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60 隱有所憂


  水玄靈見凌無慮和衛旭一走,此地除卻自己之外,只剩下柳少陽和那穿著水藍衣衫的莫雪茵兩人。
  她從未見過莫雪茵,心下暗自忖道:“我才幾日不在,師弟便認識了這般清麗漂亮的小姑娘。她方才甫見我面便有不悅,聽了凌前輩幾句話,又是一副悵然若失之態,莫不心里是喜歡師弟么?”
  她想到此節心中一緊,旋即問柳少陽道:“柳師弟,這么個標致的美人,我從前可是沒見過誒,是你新認識的么?”
  柳少陽目送凌無慮與衛旭走遠,兀自心意難平。聽她相問,出口應道:“這位是莫姑娘,是我和衛兄弟前兩日湊巧認識的。”說著走過幾步,將莫雪茵引介給水玄靈認識。
  水玄靈一直傾心柳少陽,此次柳少陽北上開封府之前,她已向義父呂子通相稟心意。呂子通本就覺得柳少陽與水玄靈男才女貌,又是彼此相熟,倒也登對,便特意著她與柳少陽一同前來。
  她本忖著瞅個時機,便與柳少陽表明心跡。但水玄靈雖是爽朗,終究是女孩家,一直也未能言在明處。
  但她一直心系此事,此時乍見了莫雪茵,難免心中有恙。她本就是率真性情,念頭轉處,率先出言道:“莫家妹子,你好啊!我是柳少陽的師姐水玄靈,與他是青梅竹馬之交。第一時間更新你若與少陽只是朋友而已,那便叫我玄靈姐好了!”
  她這般而言,乃是有意表明自己與柳少陽關系非常。這“青梅竹馬”四個字才說出口,心中已是砰砰直跳,忍不住朝柳少陽臉上瞧去。
  柳少陽雖也心中水玄靈于自己有意,卻也沒想到她竟會陡然間有這般一說。聽在耳里不由一愣,雖是覺得這話微有不妥,卻也不知如何開口。
  莫雪茵卻始終神色淡漠,不冷不熱道:“你和柳公子既是從小的朋友,我叫你一聲玄靈姐,卻也沒什么。”
  水玄靈本盤算著如若莫雪茵面色有異,那定然是心中喜歡柳少陽,自己便應早做計較。倘若還出言不善,自己也絕不示弱。但此時見她只是這般冷顏冷語,面上不見喜怒,不由得好生沒趣,俏臉微沉。
  柳少陽眼見氣氛尷尬,忙沖水玄靈低聲道:“師姐,莫姑娘這幾天遭了些變故,想是心緒不佳。第一時間更新你多擔待她些,別那般和她說話。”
  水玄靈微有嗔怒道:“師弟你就會做好人,與這冷冰冰的小姑娘認識才沒兩天,便這般替人家說話啦!”
  柳少陽知道水玄靈心有不滿,暗自一陣苦笑,正想再解釋幾句。卻見莫雪茵立在一旁,一雙冷眸在自己和水玄靈面上轉得幾轉,倏然開口道:“柳公子,這幾日多蒙你百般相助,雪茵萬分謝過。我這就要回東海去了,咱們便就此別過吧!”她此時雙眸斜瞅著天際,這幾句話平平說來,竟是暖意全無。
  柳少陽驀地聽她出言要走,心中頓起不愿之念,脫口道:“莫姑娘你的內息功力都恢復了么?飛鷹幫的那些人可不比凌老前輩那般好說話,要是叫他們尋著你那可大為不妙。我看你還是和我們一道,而后去留何處,再作商量吧!”
  水玄靈此時與柳少陽呆在一處,不知為何,早已盼了莫雪茵快些離去的好。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但見莫雪茵一說要走,柳少陽便出言挽留,心中只覺得莫名有氣,哼聲別過臉去。
  莫雪茵聽柳少陽這般說,臉上神色微異,又復淡然之態。抿了抿嘴唇,徐徐道:“柳公子,雪茵南歸,路途遙遠,你瞧著是不便同我去的。第一時間更新咱們也算認識一場,我這便別過,不必相送了!”
  一語言過,也不待柳少陽再說什么。當即便拂衣轉身,也不進那開封府城,獨自踽然朝東而去。
  柳少陽見她說走便走,一時間只覺悵然。想再出言卻不知怎生相說,莫雪茵也已然去得遠了。
  水玄靈瞧在眼中,哼了一聲,微慍道:“這冷美人一走,你便丟了魂似的,那為何不追上去一起走誒?”
  此時柳少陽心中思量未定,一時莫不作聲。第一時間更新水玄靈見他如此更是有氣,顫聲道:“這么說她當真是你的意中人了?……你便站在這里發愣好了,我才懶得理你!”說罷跺腳擰身要走。
  柳少陽驀地聽水玄靈要走,回過神來幾步趕將上去,急聲道:“師姐,那莫姑娘身上擔著莊隱秘,飛鷹幫的人怎么都要尋她不可。第一時間更新你不知這其間的來龍去脈,當真是誤會了!”
  水玄靈聞言頓足而立,柳眉微揚,秋眸之間似有淚光,哽聲道:“好啊,你倒把這其中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來讓我聽聽!”
  柳少陽眼瞅著水玄靈這般神情,心中微慟。輕嘆一聲,便從自己和衛旭在歸德城外,遇見飛鷹幫一伙人講起。直說到凌無慮如何逼走了孫玄宗,自己又如何與凌無慮立約相較。其間自己和莫雪茵共處一室,只是一語帶過。自己如何不由自主間,解下了莫雪茵頸間紗巾之事,更是只字未提。
  水玄靈本是心中有氣,漸漸聽得驚奇,待到柳少陽說完,不由訕訕道:“想不到那莫姑娘武功這般厲害,卻不察間遭了暗算。飛鷹幫和龍虎派這回聯起手來,竟用了下毒的伎倆。這么說我方才那般想到了別處,倒是真的有些不妥了。”她說到此時,想起自己方才前后幾句話來,不覺間已是滿面紅暈。
  柳少陽暗有所憂,接口緩緩道:“他們想找江大俠,是想索那幾般奇寶的下落。咱們雖無貪取之心,卻也不可沒有防人之心。那伍天柯滿腹心思,都只想著尋門主報那昔年落敗而走之仇。我疑心他的心思,未必全在那傳言中的‘太乙登仙錄’之上。他本就是陰山鬼王的弟子,要是再讓他練成了龍虎一脈的絕學‘九宮泰玄術’,再找到咱們五行門來,那可就遭了!”
  “莫姑娘此時一身武功,半點也施展不出。我想那伍天柯何等精明,此事飛鷹幫大耗人力周折,又怎么會白白替孫玄宗去做嫁衣。只怕是那玄冥白澤二尊者見我五行門插手此事,便引來了孫玄宗出來相爭。他們好在一旁探個虛實,再伺機出手奪人。”
  水玄靈本就是個急性子,聽到此時心頭一緊,按捺不住道:“師弟,想必那莫姑娘還未走出多遠,那你我趕緊追上去瞧瞧。如她安然無恙自是再好不過,但若已然有所不測,咱們也好想想辦法幫她脫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