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57 伏羲卦弈


  柳少陽見凌無慮應承下來,淡然一笑道:“晚生的這條件,既然凌前輩答應,那便再好不過了!前輩方才可是說,這場比試只需不離‘武功玄學’之屬,方法便由晚生相定么?”
  凌無慮捋了捋下頜短髯,不假思索道:“不錯,這怎么個比法老夫皆是奉陪,小娃兒只管說來便是!”
  柳少陽聽了微揖一禮,朗聲道:“既然凌老前輩相讓,晚生便恭敬不如從命了!”說罷從背上摘下青鋼寶劍,瞅著林子前左近一處平整地面,飛身一縱躍過。第一時間更新接著揮手間攜風卷勁,刷刷數劍,將方圓數丈內落葉浮土,掃得分蕩四隅,空出好一片潔整的平地。
  他此一番舉動,凌無慮看得不明所以,邊上的莫雪茵與衛旭也是瞅不明白,不由紛紛走過相瞧。但見柳少陽抽身踏在那掃出的空地之上,手中長劍朝下,揮劍為筆,以地為紙,劍尖碾地,呼呼挪轉疾運。
  柳少陽此時運出“五行乾坤功”里的陽剛勁,先是劃了一塊八尺見方的外緣,經緯橫豎筆直,好似界尺界成,深入地表半寸有余。而后沿著框緣往內,劃出道道半尺上下的短線,填在其間。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就這般過了一盞茶的功夫,那緣框之中,圖形刻畫已畢。邊上三人早已瞧出,這其中所畫的,并不是別的奇詭之物。而是張但凡普天之下,通曉玄門易理之人,都能繪出的“伏羲六十四卦方圓圖”里的方圖。
  柳少陽一圖畫畢,翻身縱躍而出,將手里青鋼劍收還鞘中。沖那杵在一邊,兀自一臉茫然的凌無慮,恭聲道:“晚生玄道微末,自忖論起正經的‘武功玄學’,決計比不過凌老前輩。思來想去,唯有這自創的‘伏羲卦弈’,才能勉強一較!”
  凌無慮擰頭瞅著地上的“伏羲六十四卦方圖”,又轉而瞧向柳少陽,奇聲道:“此圖天下誰人不知,只是敢問這‘伏羲卦弈’作何解釋?”
  柳少陽笑著徐徐道:“這所謂‘伏羲卦弈’,便是以‘伏羲六十四卦方圓圖’中的方圖為棋盤,行弈棋之道。第一時間更新棋子所落何處,用金錢起卦之法而定。對弈二人輪流起卦落子,若是卜出的卦位已有棋子,輪替由另一人起卦。至于提子之法,與尋常弈棋并無二致。這‘伏羲卦弈’對搏起來,常是難解難分。晚生忖著今日與前輩相較,便以一個時辰為限,到時清點局中所存棋子,多者為勝!”
  凌無慮此前從未聽過,還有如此般另類的弈棋之道。第一時間更新乍聞下只覺得這“伏羲卦弈”蘊玄學易理于棋道之中,另辟蹊徑,想要下好,倒是頗有番學問。他平日里最喜新鮮之物,此時聽罷柳少陽一番解釋,眼瞅著地上“棋盤”,臉上不禁泛起興奮之色。
  柳少陽見凌無慮面上涌現喜色,不由得心里暗暗高興。原來這“伏羲卦弈”,乃是柳少陽這些年在祿壽山莊,跟隨師尊方天祿修習之余,一同創出的古怪棋法。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方天祿本就是一代怪杰,自打兩人創出這種下棋之法,傳道授業的空暇之時,總讓柳少陽陪他練手。如此一來,十余年里方天祿和柳少陽所下之局,難以計數。
  柳少陽天生目力奇佳,遠勝常人。后來修習玄門心法,更是能察秋毫轉瞬之變。第一時間更新他和師尊方天祿下“伏羲卦弈”時,不覺間另有所獲。
  原來他在金錢起卦之時,每每三枚銅錢將落未落,柳少陽只要凝神細看,便總能瞧出哪一面朝上。再如瞅準時機,略微施以小計,這所成何等卦象,便全憑了他自己心意。
  如此一來,柳少陽在棋盤之中想要落子何處,已然隨心所欲。他見師父方天祿癡迷此道,下起“伏羲卦弈”時,便常常故意輸多贏少。第一時間更新其實他身懷異稟,如此起卦下棋之法,但凡想要贏下,哪有不勝之理。
  他適才與“崆峒怪叟”凌無慮定下相較之約,心中已盤算到此道。而后凌無慮只因自忖絕不會輸,便說所比本領,只要不出“武功玄學”之屬,任由柳少陽而定。
  這“伏羲卦弈”雖不是武學,卻與玄學卦理、卜易之術,有所關聯。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柳少陽提出這般比試之法,雖是頗為牽強,卻也不算不守約定。
  凌無慮此生為人處事,雖說素來隨心憑性,言笑不羈。但此時聽了這等古怪的弈棋之法,也隱隱覺得,柳少陽偏偏尋了這等比試的法門,實在大為可疑。似是已成竹在胸,在引自己入彀。
  他本想出言叫柳少陽換個方法比過,但終究禁不住心中好奇之念,暗自忖道:“這金錢起卦,素來憑的是天數人運,而那弈棋之道,也算乃我所長。這般說來,勝負之數贏面還是在我。量他一個小娃兒有什么道行,倒也不怕他其中搗鬼。”
  凌無慮想過此節,心里主意拿定,咧嘴沖柳少陽笑道:“好個古靈精怪的娃兒,竟而想出這等弈棋之法!嘿嘿,小老兒覺得這法子下棋有趣,還真頗想試試。老夫言出如山,既然方才已答應了下來,那就這般比過了!”
  柳少陽見凌無慮應允,回身囑咐身旁的衛旭到開封城里,買些個青瓷、陶瓷大碗,分作棋子。幾人所處之地距著開封城,已不過半里之地。衛旭輕功奇詭,來去如風,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將百十個兩色大碗買了回來。
  對弈的兩人此時已在那地上“棋盤”兩側站定,柳少陽抬手將其間的青瓷碗自己撿了,把陶瓷碗撥給凌無慮一邊。又從懷中掏出六枚洪武通寶,取了三枚遞將過去。
  他幾人在道旁的密林邊上,雖是多有偏僻之地。但此處臨著開封府城,路上的往來行人頗為不少。適才凌無慮和孫玄宗拔劍比斗,來往路人多怕惹禍上身,沒人敢過來相瞧。
  如今孫玄宗已走,柳少陽又擺出這等陣仗,四周便漸漸圍起了幾十個瞧熱鬧的路人。眾人都從沒見過這等下棋之法,相互之間,私語紛紛。
  柳少陽見幾般物件,已準備妥當,當即拱手一禮,朗然道:“晚輩年輕識淺,不敢占行先手,凌老前輩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