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88 臨海觀陣


  兩人在名護城中街邊的食鋪里果腹一番,又買了些魚干飯團背在身上。這才準備出城尋個高地所在,一睹島外海上交戰之象。
  誰知道便只是這一頓飯的些許功夫,名護城內外就已添了不少軍兵把守,四處清查閑雜,封城鎖道。柳少陽與莫雪茵眼見四門不得出入,便尋到了城墻腳下,攀踩壁石越墻而過。
  兩人略施小技,出得城來,往南尋了一處西南臨海的高崗所在。琉球國孤懸海表,島上本就四季如暑,草木繁盛。柳、莫二人等到這土崗山頂,挑了株幾人合抱粗的高大喬木一躍而上,坐在了樹端枝椏之上。
  柳少陽與莫雪茵這般坐定,遠遠朝海上望去。但見煙波浩渺,海水蒼茫,大洋之上南邊的中山國艦船,大大小小竟約有數百艘之多。旌旗檣櫓,陣法井然,遙望如山,前后綿亙十余里,隨著海綿波濤,緩緩起伏。而泊在北邊的北山國船艦,相比之下遜色不少,十余丈長短的大船,估摸有十余艘上下。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而其余均是些舢板小艇,星羅四周。如此七零八散加雜起來,也有百艘之數。與中山國所列船陣,相隔數里對峙。
  莫雪茵坐在樹上欣然瞧了半晌,倏而眉頭微皺道:“少陽哥,想不到中山國來犯的艦隊聲勢如此,你說北山國這一戰能勝么?”
  柳少陽盯著漫洋而泊的檣櫓,沉吟凝思半晌,忽而喜色上臉,應聲笑道:“雪茵,我真想不到,在這海外中山國里,還有懂得中土兵法戰陣之人。第一時間更新只可惜將舟艦布成眼前這般陣法,看似攻守俱備,進退形如山岳,實則是卻是未得精髓!”
  莫雪茵聽了這話,心中迷惘不解,疑惑道:“少陽哥,你還懂行伍兵法么?這便給我說說看,倘若兩軍就此接戰,勝負之數如何?”
  柳少陽道:“這中山國的百余艘船艦,也不知是得了何人操練,排出的竟是孫臏十陣中的數陣。此陣用于海戰之時,講求‘毋疏鉅間’,相互聲援。舟船排列緊密,陣列得當,無論是攻是守,都令敵方無隙可乘。倘若此戰照這般發展下去,兩軍船艦一旦交戰,北山國的舟師只怕接不下幾陣,便要覆滅潰散!”
  莫雪茵聽得心中驚疑,奇道:“照你這么一說,北山國這邊是輸定的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那你方才為何要說,中山國的船陣看似頗具聲勢,卻是未得精髓?”
  柳少陽笑了笑道:“我說中山國眼下這套船陣未得精髓,是說它雖是進御得當,陣法嚴謹,應變卻未免不足。此時我心中已有破它之法,只不過還沒有十足的把握。再說不讓北山國這邊吃些苦頭,我便是告訴他們破敵之策,怕是人家也未必肯聽!”
  莫雪茵聽得似懂非懂,但瞧著柳少陽甚為篤定,心中已然信了幾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但瞧著海面兩邊戰船,往復游弋,卻又忍不住擔憂道:“少陽哥,你說得確有道理。但我瞧著兩軍開戰,便在頃刻。倘若北山國這邊今日便一敗涂地,咱們便這么看著不管么?”
  柳少陽淡然一笑,伸手指了指半空日頭道:“雪茵你多慮了,眼下瞧著時辰,已是初申時分。第一時間更新距著紅日西沉,不過還有兩個時辰。倘若我所料不差,今日之戰不過只是試探虛實。從這舟師數陣便可瞧出,中山國那邊兵鋒較之雖勝,卻顯是不愿行險。又豈能不明虛實之下,夜里揮軍大進。北山國這邊就更不必說了,以弱抗強只求保全。自是斷然不會圖窮匕見,殊死一決的!”
  莫雪茵聽柳少陽侃侃而談,不由一時怔然。倏而回過神來,連聲贊道:“少陽哥,原來我只知你擔當有識,想不到卻還這般精通運籌帷幄之術。中土幾千年征戰殺伐,大有名氣的策臣謀士繁若星辰,但我瞧著這些人,只怕多半都不及你!”
  柳少陽搖了搖頭苦笑道:“雪茵你這說的是哪里話,我不過讀了十余載的書史典籍,還盡是紙上談兵,哪里能與古往今來的成名之士并提而論。況且俗話說‘兵兇戰危’,他日我五行門想要興復大周基業,若是進展順遂,便免不了纛戈一揮,生靈涂炭。雖說家仇國恨,不共戴天。但我每每想到此節,心中均是難做決斷。”
  莫雪茵不意他竟而心念如此,正盤算著說些什么,好生寬慰一番,卻忽聽得海面之上,響鼓號角陣陣齊鳴。
  兩人聽得這番動靜,都放眼朝島外洋面望去。只見中山國海船陣里,旌旗搖擺,鼓號鳴響。船陣中央一艘十余丈的艨艟大船上令旗一展,排在陣前的數十艇船艦齊朝兩側而開,陣內涌出高大樓船十余艘,艦似林立,檣如云連,紛紛劈波斬浪,徑直朝北山國這邊舟師所排的陣勢沖來。
  只是片刻功夫,兩軍艨艟已相距不過一箭之地。雙方舟船上的甲士兵卒,紛紛躲在櫓盾之后,扯弓引弦,攢箭互射。更有投石器具擊發石彈,鬧得海上舟船傾斜震蕩,木石橫飛。鼓噪吶喊聲里,不斷有兩軍士卒倒斃舟中,連連雜有凄聲慘叫,順著海面遠遠蕩傳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