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61 強敵猝至


  柳少陽自打莫雪茵走了這些許功夫,暗自一直放心不下。若非礙著水玄靈與自己賭氣,只怕早已忍不住跟了過去。
  如今聽水玄靈不再慪氣,還愿意與他同去,霍地喜從心來,忙急聲道:“這事不宜遲,玄靈姐,咱們這便走吧!”
  水玄靈一雙星眸凝視著柳少陽,見他轉瞬間憂慮盡去,已然滿面歡喜之色,幽嘆一聲道:“這才幾天的功夫,那莫姑娘便惹得你如此掛心了。只怕方才若不是我還待在這里,她抬腿方走,你便早已追上去啦!”
  柳少陽聞言一愣,訥然道:“師姐,哪里會……”他二十載年華里,欺言謊語雖也權宜間說過,但從不曾與心中至親之人作偽。此時明知如若不加否認,水玄靈定然多少傷心,但話脫口而出后,卻怎么也說不下去。
  一時間心中紛亂,暗嘆道:“玄靈姐說得怕是一點不錯,雖說那莫姑娘與我這幾日,多是那番冷然之態,連話也說得不多。可卻不知為何,她這般而去,我心里竟沒來由的如此掛懷。”
  水玄靈眼見柳少陽這般神情,暗喟自己一語言中,心頭不覺一片迷茫,半晌方澀聲道:“我和你這番同去尋她,你只需應我一事。一會兒見了莫姑娘,若是要送她一程,我得陪你一道前去。”
  柳少陽笑道:“師姐愿意和我一起送莫姑娘脫險,那是多了臂助之事,當然再好不過!”
  水玄靈面色一緩,淡然道:“師弟,咱們這便走吧!”朝著莫雪茵方才離去的方向,抽身翩然疾去。柳少陽瞧了微嘆一聲,旋即施展輕身之術,緊跟而上。
  兩人往東而去,沿著莫雪茵所走的小道,穿過數片田埂蒼林,奔出數里之遙。柳少陽沿途問過耕作的農夫,有人瞧見過莫雪茵,只說一路朝東去了。水玄靈一直默然不語,只是埋頭趕路。柳少陽瞧她心事索懷,幾度話到嘴邊,也都咽了回去。
  眼瞅著鄉野盡處,沿路來到一座熙攘集鎮。此時正值春夏之交,日頭陽盛,天色甫到申時,往來行人絡繹不絕。
  兩人四處打探莫雪茵的行蹤,不覺間轉過幾道街巷。柳少陽正欲再找人相詢,忽地一陣酒香四溢而來。柳少陽眼見是酒香源處,是間二層的街坊酒肆。心頭不由一動,凝神朝水玄靈瞅去。
  只見少女眼圈微紅,容顏清癯,恰也正想自己望來。兩人四目相對,水玄靈雙頰微紅,別過頭去。
  柳少陽見她這般神情,心中驀然間好生愧疚,暗忖:“師姐這些日子,可是愈發清減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她聽聞我的訊息,便急著趕來相尋,今日怕是連飯食也不曾用過。”
  他念頭及此,沖水玄靈歉然道:“師姐,時候過了這許久,你可餓了么?”水玄靈也不瞧他,哼聲道:“不餓,我可不敢耽擱柳大公子去找你的莫姑娘!”
  柳少陽知道她和自己賭氣,有意逗她開心,旋即換上一副欣然之色,咧嘴笑道:“玄靈姐,你是那天上的菩薩仙女,不食人間煙火。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小弟我一介凡夫俗子,肚子可是餓得緊啦,咱們先去把飯吃了!”
  言罷不由分說,笑著拉過水玄靈,幾步進了那街邊的酒肆坐下。店伙計見來了客人,忙趕來招呼。柳少陽合著水玄靈的口味,點了幾色小菜,那伙計吆喝著忙過,便只一盞茶的功夫,幾樣菜品便已然上齊。
  柳少陽眼看著飯菜上齊,隨口問那伙計道:“小二哥,你方才在這店中忙活,可曾瞧見過一個穿著水藍衣衫,容顏冷清的貌美姑娘,打這街邊走過?”
  店小二聽了這話,沉吟道:“水藍衣衫,容顏冷清……”忽地疑聲道:“可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脖頸上還系著條黑巾的姑娘?”
  柳少陽喜道:“不錯,就是這姑娘!她往哪里去了?”那店小二咋舌道:“那姑娘長得好生漂亮,只是一雙眸子全無暖意,瞧著冷得嚇人。第一時間更新隨身還帶著柄長劍,一看便是不好惹的主!”
  那店伴說到此處伸手朝上一指,壓低聲音道:“呶!那姑娘方才來小店用飯,小的把她往這邊位子上請,誰知她徑直便到了樓上去坐。此刻也就一會兒工夫,還沒見那姑娘下來呢!”
  柳少陽一路尋來,本估摸著還要耗上些許功夫,全想不到竟這般湊巧。當即出言謝過那店伴,沖水玄靈道:“師姐,看來莫姑娘就在上面,一會兒她吃完了飯,想必就會下來。”
  水玄靈手中筷箸不停,忽地玩味道:“瞧你剛才那高興勁,你要是急著見那冷美人,自個兒便上去吧!”
  柳少陽知她怨氣未消,故意這般相說,只是心中苦笑,并不言語。水玄靈見柳少陽不接話茬,輕嘆一聲,也便沒再說什么。
  兩人把飯菜吃了沒幾口,忽聽得一陣粗渾的聲音從店門口傳到左近,“刀疤魯,那小娘皮就在處,你可沒瞧錯么?”
  柳少陽乍聞此聲心中一凜,已聽出是那白澤尊者霍天魁的聲音。忙沖水玄靈使個眼色,水玄靈只一愣間也明白過來,二人旋即身子微側,避過了店門口的方向。
  霍天魁此言方畢,一個尖銳之聲隨即響起:“霍尊者,小的和幾個兄弟奉命跟著那丫頭片子,一路遠遠躡在她身后。眼瞅著那小娘們獨自一人,上了這酒肆的二樓,便急著去和您老人家稟報,那是絕不會有錯的!”
  “霍胖子,那女娃子先前本事好生了得,幫主又估摸著馬上便到。我瞧咱二人還是和兄弟們守定在此間外面,不要貿然上去拿人,免得生了什么差池!”這聲音句句陰沉古怪,乃是那玄冥尊者祁伯飛所說。
  柳少陽聽到此時,不由得暗暗叫苦,思忖道:“便只是這兩個勞什子尊者和一干蝦兵蟹將,我和師姐便已無把握護著莫姑娘脫險。要是伍天柯那煞星再轉眼就至,便斷然是一敗涂地之局了!”
  他心里正是盤算,已聽那霍天魁嚷嚷道:“祁猴兒,你這膽子未免也太小了!那小娘們若是沒中鬼王的‘五步**倒’,我霍某還真是怵她。但如今她著了咱們的道,這會兒半點功力也無。便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呆子,也能與她對搏幾招,這倒還有什么好怕的!”
  話音未落,柳少陽只聽得腳步咚咚聲響處,霍天魁已領著那飛鷹幫里的一眾人等,邁著大步進了酒肆的店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