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89 接舷鏖戰


  時候又過了半晌,中山國駛出的十余艘高大樓船,已沖到了北山國所結的船陣邊上。北山國這頭陣勢四緣,盡是矮小的舟艇舢板。如此甫一接舷,經大船橫沖直撞,登時遮蔽其下,好似陷沒一般。第一時間更新
  中山國樓船之上的持械甲士,處高臨下占了地利,紛紛探出矛槊攢刺,居高投擲矢石。強弩硬箭,往復互射,兩軍一時間,廝殺之聲連天。
  北山國地處琉球島北端,丘陵橫縱,山野居多,百姓民風彪悍。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此時只因舟身低矮,與中山國船艦接戰之下,自然大處下風。但饒是如此,舟上兵卒卻依舊奮力抵御,苦戰不退。
  莫雪茵與柳少陽坐在高崗的大樹之上觀望,眼見得兩軍搏殺,血肉橫飛之相,瞧到此刻均是暗暗心驚。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沒過得幾刻鐘的功夫,北山國這邊陣首的數十條舟艇,已然東漂西散,沉覆殆盡。船上的兵卒武士,大多也已陣亡。中山國攻來的十余艘艨艟大艦,一舉擊破了北山國海船前陣。此時也不停滯,鳴金擂鼓,直往北山國居于陣中的大船沖去,片刻之間便已挨到左近。
  莫雪茵瞧得此番情形,心下再也按耐不住,忍不住失聲道:“少陽哥,中山國那邊的艨艟戰船只是出戰十余艘,竟便這般厲害。照著如此下去,北山國的水師怕是挨不到天黑,頃刻便要敗了!”
  柳少陽聽她心憂,笑了笑神定氣閑道:“自古戰陣攻伐,前陣之軍無有不是精銳。只因前陣一潰,中軍后陣如水就下,難免不保。如今北山國一反常理,居然敢以小舟快船置于前陣,就必然還留有后手。雪茵你只管瞧好,說不定此乃誘敵之招,咱們也未可知!”
  他話音方才落定,便見兩軍戰船已然擰在一處。北山國這邊大船甲板之上,倏而冒出許多身著麻服的魁梧大漢,手中舉著成捆的結扎蘆葦,用火把點了,齊朝中山國駛近的艨艟大艦扔去。
  霎時之間,中山國沖入陣里的十余艘船艦盡皆著火,黑煙彌漫。船上的眾士卒正是擊殺順遂,頗自驕縱。此刻不備之下遭此變故,一時間手忙腳亂,凄呼連連。
  莫雪茵瞧了這番景象,面色欣然之余,口中訝異道:“少陽哥你猜得一點不錯,北山國先以小舟快船抵擋,果真是誘敵之策。只可惜中山國這邊的統領全未察覺,竟然上了如此大當!”
  柳少陽雙目凝視海上,忽而搖頭嘆道:“可惜可惜,計是好計,只是時候不對。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傷敵一肢,自損一臂!”
  莫雪茵聽得云里霧里,奇道:“少陽哥,什么時候不對?”
  柳少陽見她不明其理,說道:“自古水上如用火攻,都要倚借順風之勢,方能一舉成功。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如今中山國艦船南來,北山國水師在北。可眼下海面之上非但沒有北風,竟而還有習習微風,從南而來。如此時候縱火焚船,說不準還要身遭反噬!”
  莫雪茵聽了這話,定睛往海上去瞧。果然非但中山國的十余艘艦船盡皆起火,左右北山國的大小船只,也多被順風延燒。雙方兵卒一邊急撲火勢,一邊奮力搏殺。兩軍艨艟船只接舷攪斗,殺聲震天。雙方甲士兵卒揮刀挺矛,互相登船沖殺。便連舵手船工,也舞槳掄棍,扭打抵御。襯著海面之上濃煙滾滾,真是好一場混戰。
  中山國那邊船艦陣里瞧得情形不對,中央主艦令旗連番展動,一面遙令出戰船只轉舵回陣,一面催動整個海船數陣前馳接應。只見令旗翻轉揮指,前陣的數十艘船艦散成扇形,當先朝北直進。中山國的海船戰陣附在其后,隨之徐徐移動。
  此時被誘到北山國陣中的十余艘中山國樓船,已然有七八艘因火勢難抗,損破折毀,卷沉于波濤之中。只有四五艘勉強將火撲救,見了本方船艦號令,拼力調轉船頭退出陣來。
  北山國這邊只因風勢不順,也有大小十數艘船只燃起大火,一時難以撲滅。其余艦船見敵船退逃,紛紛劃出水陣來追。正與中山國接應的前陣船只迎上,雙方又是流矢巨石相攻,箭弩一通攢射,互折了許多勇士健卒。
  其時紅日近薄遠海,天色漸漸灰蒙。北山國這邊眼瞅敵船勢大,中山國陣里也見一時難勝,這才各自搖旗,向后緩緩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