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62 去而復返


  酒肆之中食客不少,本來喝酒高談之聲嘈雜紛亂。倏然間來了這許多神色不善之人,眾人不由得一時寂然,紛紛瞧去。
  那店伴一愣之下,趕忙迎上賠笑道:“諸位大爺光臨小店,不知想用些什么?小的這就去招呼!”
  霍天魁瞇起一雙怪眼,嘻嘻笑道:“我們幾個來你這店里,也不為喝酒吃肉,而是來尋一個穿水藍色兒衣衫的娘兒們!”
  那店伴聞言面上一奇,“咦!”得一聲,自言自語道:“奇哉怪也,怎么又有人來找那姑娘……”
  他這話才|出口,未等這邊霍天魁說話,一旁的祁伯飛臉色陡沉,厲聲道:“你是說方才還有人找那姑娘么?”
  店伙計聽他這一聲陡喝,嚇得臉色煞白,顫聲道:“方才……方才有兩個人,也打聽過那姑娘……”
  那白澤尊者霍天魁素來性子火爆,聽了這話出手如電,一把揪起那店伴的衣襟,急聲問道:“那兩個人可是把那姑娘帶走了?眼下哪里去了?”
  此時眾酒客眼瞅著情形不對,已有不少結算了錢資便往店外而去。第一時間更新那店小二被霍天魁這么一抓,勒得喉頭幾乎上不得氣來,手臂亂舞,口中惶急間嚷道:“那姑娘……還沒和他們走,就是……那兩個人!”
  祁伯飛眉頭微皺,沉聲道:“霍胖子,你抓這伙計做什么,放了手讓他把話說清楚!”霍天魁哼聲松手,那店伴頓時如蒙大赦,猛地咳嗽兩聲,忙邊伸手沖柳少陽二人所坐的桌子指去,邊口中急道:“幾位爺,就是那兩個……”
  飛鷹幫眾人沖他所指之處望去,只見那桌子上杯盤碗箸俱為齊全,桌邊卻是半個人影也無。那店伙計見柳少陽與水玄靈兩人轉眼不見,大為詫異,撓腮疑道:“那兩個人呢?方才還在那里的!”
  霍天魁豁然怒道:“你這伙計怎生胡說一氣,可是活得不耐煩了么?”說著掄起醋缽大的拳頭作勢欲打,側旁的祁伯飛伸手一攔,肅聲道:“霍兄,咱們快上去瞧瞧,別讓那小娘皮跑了!”
  原來柳少陽見飛鷹幫眾人一擁而入,心知躲將不過。已趁著霍天魁等人與那店伙計說話之際,暗中招呼著水玄靈,快步上了酒肆的二樓。
  柳少陽幾步搶到樓上,四下里環顧相望,只見有一藍衫女子倚欄獨酌,正是莫雪茵,一眼瞧去,淡漠的容顏間盡是悵然之態。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柳少陽瞧她這番神情,只覺得莫名間心頭微慟,足下緊趕幾步喚道:“莫姑娘,對頭跟來了,咱們得趕緊走!”
  莫雪茵雙眸本是瞧著窗外出神,乍然間聽柳少陽喚她,扭過頭來,臉上滿是驚異之色,起身詫道:“柳公子,你……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柳少陽道:“飛鷹幫的硬手已經在樓下啦,此間情形緊迫,出去了再說不遲!”說罷出掌推開窗棱,沖身后水玄靈道:“師姐,你快帶莫姑娘跳出去!”
