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53 崆峒怪叟


  柳少陽忽聞此言心中暗凜,不由沖著來聲處瞧去。只見說話之人是個葛衫老者,生得鷹鼻長耳,圓眼尖腮,下頜留著撇山羊胡,模樣好生滑稽。
  那株槐樹與柳少陽等人相距不過四五丈,老者遙坐在樹杈之上,此時正隱隱含笑,也不知何時便已到了。第一時間更新
  孫玄宗覷見那葛衫老者,面上微微變色,驀地冷冷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你‘崆峒怪叟’賣弄玄虛!那‘天權訣’自北宋年間的張正隨天師算起,幾百年歷朝走馬興廢,都是我龍虎一脈相傳的鎮山之寶。我自去設法找尋,乃是循依情理之事,和你凌老怪又有什么干系?”
  柳少陽本瞧著這葛衫老者一副不恭玩笑之態,心中微覺好笑。眼下聽得這人竟是“崆峒怪叟”,不禁頗為驚異。
  莫雪茵見來了個模樣古怪的小老兒,低聲問柳少陽道:“‘崆峒怪叟’是誰?我看這孫牛鼻子面上神色有變,好像對這怪老頭兒大為忌憚誒!”
  柳少陽咋舌道:“這‘崆峒怪叟’凌無慮是玄門正宗八大脈里,崆峒派掌門吳真人的師叔。幾十載間仗劍江北,在武林之中名頭響亮得緊。我行走江湖沒幾年,于此人也是緣吝一面。卻想不到那般名聲在外,卻是滿副頑童之像,真是人如其號!”
  兩人這般說話的功夫,那“崆峒怪叟”凌無慮翻身一縱,已然從樹上躍到幾人近前,沖一臉陰沉孫玄宗笑道:
  “孫癆鬼,你這話可就說得差了!那‘天權訣’上,署著你龍虎派的名字么?照我說來,上古黃帝先有在我崆峒山問道,方有后來登仙傳下天書。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眼下那天權訣多年無主,你孫癆鬼卻還要強說是龍虎派之物。若都像你那般溯本追源,不如說‘太乙登仙錄’的全部七訣,都是我玄門崆峒一脈的好了!”
  孫玄宗聽凌無慮如此詭辯,面色鐵青冷然道:“真是可笑之極,我本以為你凌老怪好歹也是玄門逸士,被人尊為崆峒派的高人名宿。第一時間更新卻想不到虛有其名,難道這便要不顧身份,橫插一手么?”
  凌無慮聽了這話怪眼一番,嘻嘻笑道:“那登仙天書本就是玄門無主之物,遺落江湖何人不能去取?我凌老兒戴著一頂‘高人名宿’的高帽子不假,在武林中走到哪里也是個顧身份之人。卻不像你孫癆鬼,為抓這姑娘幫你找江紫彥,當真是無所不用其極。若是你自己明著出手倒也沒什么,卻偏去勾搭著飛鷹幫那伙歹人,使些用毒的下三濫伎倆。小老兒跟著你從湖廣到中州,暗中全都瞧在眼里,那才是真叫個好不可笑!”
  孫玄宗乍聽凌無慮說跟了自己一路,臉上霎時間陣青陣紫,好不尷尬,心中驚道:“怪不得這凌老怪來得如此之快,原是一路上跟著我到了此間。只是他暗中跟了我這么久,我怎的竟絲毫沒有察覺?”
  他此刻心中雖驚,口中卻強自鎮定道:“常言道:‘大行不顧細謹’,那江紫彥背出我龍虎一脈,我龍虎派的幾般至寶都要尋他討要。孫某這些年找遍了大江南北,好不容易得了如此線索。一時求成心切,這等小節卻也顧不得了!凌老怪,你若還講江湖規矩,不妨就此罷手,我孫玄宗感激不盡,恭送大駕!但若還要強為那‘天權訣’參合此事,便是與我龍虎派上下為敵!”
  凌無慮聞言哈哈一笑道:“這些年我‘崆峒怪叟’怕過誰來,小老兒名為‘無慮’,便取率性而為,無所顧忌之意!我那掌門師侄做事呆板,也總說什么江湖規矩,老夫可從來當這什么規矩為狗屁!”
  說著伸手指向莫雪茵接著道:“孫癆鬼,我看今日你我劃下道來放對一場,贏了的再和這小妞去商量去找江紫彥之事!”
  孫玄宗見自己好說歹說,凌無慮全不買賬,臉色已然難看之極。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霍地從背上解下三尺青鋒,肅聲怒道:“凌老怪,我好話說盡你卻憑地蠻橫,當我真怕你不成?孫某不才,這便來請教‘崆峒怪叟’的高招!”
  凌無慮瞅著孫玄宗動怒,面上毫不在意,咧嘴笑道:“妙極妙極,如此便對了!這些年你孫癆鬼坐井窺天,不是自稱什么‘青鋒所指,南國無對’么?端的是好大的口氣!我凌老頭子早就想與你過過手啦!好幾年沒逮住什么高手過招,小老兒倒是高興得很呢!”
  柳少陽見此二人轉眼便要斗在一處,心知無論誰人得了勝場,都不免要逼著莫雪茵帶路,去找那江紫彥的下落。
  他雖知這兩人都是當世武林之中少有的高手,此時皆欲取勝,定然是一場龍爭虎斗。但他此刻已打定主意要幫莫雪茵,全無心思去瞧這場比斗。
  再扭頭去瞧莫雪茵時,只見少女雖仍是一副淡然之態,卻已隱隱透著惶急。一旁的衛旭口中不語,也是向自己瞧來使個眼色,目露征詢之意。
  柳少陽暗中會意他二人稍待,又去望向場中的孫玄宗與凌無慮。他此刻臉上雖是不動聲色,心里卻早已如飛盤算起來,怎么才能帶著莫雪茵脫此險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