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46 所為何事


  (這一章傳的晚了,最近有些不規律,以后每天晚上10點準時更新!)
  翌日破曉,金烏東升,院中客房之外,傳響著陣陣鳥啼蟬鳴。柳少陽擔著心事早已醒來,只是瞧見時辰還早,料想鎮子上的商鋪尚未開門。便凝神盤膝而坐,運走起了百脈間的陰陽之氣。
  莫雪茵甫脫險境,睡得甚輕,屋外才有響動,也已轉醒。她試著運轉勁息,卻只覺得四肢百骸,依舊內力全無。心中焦躁氣悶之際,暗自惱恨那下藥暗算之人,卻也只是無可奈何。倒是衛旭睡得最沉,直至天色大白,方才睜眼醒過。
  柳少陽將內息真氣運調幾遭,瞧時候到了辰時上下,囑咐衛旭和莫雪茵兩人呆在屋里。他自己尋到了街上的綢布鋪中,購了幾匹布帛,又加了些銀錢,讓掌柜的用個三尺見方的大木箱,裝了送到客棧。
  那店家見他只是買幾匹布絹,卻要這般大的箱匣,心中雖是納悶,但得了銀子,卻也照著吩咐做了。待到把箱子運回房間里面,衛旭便到前面伙房,取了炊餅腌菜,三人湊合著吃了些。
  柳少陽喚過店伙計雇了輛馬車,暗中把莫雪茵放在箱子里藏了。自己和衛旭牽著坐騎,店里的馬夫趕車,便往黃河邊上的渡口趕去。
  三人出客棧之時,那些個飛鷹幫的幫眾,半個也沒瞧見。待到轉出集鎮之后,沿著官道往北而行,才走出數里,柳少陽就瞅見了道上路邊,頻頻有三兩成群的江湖漢子走動。第一時間更新個個目露精芒,朝來往的行人身上瞧看,還不時拉住路人相詢。
  柳少陽暗自留神,發覺昨晚被衛旭用迷煙迷翻的幾個皂衣大漢,赫然也在其中。暗想是飛鷹幫失了莫雪茵蹤跡,頗為不甘,便分調開人手,在這一片反復兜尋,想再找些線索出來。
  衛旭也瞧出了這伙人的來歷,湊到柳少陽身旁悄聲道:“這飛鷹幫為了找莫姑娘,布下這么大的陣仗,也不知是何緣故?”
  柳少陽心中也是不解,低聲應道:“這事我也想不明白,等一會兒到了船上,再問問莫姑娘就是了。第一時間更新”
  兩人一路往北,飛鷹幫中的幫眾已先后有幾撥叫住他二人,打聽有沒有瞧見過一個穿著水藍衣衫的姑娘。都被他倆幾句胡謅,搪塞過去。
  就這般走了一個時辰,到了黃河邊上。再沿著岸堤走不多時,已然能瞅見一座偌大的碼頭映入眼簾。水渡關津里的舸艦舟船,桅桿高立,揚起片片白帆。往來的船家纖夫,商旅行人,林林總總,紛攘其間。
  眼見到了地頭,柳少陽正是心中稍寬。卻忽瞅見七八個江湖漢子,簇擁著一瘦一胖兩個怪人,迎面而來。
  柳少陽打眼瞧去,心下一驚,原來那兩個怪人,竟是去年在呂子通壽宴之上,跟著飛鷹幫幫主伍天柯一起不請自到,比斗尋釁的祁伯飛和霍天魁。第一時間更新
  便在這時,柳少陽眼瞅著那祁霍兩人,都是面露驚奇之色,顯然也已認出了自己。緊接著邁開大步,已朝這邊走了過來。
  這邊的衛旭本就是夜走千家的巨盜,眼觀周遭何等機敏,早已把這幾人的這番舉動,看在眼中。當下沖柳少陽相詢道:“柳左使,那邊有兩個瘦胖的怪人,朝咱們這邊來了。我看他們盯著你瞧,可是認識么?”
