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45 巧計避敵


  邊上的莫雪茵見衛旭來得悄無聲息,低聲沖柳少陽道:“柳兄,此人是你朋友么?只怕就算我功力未失,這人的輕功也不在我之下誒!”
  柳少陽道:“這就是我剛才和你說的衛旭兄弟,一身輕功出神入化,江湖道上人稱‘鬼影追風’。方才能助你脫身,可是全賴他的功勞!”
  莫雪茵當即出言謝過,衛旭只是擺了擺手,直言不必客氣。柳少陽沖衛旭道:“衛兄弟這移步換影,來去無蹤,端的好本事!方才的事情,一路上可還順利么?”
  此時衛旭已拿起了桌子上的茶壺,往青花瓷碗里倒了滿滿一碗,“咕咚!咕咚!”仰頭喝下,又用衣袖抹了抹嘴,笑著應道:“嘿嘿,那群飛鷹幫的家伙盡皆是屬狗的!衛某趕著兩匹馬往東跑,待到了歸德城下,他們仍兀自緊跟在后。第一時間更新兄弟我無奈之下,繞著歸德城兜了老大的圈子,只好往再北撿偏僻處奔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說到此處,衛旭又仰頭喝了口茶水,續道:“眼瞅著堪堪到了黃河邊上,我沿著黃河往東又跑了十來里。眼瞅著把那幫孫子甩得遠了些,便一不做二不休,把那兩匹健馬,盡皆趕進了滾滾黃河之中。第一時間更新(黃河明代往南,由淮入海)而后我展開輕功,自個兒脫身,再奔了幾十里的小路,這才趕了回來!”
  柳少陽聽他說把馬趕到黃河里溺死了,雖覺得稍有不忍,但隨即想到不過是畜類牲口,便也釋懷。第一時間更新隨即道:“衛兄弟這番來去,將對頭遠遠引開,當真辛苦了!只是飛鷹幫的那伙人,一路追下去失了蹤跡。明天回過神來,必定要調集人手,兜回來再尋咱們。眼下雖是無礙,倒是要好好合計一番!”
  衛旭道:“這想主意的事我可不成,柳左使心思縝密,盡管說怎么辦,我衛某照做便是!”
  莫雪茵也歉然道:“小妹這與兩位兄臺素未生平,卻全賴二位出手相救,當真感激不盡!這后面怎么脫身之事,全憑安排。倒是如今我內勁全失,走起路來也是勉勉強強,拖累兩位,心中好生過意不去!”
  柳少陽見他二人都讓自己來定主意,微一沉吟,徐徐道:“飛鷹幫來此地的人手,當真不少。明天如果讓莫姑娘直接隨我們而走,怕是到不了多遠,就要被他們察覺。明個一早,我去街上弄口大木箱來,便說是來裝采辦的貨物。只好委屈姑娘藏身在箱中,咱們三人準備妥當,就徑直往黃河渡口而去。到時候雇條大船行到河上,他飛鷹幫縱然有天大的本事,也難尋莫姑娘的蹤跡!”
  衛旭和莫雪茵聽了,連說主意不錯。柳少陽一直隱隱覺得,飛鷹幫此番到中州來了不少好手,費勁功夫,只怕有件緊要的事情或物件,著落在莫雪茵身上。
  他本打算再問問莫雪茵前后經過,著她想想飛鷹幫此番算計她所圖何事,他也好尋些蛛絲馬跡。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但眼瞅著天色已晚,自己和她也還算不上熟絡。便想待到明日脫身,到了船中再問也是不遲。
  這客房之中,還算甚是寬敞,本就放著大床兩張。柳少陽將門窗從里面抵住,把一張床讓給莫雪茵睡了,又熄了桌上油燈,自己和衛旭擠了另一張也將就睡下。
  柳少陽睡在床上,心中思潮起伏。想起今日,機緣巧合之下,竟救了昔日在瓜洲見過的紫衣少女,暗暗感喟不已。
  他生平頭遭與一個少女同處一室而眠,雖說尚有旁人,又是相隔甚遠。但不知為何,鼻端聞著彌散的微微幽香,竟而難以自已。其實連他自己也未察覺,早在當日鴻雁樓初見之下,他心下已為莫雪茵的容顏風采所染。今日重逢,心中驚喜之余,已然暗暗傾心。
  此時中天夜色已深,旁邊的衛旭早已睡熟,傳來陣陣打鼾之聲。柳少陽回過心神。暗暗責罵自己所思不端,又勉強轉過念頭,去忖度飛鷹幫此行的目的。但覺得左思右想,全無頭緒,又不自主地去想莫雪茵。就這般過得好一陣,方才迷迷糊糊的睡了。
  到了后半夜時,院子中霍地亮起火光,人喊馬嘶。三人都被吵得醒來,柳少陽躡在窗邊一瞧。原來是方才追著自己和衛旭的那十余騎,手持火把進到了院里。個個都是面有忿色,罵罵咧咧,相互多有埋怨。
  想是這伙人四下里尋莫雪茵不到,又折返了回來。柳少陽心知這些人絕計料不到,莫雪茵便藏在此處。當下也不再看,回到炕上倒頭又睡。隱隱聽得院落里外,由這幫人弄得嘈雜吵嚷一陣,也漸漸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