只“叮!”地一聲響處,便將那玄衣道人幾近掃在自己身上裹芒寒劍,斜帶了開去。
  柳少陽劍底僥幸得生,忙趁隙朝旁躍開。再朝場中定睛看時,卻是莫雪茵揮劍及時趕到船上,此時已與那玄袍道士斗在一處。
  兩人一個劍影翻飛,行如鬼魅;一個寒芒紫焰,直若游龍。都使的是以快打快的招式,一時間船頭數丈見方之內,只有影芒,不見人形。經著周遭無邊的火光喊殺相襯,有著說不出的詭異森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