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81 雨夜橫尸


  便只是這一轉眼的功夫,上前圍攻的惡虎幫眾人里,已然有五六人分倒在了屋檐之下和庭院之中。趴在地上個個動也不動,顯然已是送了性命。
  那黑袍怪客被**柄刀劍斧鉞,輪轉繞在核心,竟也不取兵刃。只是身形閃轉騰挪,狀若鬼魅幽魂,游走于呼呼白刃之中。兩手并指為掌,不時揮動雙臂,只好似閑庭信步,舉手投足之間,隨意悠然。
  但柳少陽卻看得真切,這黑袍怪客的手掌每揮一下,四周就有一人隔空撲倒于地,就好似挨了無形氣刃一般。這些個惡虎幫的刀客大漢,平日里在江湖道上兇名遠揚。但與這黑袍怪客的交手之下,無不成了紙人木偶,任其擺布。
  如此瞬息過后,場中再無半點聲響。柳少陽眼見堂前階下,惡虎幫的大小頭目,剛才還活生生的十余名江湖好手,竟已是一個活口也無。再定睛去看這些倒斃之人的情狀,卻只見遠遠瞧去,每人都是渾身鮮血毫無,似乎只是臥在地上睡著了一般。
  柳少陽瞅到這時候,額頭背脊已不覺之間冷汗涔涔。心中凜然之下,暗地里忖道:“想不到這人的武功,已練就到了如此地步。竟能夠氣刃奪命,殺人無血。當真是匪夷所思,也不知和那崳山四劍里的南華子道長,比起來誰厲害些。”
  那黑袍怪客眼見場中再無一人,將那放著金錠銀票的匣子挑了起來,抄在手中。瞥了一眼橫七豎八的遍地尸身,卻并沒有離去之意。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只是佇立在堂前的石階之下,抬眼望天,負手而立,周身升騰起陣陣白霧。天際而下的滾滾雨水,剛落在他身上,便化作了股股水汽,四散開去。
  就這么寂然半晌,躲在暗處的柳少陽和莫雪茵心里雖是砰砰直跳,卻也禁不住暗自納罕。正是不明所以之際,忽聽得黑袍怪客陰森冷笑道:“活著的兩位朋友,你們以為就憑這點微末的本事,便能騙過老夫么?”
  他這話甫一出口,柳少陽和莫雪茵兩人均是心頭劇震。第一時間更新柳少陽臨危之下,心念急轉:“莫非這人已經看破我和莫姑娘的行藏了么?”
  他心下雖這么想,卻又隱隱覺得不對。再朝莫雪茵瞧去,只見少女一抿雙唇,臉色蒼白。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霍地秀眸間閃現果決之色,便要起身出去。柳少陽見她如此,忙伸手將她肩頭按住,搖頭示意靜觀其變。
  黑袍怪客見自己一番話說完,場中沒有動靜。眸間厲芒轉過,冷然哂笑道:“江湖上傳言九黎教,‘巫神三絕,庇佑南疆’。想不到教中之人如此不濟,面對敵手居然不敢接戰,竟要躺在地上來裝死人。好笑啊好笑!貴教的先祖蚩尤大神何等英雄,倘若知曉后世傳人如此不濟,也不知會作何感想!”
  他這回話音甫落,那倒在地上的兩名九黎教的中年人里,適才與惡虎幫商談的個頭較高之人,竟真的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先是冷冷望了一眼這黑袍怪客,又沖身旁那異服同伴沉聲道:“師弟起來吧,你我二人今日就算拼得身死,也不得墮了我九黎教的名聲!”
  另一人聽了這話,也緩緩長身而起,神色之間似有不甘,向那黑袍怪客恨聲道:“我們兄弟兩個今日遇見高人,算是認栽了!只是心中實在不明,閣下也未加細看,又是怎么瞧出我二人是詐死的?”
  黑袍怪客揮拂衣袖,長笑道:“老夫的‘罡風刃’聚氣成刀,能以至寒瞬凝經脈。故而折人頸骨,從不見血。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適才我見你二人倒下之后,半晌嘴角竟鮮血直滲,便知道是詐死了。不過你們九黎教的武學,倒也頗有玄奧之處。照理說便算是江湖上的一等高手,不備間挨了老夫這一手‘罡風刃’,也是斷無生還之理。你二人能接得下這猝然一招,難不成還真是‘九黎天授,神明護體’了。單憑這一點,比起惡虎幫的這些個宵小之輩,也算是不可并論了!”
  原來九黎教僻處南疆,教眾多為上古九黎族的后代。九黎族先祖蚩尤,相傳能呼風喚霧,神武一世,卻最終于涿鹿之野,死于玄門先祖黃帝之手。族人戰敗,輾轉南遷,繁衍生息,萬載至于今日。九黎教有此淵源,所傳奇學博雜高妙。教中之人所修習的內功心法,喚作“巫靈神功”。所謂“巫神顯圣,金戈不懼”。練到精深之時,渾身筋骨,堅如精鋼。相傳蚩尤有兄弟八十一人,皆為銅頭鐵額,刀斧不傷。這神功據故老之言,便是由那時演化而來。
  這兩名九黎教的中年漢子,所習的“巫靈神功”已是小有所成。方才在五六丈開外,遭了那黑袍怪客“罡風刃”所擊,只是重傷之下暈厥過去。待得片刻神智清醒,心知不是此人敵手。這才都咬破了下唇舌尖,想以裝死瞞過。沒想到弄巧成拙,反而露出馬腳。
  那九黎教領頭的漢子聽了這話,緩緩道:“閣下武功奇奧,見識高絕。在江湖之上,定然是前輩名宿。卻何以為了這區區嗜血毒蛛,便要大開殺戒。也不怕自墮了名頭,為天下英雄不齒么?”
  黑袍怪客道:“你二人又懂得什么!老夫雖習有神功絕學,卻還不敢妄稱無敵于天下。這些年思來想去,盤算了一門另辟蹊徑的武功。但若想要修煉,八成要著落在這毒物身上。你們九黎教縱橫嶺南,人稱‘巫’、‘蠱、’‘毒’三絕。如今白拿了你們的東西,便是結下了仇怨。明里來去老夫自然不怕,但倘若暗地里沖我使蠱下毒,那可當真是防不勝防。”
  他說到此處,忽而陰笑數聲,緩緩續聲道:“如此一來,老夫只好取了你等的性命,權作滅口。你二人這輩子不是老夫的敵手,若要報仇那便等到來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