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47 變故陡生


  霍天魁瞧柳少陽默然不語,以為自己所料不差,臉上的橫肉顫得幾顫,出言哂笑道:
  “哼哼!我本以為柳左使也算是條敢做敢認的漢子,想不到是個言不由衷之徒!五行門想要找那姓江的卻也沒什么,這消息自打我們飛鷹幫從龍虎派孫真人處得了,如今已有月余。也不知天下的大小幫會,玄門諸派,有多少已得了風聲,正往此地趕來。既然如此,大家伙便不妨爭一爭,看看東西終究落在誰家手里!”
  柳少陽雖不知他具體所說何事,但前后一想,卻也隱隱猜出飛鷹幫要尋莫雪茵,是為了從她身上,查找另一個姓江之人的下落。而這人十有**,便是在武林道上已銷聲匿跡近二十載的江紫彥。
  他見霍天魁這般糾纏不清,不由得心中有氣,微有慍怒道:“霍尊者,我方才已然說了,五行門來中州地界,和你飛鷹幫所謀之事斷然無干!這中原千里之地,是你們飛鷹幫的么?怎么便只許你們飛鷹幫走動,不準我們五行門來過了?你信也好不信也罷,我也不愿再說了!”
  霍天魁見柳少陽兩番都言不知,不由將信將疑道:“這么說,柳左使當真是有別的門中事務,路過此地了?”
  柳少陽嘴上和這兩人周旋,卻隱隱惦記著莫雪茵還藏在馬車上的箱匣之中。第一時間更新怕在此地呆得久了,保不齊被這祁、霍二人瞧出端倪來。
  當下拱了拱手,朗然道:“二位尊者也算是江湖中有數的人物,當明白一筆歸一筆的道理!我五行門與飛鷹幫雖有過節,他日劃下道來盡可算過。只是今日恕柳某有事,不再奉陪了!咱們就此別過,改日柳某定當領教兩位的高招!”說著沖衛旭暗遞個眼色,一牽馬韁,便要離去。
  那玄冥尊者祁伯飛站在邊上,面上陰晴不定,只是一直盯著柳少陽的臉上神情。如今見柳少陽三人要走,忽地越眾而出,袍袖一揮閃在當前,沉聲道:“柳左使,這眼瞅著時候還早,你便說什么急著有事趕路。莫不是真有了什么圖謀,要躲著我們兄弟二人吧!”
  柳少陽猛地聽他這般一說,微驚之下,心中暗忖:“那姓霍的胖子看來還好瞞過,可這麻臉瘦猴卻是不好對付!”
  他心里念頭急轉,面上卻甚是從容鎮定,頓足冷笑道:“這飛鷹幫與我五行門舊怨未了,我柳某與你們站在一處,太也氣悶得緊!怎么,難不成祁尊者還想留我喝酒不成?只可惜你我沒得那份交情,怕是要讓祁尊者失望了!”
  霍天魁言見祁伯飛將柳少陽攔住,心中大為不解,納罕道:“老祁,咱們丟了那女娃蹤跡,只怕回去和幫主難以交代誒!如今還不去四下里想尋,和這姓柳的墨跡些什么?”
  祁伯飛此時神色陰鷙,仍是盯著柳少陽面上打轉,口中緩緩道:“霍胖子,你就不覺得昨日夜里,何老三一伙人才遭了暗算。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今天一早,便在此地撞見柳左使,未免有些太巧了么?”
  那霍天魁聞言一愣,撇撇嘴道:“老祁你也忒疑神疑鬼!我看咱們去尋那跑了的娘兒們才是正經。眼下若再不快找,怕是真的半點線索也沒有了!”
  祁伯飛搖了搖頭道:“昨晚下手的那兩個黑衣人著實厲害,騙得咱們往東追出了幾十里。你以為就眼下這么四處打探,能再把他們找出來么?如今趕上碰到這姓柳的,我還真不太信這只是湊巧……”
  他嘴上邊說著,眼光又往衛旭和那趕車的漢子瞧去。但見衛旭神色漠然,負手而立,也是覺察不出所以。轉頭再去看那車夫,卻只覺得頗為眼熟,不由得心中大感狐疑。
  那馬夫見了飛鷹幫一伙人攔路,認出是店里住著的幾位瘟神,本就十分害怕。如今被祁伯飛這一雙怪眼掃過,面上更是露出驚懼之色。
  柳少陽見祁伯飛直盯著這趕車的馬夫,心中一凜,暗叫不好。只見這邊祁伯飛微一沉吟,倏地身形陡動,衣角掠著勁風,劈手便沖那車夫抓去。
  柳少陽站在一旁,早就凝神以待。此時眼瞅見祁伯飛出手,急切間忙躍出橫身攔過。出手一招齊云一脈的“陰陽掌力”,兩手實虛交變,分向祁伯飛兩肋拍去!
  原來祁伯飛方才細想,霍地憶起這趕車的馬夫,似乎在自己一行落腳的客棧之中見過。他心念至此不由分說,就相把那漢子抓來問個究竟。
  此刻身子方才沖出,便見柳少陽斜刺里閃過,兩掌如風朝自己拍來。當下只得頓住身形,卻也不相避讓,雙手化作掌勢迎了上去。
  但聽的“砰!砰!”兩聲悶響,二人四掌相接,便好似粘在一處。祁伯飛用的是剛猛之力,只覺得觸手處對手勁力忽強忽弱,古怪之極。竟隱隱帶著自己周身息勁,無端游走,心中不由涌起一陣驚異。
  柳少陽兩掌一對之下,也覺得祁伯飛手上力道威猛無儔。自己縱是玄勁巧接,兩臂也震得大感酸麻,暗想道:“這姓祁的瘦高身形,瞧不出一身功夫,竟走得是霸道剛猛一路!”當下會神運起玄門內功,盡展“陰陽掌力”奧妙,全力施為。
  兩人只是這四掌相對,便各展畢身修為。祁伯飛連番運勁,不能逼退柳少陽半步,體內百脈卻已生異象。心知討不到好去,忽地張口疾聲道:“霍胖子,你仔細看看這趕車的漢子,莫不是在客棧的馬夫里見過么?此事大也奇怪,你快上去把他捉過,咱們好問個明白!”
  那霍天魁本瞧見祁伯飛驀然間與柳少陽動手,心中正是大為不解。如今聽他這么一說,忙去瞧那趕車的馬夫。這馬夫本是客棧中人手不夠,近兩日才招來的,參在店里的眾雜役之中。
  飛鷹幫一伙人整日早出晚歸,便只是打個照面,誰會注意這等打雜的下人。故而方才乍見之下,都未曾認出。
  此時霍天魁留神去看,細想之下,才覺得當真見過。面上神色轉瞬一凜,叫道:“老祁你瞧得沒錯,我現在就把這廝抓來問問!”話音未落,已朝那車夫奔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