  柳少陽眼見他二人過來,心知相避不過,低聲道:“衛兄弟,這兩個人都是飛鷹幫里的頭目。高瘦的是飛鷹幫的玄冥尊者,名叫祁伯飛,旁邊圓胖臉的是白澤尊者,喚作霍天魁。這兩人與我五行門結下過梁子,我雖不知他二人身手如何,卻也篤定是兩個硬茬。眼下咱們不可力敵,一會兒要是情形緊迫,也只有見機行事了!”
  衛旭聞言點頭應了,此時那祁伯飛和霍天魁已然走到左近。柳少陽面上淡然,當先拱手笑道:“兩位尊者,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當真巧得緊!去年二位尊者在淮安我五行門的總舵,口中顯能,大展神威而去。想不到今朝在這中州的地面上,還能再會!只是不知眼下,你們幫主可還安好?要等到何日,才能再和我們門主,去續那比武之約?”
  祁伯飛見自己還沒開口,柳少陽便率先戲言奚落,一張麻子臉登時漲得通紅,訕訕接口道:“如若我兄弟二人沒有記錯,這位是五行門的柳左使吧。第一時間更新當日一見,如今在此地再遇,江湖幸會!那日我們幫主去得倉促,戰呂門主不下,那比武之約,以后自當續過!”
  邊上的霍天魁瞇起一雙怪眼,也打個哈哈干笑道:“柳左使少年英雄,當日不曾親近,今日細看,果然風采不俗!只是此間之事,乃是我們飛鷹幫得了消息,先派人手而來,如今你們五行門也想橫插一手么?”
  柳少陽聽了這話一愣,緩緩道:“什么此間之事?我和幾位兄弟此來中州,不過是有些門中俗務,怎么會無端插手你們飛鷹幫的事情!”
  他嘴上這么說,心中卻想:“也不知這胖子說的是什么要緊之事,竟勞得飛鷹幫為找這莫雪茵,如此大費工夫!嘿嘿,我只說不會‘無端插手’,這般暗算捉人的勾當,卻是不得不管的!”
  霍天魁“咦”的一聲,一臉不信道:“你們五行門若不是也得了消息,不待在兩淮,都跑到中州來做什么?便在昨天,我等已然瞧見過你那細皮嫩肉的小妞師姐,帶著一幫人打這里而過,今天又遇見了你柳左使。第一時間更新你便敢說你們五行門幾撥人來此,不是沖著那姓江的和他手上的登仙天訣……”
  他話沒說完,一旁的祁伯飛臉色已變,忙連扯他衣袖。霍天魁素來大大咧咧,這才意識到自己出言不慎,頓了頓道:“柳左使,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你也不必裝作不知。實話與你說了,這線索我們飛鷹幫既然盯上了,就斷不會讓五行門后來得手!”
  霍天魁方才的話,雖只說了一半便已打住,但這邊柳少陽卻是分外留神,字字聽得真切。
  當“登仙天書”四個字傳到耳中之時,柳少陽心中不由霍地一震,暗忖道:“這‘登仙天書’,定然便是玄門傳言中的‘太乙登仙錄’了!難怪飛鷹幫如此興師動眾,莫不是那天書的線索,著落在莫姑娘身上么?叔父曾說過,那太乙登仙錄天書天卷,我等凡人取了無用。但此書不管怎么說,也是千年以來的玄門至寶。就算是七訣中的一訣,也說什么不能叫飛鷹幫取了去!”
  他思到此處,轉念又想:“此人說的什么‘姓江的’,莫非便是昔年南武林的第一高手江紫彥?為何那日在鴻雁樓上,劉景天見了莫雪茵的輕身功法之后,也曾提到江紫彥。如今飛鷹幫布下許多人手,只為找她。難不成這莫姑娘,真與江紫彥有什么淵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