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70 有法難醫


  伍天柯陡然間遇見呂子通這自己的半生宿敵,驚異之余,旋即心念轉過,暗自忖道:“是了,這呂老匹夫的五行門耳目眾多,定是也得了這訊息,想來尋訪江紫彥的下落。嘿嘿,他侄子先來了一步,被這姓孫的賊道弄得半死不活,他知曉了又豈能善罷甘休?如此一來,我倒只需隔岸觀火,伺機而動便是。”
  他與呂子通本就是仇怨未了,自無好話。聽了呂子通這般招呼,心中計較已定也不出言相應,只是冷哼一聲,拂袖罷手而立。
  這邊的孫玄宗方才欲置柳少陽于死地,此時覷見呂子通倏忽而至,不免心頭發虛,微拱了拱手,訕訕道:“呂門主說笑了,貧道只是與伍幫主有些瑣事,要在此了結一番!”
  還未待呂子通再說什么,一金色衣衫的少年驀地搶將出來,奔到身前飛鷹幫眾人之后,撲到水玄靈身前口中疾呼道:“師妹,你這是怎么了?柳師弟可是受傷了么?”
  這金衣少年乃是水玄靈與柳少陽的大師哥,精金旗掌旗使金玄策。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適才呂子通帶著五行門眾人乍到此處,水玄靈與柳少陽又是癱坐在飛鷹幫數十條漢子之后,五行門中的幾人一時均未瞧見。第一時間更新此時聽得金玄策口中發喊,這才齊往這邊望來。
  原來呂子通自打送走了柳少陽與水玄靈等人,自忖五行門此來中州開門立戶干系頗大,心中慎思之下便放卻手中俗務,帶著金玄策和幾個徒屬,親往開封而來。這一日眼見到了地頭路過此鎮,隱隱聽得有陰戾長嘯之音。
  呂子通玄功深湛耳力極佳,余音間聽出是塞北陰山派的“陰山鬼嘯”,他詫異之下便帶著門人沖著傳音之處而來,略一尋索便無巧不巧到了此間。他只是乍至此地還不明個中緣由,見了伍天柯與孫玄宗便已備感納罕。卻沒曾想水玄靈與柳少陽也在此地,況且雙雙委頓于地似有異樣。
  他而今年已五旬,結發妻子亡故之后并無再娶,膝下并無子嗣,柳少陽與水玄靈一個侄兒一個義女,多年來在他眼中便如己出一般。第一時間更新此時心中關切之下,當即帶著眾人搶上前去,欲要一看究竟。
  邊上的伍天柯瞅著這番情形,又睥了眼一旁的孫玄宗,心中暗暗冷笑,立在一側好整以暇。祁伯飛與霍天魁并著其余飛鷹幫大小頭目,也都面色玩味,似是欲瞧好一場熱鬧。
  水玄靈方才眼瞧自己“害死”了柳少陽,心頭劇震之下竟神識皆閉,此時目光潰散游離,似是魂不所屬,金玄策等人在旁喚了數聲,卻依舊是一副怔然出神之狀。呂子通見柳少陽雙目緊閉,似是昏死過去,一時間心急若焚,忙伸手住柳少陽腕脈。探察之下,頓覺柳少陽體內,一股霸道的陽剛真氣四處亂竄,業已侵入奇經八脈,百骸之間,實是兇險至極。
  他半生履身江湖,見識頗廣,識出這股如火真氣,乃是玄門正宗的心法內息所化,唯有以至陰至大的同源陰寒勁息,從周身多處要穴一起注人,徐徐方能除去。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但這般情狀,真稱得上有法難醫。急切之間,從何處去尋這有同源陰寒內功之人,饒是呂子通素來見多識廣,一時也是眉關緊鎖,心亂如麻間一籌莫展。
  金玄策見水玄靈神思混沌,度起玄息內力,從她后頂、百會兩穴注入。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這般半晌之下,水玄靈方才眸光復彩,回過心神。
  她神智初復,瞧見呂子通等人心中驚喜,沖口而出道:“義父,師哥,你們怎么來啦?”繼而悲從心來,伸出素手指著孫玄宗,泫然顫聲道:“柳師弟,柳師弟……讓這姓孫的賊道給使詐害死了!”
  呂子通驚疑之下,擰身沖孫玄宗肅聲道:“孫掌門,我這義女說的可是真的么?我五行門與你龍虎派雖稱不上素來交好,但好歹也是同為玄門正宗,孫掌門緣何沖我這侄兒下這番毒手!”
  “呂門主多有不知,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你這侄兒傷得這般模樣,若要究其緣由,卻也難算到貧道身上。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倒是要問問你這義女,與令賢侄這般傷勢是否脫得干系!”孫玄宗神色從容緩然,淡淡地說。
  他聽得呂子通出言而問,心下盤算眼下自己勢單力孤,既已與伍天柯撕破臉皮,便決不可再樹呂子通這一勁敵。故而對傷人之事矢口否認,存下心思推賴到底。
  水玄靈聽孫玄宗毫不認賬,氣惱之下口中怒道:“若不是你存心要害柳師弟性命,我又怎會上你的鬼當!”
  呂子通不知所以,皺了皺眉道:“靈兒,你且把事情說得清楚些,這前后究竟是怎么回事?”
  “這,這……”水玄靈急切之下,俏臉為孫玄宗氣得通紅,她惱恨自己不察之下,害得柳少陽命至垂危,一時又悔又愧,訥然不知從何說起。
  旁邊的莫雪茵自呂子通等人來了之后,一直未曾言語。此時知道了呂子通等人的身份,又見水玄靈將事情前后說不清楚,忍不住從旁開口道:“這位前輩,您是柳公子的叔父么?此事前后經過,我倒還知曉得清楚!”
  呂子通早已瞧見莫雪茵立在水、柳二人旁側,他于莫雪茵從未見過,只是適才未顧得上出言相問。此時聽她主動開口,旋即朗聲道:“少陽正是我侄兒,這位姑娘瞧來也是江湖中人,不知如何稱呼?”
  莫雪茵脆聲應道:“晚生莫雪茵見過前輩,我和柳公子前幾日遇見,蒙得他仗義相救,如今算是朋友。”
  “原來是莫姑娘,那我這侄兒何以重傷至此,還望莫姑娘見告。”呂子通聽她自承來歷,續而問道。
  莫雪茵頓了頓,當下將飛鷹幫眾人與孫玄宗如何欲脅自己逼問江紫彥的下落,柳少陽為了相救自己,又是如何為孫玄宗真氣入體所傷,前前后后簡略說了。
  呂子通想不到孫玄宗與伍天柯的這場糾紛,竟與探尋昔年不知所蹤的南武林盟主江紫彥有關,大出心中所料。待知曉柳少陽是如何受傷之時,直聽得由驚轉怒,轉而沖孫玄宗寒聲道:“孫掌門,莫姑娘的這番前后說述,說得可不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