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51 往昔前因


  孫玄宗此時面色鐵青,微慍道:“哼!柳左使,老夫年已五旬,執掌龍虎派十幾年,在江湖上的所為雖稱不上懲惡揚善,也不是恃強凌弱之輩。你聽我將來龍去脈說了,倒是看看‘妖女’兩個字,你身旁的這位莫姑娘當得當不得!”
  柳少陽正想知道孫玄宗要尋莫雪茵為的何事,接口朗然道:“孫前輩但說無妨,晚生在此間洗耳恭聽!”
  孫玄宗緩緩道:“上個月初五,老夫與門下弟子受成都蜀王相邀講道,回龍虎山時在湖廣道上趕路,湊巧瞧到這丫頭與一伙江湖人士動手。第一時間更新我一看之下,見她使的竟是我龍虎派的上乘武功。輕身功法更是驚鴻掠影、奇詭精絕,分明是我玄門龍虎一脈,失傳久矣的‘九宮泰玄術’。這功法乃我龍虎派祖師張道陵真人所創,心法要訣由每代掌門之間傳承。可自打十幾年前,那江紫彥下落不明之后,此術便已失傳。”
  柳少陽聽孫玄宗也說到江紫彥,心中暗想:“那日在瓜洲,劉景天前輩說莫姑娘的輕身之術與江紫彥一樣,果然沒有瞧錯。看來霍天魁口中的那個姓江的,真的便是江紫彥了。”他心念甫轉,卻聽孫玄宗接著道:
  “我遇見這等奇事,震驚之余,仔細瞧去。只見這丫頭將龍虎派的武功練得好生了得,有些招式使到高深處,便是老夫也是自忖不及。那些江湖人士那里是她的對手,片刻間十余條漢子灰頭土臉,盡數傷在地上。那伙人中領頭的兩人一胖一瘦,本來只是站在一旁觀戰,見這丫頭如此厲害,一時間都是愣在當場。第一時間更新”
  柳少陽將這話聽在耳中,暗自忖道:“那一胖一瘦,想必就是飛鷹幫的霍天魁與祁伯飛了。”
  “我瞧到此時,已然按耐不住。尋思這丫頭將我龍虎派的武功學得如此了得,又能會‘九宮泰玄術’,絕計是那渺無音信的江紫彥親自傳授無誤。當即便帶著門下弟子走上前去,問她江紫彥所在何處。第一時間更新誰知她非但不說,言語間還頗為無禮。我門下弟子看不過眼去斥她幾句,這丫頭竟將我所帶六位弟子中的四位,全都出手所傷!”
  柳少陽聽到此處眉頭微皺,心道:“莫姑娘將飛鷹幫的那伙恣睢之徒,出手傷了也便罷了。這龍虎派乃是玄門正宗,莫姑娘和他們便只是一言不和,怎么也是大打出手?這倒是真有些蠻橫了!”想到此處,朝莫雪茵臉上瞧去。只見莫雪茵俏臉之上,微有訕訕之色,情知孫玄宗所言不虛。
  孫玄宗說到此刻,雙目微闔,頓了頓道:“老夫見這丫頭在我眼前,傷了我龍虎派門下許多弟子,自然心中慍怒。便顧不得身份親自出手,待到與這丫頭斗到百招開外之時,這丫頭卻說不陪我耍了,抽身施展起輕功,朝北面起落無蹤而去。”
  孫玄宗言及至此,倏地雙眼陡睜,似乎難掩心中思潮涌動,微有顫聲道:“當年我師尊仙逝之時,立我師弟江紫彥為掌門人。我孫玄宗比他江紫彥入龍虎派為早,武功雖略不及他,但玄學易理卻未必不如。再之師尊在世之時,總是偏心于他,這般棄長立幼,我心中當真不服。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江紫彥平日里自視甚高,其時龍虎派眾多師弟徒孫,大多和他不睦。眾人相約推選我作掌門,江紫彥聽聞后竟帶著座下弟子不告而別。而后我雖做了龍虎派的掌門,可龍虎一脈的掌門信物‘正一天師令’和相傳的玄門至寶‘天權訣’,同著幾部高深玄功的秘籍,竟都盡皆被他帶了去!”
  柳少陽聽孫玄宗講到此處漸漸驚異,不由暗想:“孫真人說得含糊,但分明已經清楚不過。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他的龍虎派掌門之位,并非師尊相授,卻是私底下使了手段奪來的。這孫真人此番行徑,大違正派高士之風。可那江大俠也是,既然離開龍虎派而去,為何又要將掌門信物和鎮派之寶帶走?”
  他轉念一想,隨即已然明白:“是了,想必當年江大俠被派中眾人所迫,臨去之時心中有氣。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所以這么做,存心是想讓孫真人這個掌門,不能名正言順。將鎮派的絕學秘籍和‘天權訣’帶走,算是連著對龍虎派上下,也一齊怨恨上了。嘿嘿,昔年的江紫彥我雖沒見過,想來定也是位愛憎分明,恩怨必報之人。”
  說起往昔之事,孫玄宗枯褶的臉上,漸漸露出追憶的神色,語調微揚道:“自打江紫彥離去之后,我時常派門下弟子在各地打探他的下落,想找他問個明白,要回我龍虎派的幾樣至寶。其后幾年,聽說他在南武林闖下了好大的名頭,我也幾次得到過他蹤跡的消息。但他好似有意避我不見,每待我趕到之時,卻均尋他不著。”
  “直到有一天,我在龍虎山上的演法觀中清修。忽聽得有在外的弟子回來報信,說江紫彥在南武林的衡山大會上技壓群豪,被推舉為盟主。又向江湖各派散下英雄帖,說要在洞庭湖的君山上會盟,意欲聯合江南武林反元興漢。我盤算著到時候在君山之上,定能尋他個正著。當著天下群雄的面,也好沖他這般私取鎮派至寶的所為討個說法。”
  柳少陽聽到這時,后面的事情已然知道幾分。但見孫玄宗的臉上,已然恢復了那番不見喜怒的表情,續而冷然道:
  “誰知等老夫帶著眾門人,會盟之日到了君山島時。只見七十二峰之下,江南武林的群豪已聚了不下千人,卻惟獨不見江紫彥的身影。老夫無奈之下,只得隨著眾人怏怏散去。而后江湖上便傳出,江紫彥夫妻并著眾弟子,在武夷山一同慘遭滅門。但其中卻只少了江紫彥的尸首,從此我那師弟便十幾年沒了音訊。”
  孫玄宗說到此時,神色倏地凜然,直盯著莫雪茵厲聲道:“老夫本以為他已然死了,可我龍虎派憑白丟了這許多代代相傳的之物,老夫終究是不甘心。這些年游歷四海,無時不在留意蛛絲馬跡。如今眼瞧著這姓莫的丫頭一身武功,絕然是江紫彥相授,我怎么也要著落在她身上,把此事問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