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63 佳人為質


  孫玄宗趁著這當功夫,已暗中瞧好了退路。當即左手扣住莫雪茵手腕脈門,低聲道了句:“小姑娘,你最好老老實實隨老夫走,也可少吃些苦頭!”說罷朝莫雪茵臉上望去,卻見少女神色淡然,全無驚懼之態。
  孫玄宗瞧了莫雪茵這般神色,心中雖隱隱微覺哪里不對,但他此時意欲脫身,唯恐遲則生變,也不多想,沖四周眾人冷然朗聲道:“江湖上的諸位朋友!這小姑娘既然為我孫某所擒,老夫的事若不問個明白,斷無拱手相讓之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我瞧大家伙兒也不用來搶了,免得動手傷了和氣!”
  說罷猛然呼喝一聲,左手中抓著莫雪茵,身子倏然拔地而起。右掌在身后墻壁上一拍,便掠道疾風,直沖對面墻頭飛去。
  他人躍在半空,便聽得下面眾人喝叫連連,瞬間已有三人騰身而起。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前面是柳少陽挺劍直刺,身側后背乃是祁伯飛與霍天魁,各自出掌發拳,直朝自己攻來。
  柳少陽眼瞅著孫玄宗扣住莫雪茵脈門,便已知他想挾人而走。他方才與孫玄宗運力鼓勁,硬碰一掌,非但右臂劇痛難當,體內也是赤勁翻江倒海,大生異相。便只是這一招之下,柳少陽已然深知,以自己如今的玄功修為,與這位龍虎派掌門實在相差遠甚。第一時間更新
  他平日里遇事相慮再三,大有分寸。但眼見孫玄宗脅著莫雪茵騰身而走,心中卻也不思量,竟頓足飛身,左手青鋼劍嗆啷出鞘。一招“九轉揚清劍”九式中的“劍軌凝光”,直朝孫玄宗左肩“缺盆穴”刺去。
  此時孫玄宗人在半空,手中還提著一人,身前有柳少陽青鋒凝光,迎面而來;腹側有祁伯飛掌影裹挾勁風,眨眼及身;背后霍天魁更是拳如鐵錘舞動,巨石橫飛,還未著體已是寒氣森森。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這三人均是江湖武林中的好手,此時以弱擊強,意欲從孫玄宗手上留人,出手更是各逞所學,不留半分余地。
  柳少陽平日里使劍多用右手,此時右臂為孫玄宗一招“赤龍炎天掌”擊得兀自酸痛難當,用劍難免有礙,情急之下只得以左手運劍。但這一招“劍軌凝光”此時使來,卻也是寒光乍起,鳴如龍吟,與平日里右手使出之時不遑多讓。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此時場中千鈞一發,眼見柳少陽這一劍堪堪刺到,祁霍兩人的一掌一拳,也是呼嘯而至。孫玄宗眸里瞧得真切,霍地鼓氣嘶吼一聲,身子在半空里竟頓住了前沖之勢,猛然間便凝如山岳。
  右手迅如電般橫掠,同時間右腿如風,側掃而出。柳少陽瞧孫玄宗右手倏動,還未及轉念,便只覺得左手虎口挫得霍痛,長劍忽滯,再也朝前送不動絲毫。手中的那柄青鋒,竟在電光火石之間,被孫玄宗以右手觸著劍身,捏在了手中!
  那邊的祁伯飛從側面縱起出掌,眼看自己一手摧山倒樹般的掌力,便要在孫玄宗身上拍實。他心中正是暗喜,忽見眼簾下方余光處,一道灰影朝自己腰間橫掃而來。
  他此時掌勢已然全力而發,急切間變招談何容易。孫玄宗這一腿又是迅猛奇詭,隱隱封住了祁伯飛身形所能相避之處。
  便是這般,祁伯飛眼瞅著這一掌離著孫玄宗身上的灰布道袍,只是余有半寸。自己卻已被孫玄宗后發先至,一腿踢中了腰腹。他挨了這一下,只覺得眼前驀地金星亂冒,腹肋之間劇痛涌上,疼楚難當。第一時間更新身子不由自主,倒摔出一丈有余,跌坐在了地上。
  便就在此時,但見孫玄宗身形忽震。那白澤尊者霍天魁大開大闔,剛猛罕匹的一拳,“嘭!”的一聲,已然砸在了孫玄宗的背脊之上。
  場中四周的飛鷹幫眾人,眼看祁伯飛身子摔出,萎頓于地,本都失聲驚呼。但眨眼見霍天魁這拳氣勢生猛,結結實實地打在了孫玄宗的背心之上,盡都連價叫起好來。第一時間更新
  霍天魁這番一招中的,暗忖自己這一拳有破鋼碎石之勁,孫玄宗這下挨了個結實,身子骨便是鐵打銅鑄,內臟肺腑只怕也已被悉數震碎。
  但他還不及心中歡喜,猛覺得拳上有赤流涌入,一股火辣之感直透全身。驚詫之下忙將鏈錘也似的拳頭收回,翻身朝后躍出,落地時胸口血氣翻涌,蹬蹬連退兩步方才穩住身形。
  原來這股赤流,乃是龍虎派玄門內功煉化而成的玄火真氣。至炎至赤,最是霸道,沖入他人體內,難去難消,大是兇險。孫玄宗修習玄功多年,這玄火真氣挪運起來,早已隨心所欲。方才柳少陽與他對掌之時,便被他以掌力催逼真氣入體,著了此道。
  他見霍天魁沖后心的這一拳來勢兇猛,自己以一敵三,又是手中制著一人。若要閃身而避,難免顧此失彼。當即也不相讓,罡息護體,將玄火真氣運集背脊,使出卸力的法訣,硬接下了這排山倒海般的拳勢。
  這一來孫玄宗固然拼著肺腑小有損傷,但那玄火真氣卻也逆著這一拳的來勢,徑竄進了霍天魁的體內。
  孫玄宗只在呼吸之間,連挫兩派三大高手,端的是盡展全力。他手中制著莫雪茵,竟還能在半空頓住身形,全靠屏著一股幾十年修為的玄功息勁。此時他連出數招,又硬挨了霍天魁的拳勁,玄息外泄,身形便從半空之中落下。
  柳少陽一劍無功,趁著這轉瞬的功夫,連催陽剛之勁,卻非但將那三尺長劍奪不回分毫,反被孫玄宗強力所引,大有脫手之勢。
  孫玄宗一派掌門,內功修為強出柳少陽數倍。此時見柳少陽幾番運勁,意欲奪回配劍,那捏著劍身的右手運勁,便已然堅逾精鋼,口中哂笑道:“柳左使,你這把長劍拿著忒也礙手,便借給老夫一用吧!”
  他方才中了霍天魁一拳氣血微滯,這說話的功夫已將玄勁幾轉,脈息復暢。正欲將那柄連著兩人的青鋼劍一舉奪下,卻忽聽那捏在手里的長劍嗡嗡作響,倏地變得滑不溜手。他自己息勁甫順,一時不察之間,竟被那端的柳少陽奪了回去。
  柳少陽所修習的“五行乾坤功”,以陰陽二氣為根基,相生相匯,流轉不息。他適才連運陽勁抽劍不回,驀地改用陰柔息勁,趁著孫玄宗不備把佩劍搶回。
  孫玄宗方才出言奚落,便吃了這等暗虧。心中惱怒之下,左手依舊扣著莫雪茵不放,右手青氣急迸,霍地屈指成爪,劃著一道暗光直向柳少陽左腕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