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55 勢破連云


  一旁的莫雪茵眼瞅此景,驀地幽幽自語道:“爹教我武功之時,曾說過‘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這姓凌的老頭使出的劍法,與我勁息無恙時所用的武功雖大不相同,但卻其意相通。我如若內力得復,倒真想和這套劍法比試比試!”
  柳少陽暗瞧了少女一眼,心下忖道:“莫姑娘年紀比我還小得幾歲,武功修為竟已然如此之高。他父親既不是江紫彥,又能會玄門龍虎一脈的上乘絕學,也不知是哪位前輩名宿,曠世高人。是了,倘若莫姑娘能應允,我稟明了叔父,和她同到那遠懸海外的伊江島去,一看便能知曉。”
  他數日之前,乍聞莫雪茵要回海外的琉球北山國去,心中便隱隱動了同去之念。如今心中懷有疑問,不覺間這念頭更盛。只是他自己也不知,心中是想去瞧瞧那前輩高人,還是不愿與莫雪茵轉眼相別。一時間惟覺心緒如麻,思潮涌動。
  此時場中的凌無慮,手中的鑌鐵短劍依理陰陽,時迅時緩;腳下的步法騰挪換勁,越運越快。柳少陽三人凝神看去,只覺得凌無慮每每抬腿邁出,便好似閑庭信步一般,但便是這般看似寫意從容,所踏入的方位均是恰到好處。
  兩人長短三劍相交,這時已不復先前密如驟雨傾盆,“叮叮當當”之音聲聲可聞。但柳少陽瞧得心中明白,他二人都為玄門正宗里一派宗師,斗到此時一攻一守,均已是盡展生平所學。故而相擊之聲,雖不如原先綿密,卻均是奇詭緊要,勝負之數轉眼便定。
  凌無慮身法如勁風卷地,短劍迸出炫光烏芒,劍隨人移,人掠影動,衣袂呼呼,幻影重重,所攻之處,盡是孫玄宗劍招守御的薄弱之位。第一時間更新
  孫玄宗此刻落在下風,肩首額髻之上,直著騰起數道青碧之氣。兩足凝如山岳,身子往復扭動,手里那柄長劍使得宛如流光散雪,層濤疊浪,舞得周身好似豎起了一圍銀墻一般,將他全身裹了起來。
  孫玄宗雖為龍虎一派掌門,玄功深湛,劍法高絕,江湖人稱“青鋒所指,南國無對”。可他一生,心機深沉,始終滿腹陰謀算計。
  玄門修煉之士,講求靈臺淡然清凈,孫玄宗秉性如此,終究不能達“無我”之境。故而在武學一道,他雖是早位高手之列,但遇見如凌無慮這般玄功絕頂的逸士,斗較起來越是往后,便越是相形見絀。
  適才孫玄宗不顧身份陡然出手,全力搶攻不能取勝,他就心中已知凌無慮武功高出自己一截。而后眼見攻守易勢,情形不利之下,他便獨取御勢,抱元守一,使出龍虎一脈的“連云劍法”。
  這“連云劍法”意取劍軌青光,云連霧鎖之意。使出時銀鋒四起,御如山岳,乃是天下少有的防守劍術。但即便如此,遇上凌無慮修習精深的“兩儀陰陽劍法”,孫玄宗運轉玄功,盡展解數,遮攔架擋之間,越到往后,越有左支右絀之感。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凌無慮此刻整個人好似化作狂風,繞著孫玄宗呼呼而轉。柳少陽一旁觀戰,此時已瞧不清他的所在,正是心中驚異,忽聽得凌無慮疾奔之間,開口哂笑道:
  “孫癆鬼,你便只有這些個本領么?那‘青鋒所指,南國無對’的傳言,名不副實,太也可笑!”
  孫玄宗此時一心緊守門戶,倏然間聽凌無慮開口譏諷。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他明知道這話語是一人所說,但卻感到話中字字,都是從自己周身八方傳來。
  這等感覺便如同自己身邊遍布人手,齊聲而語所致。不覺間,暗自驚忖道:“想不到凌老怪身法邪魅,竟而如此之快。我這套‘連云劍法’,守御雖是高明,只怕再過片刻,便要為他破去。”他念頭及此,心中懼意上涌,更覺不支。
  凌無慮一語言畢,繼而徐徐道:“當年你師弟江紫彥人稱‘行如鬼魅,一劍封江’,譽為武林中江南第一劍客。那時老夫僻處隴東,聞他名頭激起好勝之心,只身前去比試。”
  柳少陽眼觀這場名宿之爭,正是心蕩身馳。驀地聽凌無慮說到,昔年曾與江紫彥比劍,心下暗忖道:“凌前輩武功通神,這般了得,也不知與江大俠比試之下,勝負如何?”他好奇之心上涌,當即豎耳細聽。
  凌無慮這番話娓娓而言,好似閑談一般,挪轉身法絲毫不緩。他說到此處,語氣頓了頓,頗有嘆意道:“老夫那時滿懷雄心而去,卻不曾想你師弟使起劍來,人劍掠動,快得驚人,我堪堪與他斗到三十招上下,便已輸了。”
  柳少陽聽凌無慮三十招旋即落敗,不由想起了當年衡山大會,“崳山四劍”與江紫彥比斗之事,暗嘆道:“那南華子道長如今玄道已至通神境地,那時不過在江大俠劍下走了十余招。凌前輩能與江大俠放對三十余招,處在當年相較,那可是更為了不得了!”他心中這般一想,對江紫彥昔年風采,更是神往不已。
  此時場中的孫玄宗周身汗水蒸出,化作一陣水霧,面上青氣更盛。凌無慮兩儀陰陽劍法施展開來,已如風奔走了有一盞茶的功夫,此刻毫不見緩,口中接著淡然道:
  “這些年小老兒自忖玄門有悟,游走四海,數載尋一敵手而不得。可昔年的那場落敗,縱是老夫心胸豁達,卻也隱如胸中亙石般除之不去。我本以為你們師兄弟既同出一師,本領該是不相伯仲,做師弟的既然不知所蹤,與你這個當師哥的耍耍應也不差!”
  他此刻盡占上風,霍地語出落寞之意:“可誰知你孫玄宗妄負盛名,本領卻遠不及你師弟。眼下老夫也耍得累了,我看這比試便到此而止吧!”
  那“到此為止”四個字還未說完,孫玄宗倏覺劍影銀芒之間,一道黑影掠風攜光,似電而入。
  孫玄宗心驚之下,本能回劍攔擋。相觸之際,只覺得手里長劍被那一股莫名的陰柔之力,帶得微蕩了開去。還未及他變招,另一道黑影來勢更快,右肩鎖骨“云門穴”已然一麻,整條臂膀頃刻酸軟垂下。手中疾舞的長劍,“當啷!”一聲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