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72 人去屋空


  紅日西沉,月懸中天。開封城城邊的一座三進獨院里,總鏢頭劉仲平早已差人將院子出資盤下,里外上下略一收整,便成了五行門眾人在中州的落腳之地。
  院子里的東廂房中,此時正是燈火通明,人影憧憧。里側的床榻之上,門主呂子通正在給昏厥未醒的柳少陽把脈度氣,眉宇之間神色凝重。莫雪茵靜坐一側,只是眉眼微垂,默然不語。
  一旁的水玄靈俏臉之上盡是愁容,一會兒瞅瞅柳少陽,一會兒又望向呂子通與莫雪茵,幾番欲言又止。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金玄策、劉仲平等五行門其余頭目杵在邊上,神色關切之下也是多有焦慮。
  過了半個時辰上下,呂子通雙目微闔,將手從柳少陽身上緩緩收回,沉聲道:“這病癆鬼的玄火真氣好生了得!老夫以本源真息,疏導陽兒體內的紊亂玄勁,但每每與那玄火真氣相抗,卻都不能將之消融。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如此這番往復激蕩,陽兒的百脈諸氣奔走,實乃斷鶴續鳧之舉!”
  他這話一說,眾人無不面面相覷。金玄策聽呂子通大有一籌莫展之意,忍不住出言問道:“義父,這玄火真氣既然如此厲害,那姓孫的賊道在江湖之上,豈不是無有敵手不成?”
  呂子通搖了搖頭,喟道:“玄策你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孫玄宗武功雖然厲害,卻哪里稱得上無有敵手!只是這武學一道,凡以自身修習真氣傷人,或要對手全無防備,或需己身修為壓過對手。否則非但無功,還有身遭反噬之虞。故而若非十拿九穩,貿然行此法門,無異于自履險途。那賊道便是吃準了自己修為高出陽兒太多,這才敢用如此招數!”
  水玄靈怔然半晌,倏而問道:“義父,這么說柳師弟的傷,便連您老人家也是無能為力了么?”
  呂子通嘆了口氣,皺眉道:“陽兒自幼修習玄功,雖是進境頗快,卻畢竟年少,修為尚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頃刻之間為那孫癆鬼透入這許多真氣,便好比紙缸盛水,木籠困獸,兇險無以復加!”
  他說到此時,瞅了一眼側旁的莫雪茵,續而言道:“本來我如若以自身修行的玄息,壓過這股陽剛之勁,雖說耗損修為,卻也未嘗不可。但他經脈此時已呈撕裂之象,若是強行運功,怕是頃刻間就要性命不保。”
  水玄靈秀眉緊蹙,微有遲疑下,沖莫雪茵道:“莫姑娘,適才你說能救我師弟性命,可是真的么?”
  她乍聽莫雪茵說能救柳少陽,著實欣喜了一番。第一時間更新但靜下來細想之下,自忖呂子通何等修為尚且施救不得,便暗自疑心起莫雪茵所以有此一說,不過是權宜脫身之策。如今再瞧她一副神不所屬之態,心中止不住更是將信將疑起來。
  莫雪茵聞言回過神來,臉色兀自古怪,口中訥然道:“柳公子是我的恩人,我……我保他活轉過來便是!”
  水玄靈聽莫雪茵說得支吾,心中疑慮難定,正欲出言再問。第一時間更新但也不知為何,呂子通的面色卻登時舒緩了開來,長身而起,拱手微揖道:“既然如此,我這侄兒的傷勢,便有勞姑娘了!姑娘的恩德,我五行門上下謹記于心!”