  水玄靈輕哼一聲并不上前,顯是與莫雪茵隙嫌并未盡消。此時樓下吵吵嚷嚷,樓梯口已傳來作響的腳步之聲。柳少陽心知此時不走再難脫身,當即不及多想,伸左臂將莫雪茵腰肢攬過,在眾酒客的驚呼聲里,飛身從推開的窗子中一躍而下。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柳少陽這一番兔起鶻落,攜著一人眨眼間人已在半空。那窗戶之外乃是酒肆后面的背街小巷,柳少陽正思忖該往何處而走才能甩開強敵,誰知雙足甫落于地,只覺得背后一陣灼流勁風陡生,直朝自己后心襲來。
  這一下變起突兀,柳少陽心知不妙,連忙運勁扭身。只見一人出掌裹風挾赤,掌影已到近前。他情急之下不及思量,只得左臂護著莫雪茵,揮出右掌與那人掌勢相迎。
  電光火石之間,柳少陽沉喝一聲,與那人雙掌“砰!”地擊在一處。霎時之間,便只覺得右臂疾痛欲折,胸口氣血猛窒,一股赤流在體中四處翻竄。左手不由松了莫雪茵衣袖,悶哼一聲連退數步。
  那出掌之人與柳少陽對了這一掌,身形只是微微一晃。旋即騰身而上,出手按在莫雪茵肩頭將她制住。
  此時水玄靈也已從樓上躍下,一眼便瞧見柳少陽面色血紅,身形搖晃。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震驚之下忙幾步趕上將他身子扶住,急聲關切道:“師弟,你怎么了?”
  柳少陽勉強站定,低聲道了句:“玄靈姐,我不礙事的!”說罷打眼朝那偷襲之人望去,卻見那人不是別人,竟是不久前才為凌無慮逼走的龍虎派掌門人孫玄宗。柳少陽眼見莫雪茵此刻為人所擒,與自己相望之下卻并無驚惶焦急之色,如雪的雙腮間竟還隱隱透著幾縷緋紅,面上冷意盡退,有著說不出的清麗秀雅。
  那孫玄宗瞧柳少陽朝自己這邊看來,口中徐徐道:“久聞柳左使少年英雄,果然名不虛傳。倉促之間,竟還能接得下老夫的一招‘赤龍炎天掌’!”
  這邊不待柳少陽開口,水玄靈已然忍不住怒道:“孫道長,枉你也是玄門正宗里一派掌門,竟使這背后偷襲的勾當,當真無恥之尤!”
  孫玄宗聽了面上不見喜怒,冷然道:“那又如何,這姑娘身上擔著我那師弟江紫彥的下落,老夫是非要知道不可。縱是下三濫的勾當,我孫某眼下情勢所迫,說不得也只有做了!”
  水玄靈聽他如此自承,一時倒也無話可說。這時飛鷹幫的眾人已從四面圍將上來,場中三方寂然對峙,一時間劍拔弩張。那霍祁兩人見莫雪茵已為孫玄宗所擒,均是心中不忿。
  霍天魁眼見孫玄宗去而復返已將人拿住,自己一干人等轉眼一場空忙,怒得幾欲開口喝罵。但眼瞅著孫玄宗此時面上不善,神色陰戾,話在嘴邊轉得幾轉,終究咽了回去。
  祁伯飛臉色陰晴不定,忽地抱拳朗然道:“孫掌門,咱們可是事前說好的,你龍虎派與我飛鷹幫一同擒了這姑娘,尋得江紫彥下落之后,一道前往各取所需。如今此事還未有眉目,孫掌門又是一派宗師,在江湖上何等身份,想必不會變卦吧?”
  他心知此時莫雪茵在孫玄宗手上,己方人手雖多卻是情形不利。當即出語試探,一面所為出言擠兌,一面也欲拖延時間。孫玄宗聽了這話,冷哼一聲不置可否,只是暗泛一雙鷹隼銳眸,朝著四遭覷瞧。
  這邊的柳少陽方才與孫玄宗急切之間,硬碰硬對拼一掌,只覺得肺腑赤灼大痛。趁著這些許功夫,已運轉玄功內勁,勉強將體內亂竄的那股熱流抑住,痛楚之感漸漸消退。
  他眼瞅著孫玄宗這般神情,心下暗驚道:“這孫老兒非但武功高絕,又是心狠手懶。雖是挾著莫姑娘,但若要離開此地而去,只怕眼下在場之人雖多,卻無人能阻攔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