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90 登船獻策


  這一場海上鏖兵,中山、北山兩國水師此來彼往,從初申光景直廝戰到日暮時分,方才收兵罷戰。柳少陽與莫雪茵在高崗上的樹端看得真切,盡皆驚嘆不已。
  二人眼見好這一陣惡戰收場,這才雙雙從樹頂躍下。柳少陽撣了撣袍服衣袖,沖莫雪茵道:“我瞧這一戰中山國雖折了些許船艦,卻是遠未傷動元氣。倒是北山國這邊此番雖未敗北,卻勢單力弱,決計抵不住明日再戰。第一時間更新事不宜遲,咱們這便去北山國的舟船之上,也好與他們謀劃退敵!”
  莫雪茵聽了這話面露悅色,旋即又犯難道:“少陽哥,這北山國的舟師素來只聽從統兵將軍之令。你是中土人氏,我在北山國也只是城民百姓。咱們即便獻上良策,這水師的指揮都督又如何肯聽?”
  柳少陽笑道:“你我只管徑直去尋那水師都督,我與他通曉一番其中利害,他自然肯聽。第一時間更新”當下相互計較一番,這才并肩朝山崗下走去。
  兩人施展輕身功法,須臾間到了島隅海邊。北山國水師的舟船都駐泊在海灣之內,背島面水,結成守陣。二人在樹叢暗處隱定,放眼去瞧船上動靜。
  此時紅日半沉,天色漸晚。島外北山國水師的船艦上,已紛紛燃起燈炬火把。柳少陽眼見大小船艦之上,眾船工士卒都在忙里忙外,上下修補戰損船只,往復搬運木石鏃械,以備來日之戰。當即沖莫雪茵打個手勢,二人默不作聲,趁著暮色悄然掩上。
  大小船上的眾軍卒鏖戰方歇,又是整修船械,故而哨崗松弛。柳少陽與莫雪茵依仗高絕輕功,在水面諸船之間穿梭,竟也未被覺察。第一時間更新
  兩人趁隙跳走,身法如風。只片刻功夫,便己躡到了水師船陣的中軍大艦之上。但見樓船艙室之中透出燈光,門前的甲板有三五持戟甲士,往復巡哨。
  柳少陽和莫雪茵繞過崗哨,縱身閃到窗下,透過窗棱朝里張望。室內桌案椅帳,一應俱全,艙室壁墻上掛著纛旗國圖,斧鉞甲胄。只有一身著皂衣長袍的中年軍官,正背身伏案,坐在燈下。
  柳少陽揮手彈開窗格,輕躍一縱,當先而入。莫雪茵也隨在他身后,跟著躍進屋去。
  那中年軍官聽見身后窗戶響動,旋即扭過身來,覷見是一對陌生男女,面色倏然一沉。猛地搶上一步,十指緊握結拳,裹著呼呼風響,直朝柳少陽胸膛小腹,錯拳分襲而來。
  柳少陽瞅見這中年軍官面色不善,早已凝神戒備。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此時看他拳勢凌厲,頗有些武功,倒也暗暗佩服。當下也不避讓,只把體內陰陽二氣暗運,匯聚畢集于胸。
  那軍官忖著柳、莫二人無聲無息到得船上,必是大有本領。是以打定主意,先下手為強,照面也不搭話,出手便是勢大力沉的殺招。如今眼瞅著柳少陽不閃不避,心中微怔之下,便覺自己上下如風拳勁,分明打在對頭周身要害,卻竟似擊在兩團棉絮之上。
  那軍官大驚之下面色凜然,情知遠不是柳少陽敵手,旋即退開兩步收手而立,冷然打量著柳、莫兩人衣著打扮,眼角掠過一絲訝異,肅聲道:“兩位瞧著不像我北山國人,倒像是從中土大明來的。不知到我水師的戰船上,有何貴干?”這一番話說得雖是生硬,卻也聲調抑揚,竟是中土標準的漢話。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柳少陽不意這軍官能講漢話,隨即微一拱手,淡然笑道:“將軍心思細密,一眼便瞧出我二人來歷,區區好生佩服。將軍既能操講中土漢話,自是再好不過了。”說著指著身旁莫雪茵道:“在下柳少陽,中土江淮人士。這位是莫姑娘,本就是北山國百姓,也是隨我剛從中土而來。我二人此來并無惡意,敢問將軍如何稱呼?”
  那中年軍官聽柳少陽說并無惡意,這才又回椅上坐定,神色緩然道:“我名叫陳文毅,說起先祖本是宋末名相陳文龍的族人。第一時間更新而后蒙元當道,先祖舉家避難海上,幾經輾轉,才來此琉球島上。到得如今,已然歷經幾世了。區區不才,仰慕先祖之義,取名文毅。也算承蒙祖蔭,做到了這琉球北山國的水師都督。”
  柳少陽聽他自承來歷,竟與中土大有關聯,不禁肅然起敬道:“想不到陳都督算起來還是陳相國的后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陳相國一代英杰,身殞之際仍是正氣浩然,我雖只及弱冠之年,卻也是仰慕已久的了!”
  那陳文毅見柳少陽頗曉先祖高義,禁不住欣然道:“我身處海外藩國,可心中始終仰慕華夏之風。久聞明庭上國,多有奇人異士,可惜始終無緣得見。閣下能拳腳無傷,武功之高,陳某生平僅見。適才無禮之處,還望兩位多多擔待!”說著喚過門外執守軍士,給柳少陽與莫雪茵看座。
  那門外巡崗的甲士聽得吩咐進艙,乍看猛然間多出一對青年男女。男的服袍雍容,器宇不凡;女的容顏清麗,英姿攝人。直瞧得那軍士一時大為驚異,但又見陳文毅對柳少陽二人頗為客氣,也就聽命取來了座椅茶水。
  柳少陽在艙中落座,旋即朗然道:“陳兄與我一見如故,小子便有話也就直說了。方才此地海戰一陣,我二人在島上都瞧在眼里。此番冒昧而來別無所圖,不過是欲解北山國的兵災水火罷了!”
  “哦?柳兄弟倒是說說看,如何能解我北山國眼前兵禍?”陳文毅不料柳少陽竟有此一說,微有怔然將信將疑地問。
  柳少陽笑道:“將軍執掌北山國水師,定然熟曉用兵行陣之道。依在下之見,中山國此番溯波北進,耀兵海上,若論船堅戈利,皆在北山國之上。況且陣法嚴謹,攻守有度。恕我直言,今日之戰兩軍已知虛實,明日中山國船艦若是奮力一擊,將軍手下的這支水師,怕是要有覆頂之災!”
  那都督陳文毅默然半晌,徐徐道:“柳兄弟度勢分明,說得一點不差!實不相瞞,適才我也為此事心憂。琉球數島不過尺寸之地,如今三國相連。這一戰中山國有備而來,聲勢雄壯。我北山國戰之難當,退無可退,怕是頃刻間便有亡國之禍。賢弟既然有此一說,不知有何等對策?”
  柳少陽頓了頓,淡然道:“小子雖是才思愚鈍,卻也讀過十余載兵書籍典。依我之見將軍此戰欲破強敵,務須連夜進兵,先下手為強。且非用火攻,方有勝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