  接著沖水玄靈、金玄策等人吩咐道:“莫姑娘要替柳左使施法療傷,我等旁人不便相擾。第一時間更新眼下天色已晚,大家伙兒都回房休息去吧!”說罷推開屋門,當先緩步而出。
  屋中的五行門眾人聽了這話,三兩結群,片刻之間盡皆散去,只有水玄靈依舊坐在屋中,全無要走之意。
  “我在這里替你師弟治傷,水姑娘有什么不放心的么?”莫雪茵瞧她不走,柳眉輕挑,淡淡說道。
  水玄靈聽她語氣似有不悅,緊忙柔聲道:“莫姑娘不用管我,只管施針拿穴,依法救治,我在這里坐坐就走!”她心中記掛柳少陽安危,已篤定心思留在此間。第一時間更新又不知莫雪茵欲要如何施救,哪里肯先行離去。
  莫雪茵側過身去,伸手用發簪挑了挑榻旁的燭臺燈芯,眼神之間劃過異樣,驀地輕聲開口道:“水姑娘,既然你有所閑暇,我在這里給柳公子醫治,你便給我打個下手也成。方才進院子的時候,我瞧見庭前栽有幾株桑樹。你去撿鮮嫩的芽葉采摘一些,碾搗出其中汁液,用杯盞盛了取來吧!”
  水玄靈一心只想柳少陽早些活轉過來,聽了這話忙連聲應承下來,未及細想便緊忙跑到到屋外。也未顧得上尋個幫手,只身到了那幾株桑樹下,縱身輕落在枝椏之上。借著月光挑尋出鮮嫩桑葉,片片摘將下來,用衣襟兜住裹了。
  而后徑直到了伙房之中,以瓷碗為臼,折木為杵,將采下的桑葉搗將起來。第一時間更新這般忙了有半盞茶的功夫,忽聽得身后腳步連響,傳來了師哥金玄策的聲音:“水師妹,天色晚了不去歇息,在這里忙什么誒?”
  “金師哥不是也沒睡么?那莫姑娘要給師弟治傷,讓我把這桑葉碾出白汁來!”水玄靈聽出是他,旋即也不去瞧,隨口支應著。
  金玄策聞言走上幾步,略一思忖心中微覺奇怪,不禁納罕道:“師妹,柳師弟身上可是有刀劍的傷創么?”
  水玄靈不知他緣何有此一問,手中不歇間,搖了搖頭道:“柳師弟受的是臟腑內傷,周身沒有見血的刀劍傷的!”
  金玄策聽了這話,更是奇道:“這便怪了!我雖說只是粗通醫理,卻也知道這桑葉的白汁,加以敷涂,治的是披創出血的外傷。柳師弟既然身無血創,那莫姑娘要這新鮮桑葉的汁水來做什么?”
  水玄靈微然一怔,扭頭瞧了瞧金玄策,繼而不以為意道:“岐黃醫道,何其繁復博雜,這桑汁還有其他師哥不知之用,只怕也是有的。既是給柳師弟治傷,我便只管做了就是。”
  金玄策心知水玄靈平日里何等聰靈,不意此時關心則亂。念及此處,口中打趣道:“難得師妹做起事來也不問個由頭,依我瞧來這東西不像是給師弟治傷,八成倒像是那個莫雪茵適才見你賴在屋中不走,尋個事來消遣于你!”
  水玄靈本沒疑心此節,聽得金玄策這般說,忽覺得確有幾分道理。念頭轉處,驀地想起莫雪茵那三番五次的古怪神情,心中隱隱覺得不對,端著手中碗杵便往門外疾步走去。金玄策見她也不說話就往外去,只得搖搖頭苦笑跟上。兩人一前一后,徑奔莫柳二人待著的東廂房而去。
  金玄策走在后面,眼看水玄靈甫一推門,便楞在了門階邊上,雙腿直似釘在了地上再也不挪半步,捧在手中的瓷碗也落在地上,摔得碎裂開來。
  他瞅見水玄靈如此,情知定有變故,緊忙趕了幾步走上前去,倚在門外往里一瞧。但見燭影搖曳,照得內外敞亮,屋中空空如也,莫雪茵與柳少陽竟都已不知去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