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44 雪中一茵


  柳少陽萬沒曾料到,再遇到那昔日曾見的紫衣少女,竟是在如此情形之下。亦沒料到這少女,此時已然轉醒。
  一時間吃驚之余,柳少陽不由得低呼出聲,騰地站起身來退出數尺,而后愣在當場,手足無措。那少女也不說話,只是面色凜然,雙目含怒,直直地盯在柳少陽的身上。
  如今那紫衣少女雖是換了一身水藍色的衣衫,但面上眉目唇鼻,秀美絕倫。第一時間更新與當日柳少陽在鴻雁樓上看到的,全然一般模樣,如今映在屋中的昏黃燈火之下,又增麗質。
  只是那一雙柳眉下的冷水雙眸,比起當日,更蘊寒意。柳少陽站在邊上瞧去,暗自微微一凜,心知她將自己誤會作了歹人,連忙訥然道:“姑娘你別誤會……我和那伙抓你的人不是一路……那個……原本只是湊巧撞見……”
  他這番所作所為,本是救人脫險的俠義之舉。柳少陽本想著說將出來,即便不是慷慨朗然,也絕不該這般結結巴巴。
  但他自己也不知是何緣故,只是看著那少女嗔怒的表情,心境便起伏不定,原本好端端的話,就說成了這般模樣。直好似自己做了錯事,心中理虧一般。
  當下只得微別過臉去,定了定神。這才從自己和衛旭兩個,在閼伯廟前往瞧見那輛馬車講起,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原原本本地說了。
  他把一席話半晌說完,依舊不見那藍衣少女說話,心中奇怪,又打眼去瞧。只見那少女此刻正倚在床邊,雙目微閉,周身不動,也不知把他方才的話聽了沒聽。
  柳少陽見那少女不再瞪他,這才又走上一步,心中暗忖:“我說了這么多,這姑娘卻半句話也不說,莫不是被封了啞門穴么?”
  他心念轉過,忙走到那少女跟前。左手撩開她頸后的如云鬢發,右手中食兩指運息探過,觸在那少女如雪的粉頸之上。那藍衣少女聽得柳少陽走近,豁地把眼眸睜開,一臉戒備。見他只是探察自己穴位,這才又把眼閉了。
  柳少陽出指一試之下,果然覺得內勁拂過,氣行有阻,心知所料不差。當即將聚起的玄門內勁,從那少女的啞門穴緩緩度入。
  他不知那封穴之人用的是何等的手法,此時也只好強以修習的玄勁沖穴。但凡沖開穴道之法,定要施展之人修煉的功力,高過出手封穴之人,方可解開被封住的穴道。
  柳少陽擔心無功,當下提氣凝神,源源不斷地將‘五行乾坤功’運走周天,再從指端導入。就這般約莫過了半盞茶的功夫,倏地聽得那少女口出“咿咿呀呀”之聲,俯身咳嗽連連。
  柳少陽心知沖穴奏效,這才將手上的內息勁力收了,抽身站了起來。再朝那藍衣少女臉上看去,瞧見她面色已緩,敵意消退,這才放下心來。
  那藍衣少女見柳少陽瞧她,面上微微泛紅,清了清嗓子,開口脆聲道:“這位兄臺,方才莫雪茵不明前后緣由,大有不善,還望多多包涵!此番一時不察,落在歹人手里,多虧閣下出手相救才得脫險,在此敢問恩人名姓?”
  柳少陽見她名字喚作“莫雪茵”,雖是個嬌柔的姑娘名姓,但說起話來,倒是大大方方。而且言辭朗朗之間,頗有巾幗之風。
  他心里暗暗佩服之余,也開口朗然道:“姑娘客氣!在下柳少陽,江湖上不平之事,出手相助,也是俠義之舉!只是不知莫姑娘與那飛鷹幫有什么過節,竟被他們捉了藏在布袋之中,聽口風還要帶回湖廣去?”
  那莫雪茵聽了一怔,緩緩道:“具體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緣故,這些日子前后遇了幾波江湖中人,怪事出了不少。我前后一想,只怕要回到東海島上,問了我爹才能明白。我出來日子久了,這些天正往東行準備回去。卻不料白日里在一家酒鋪吃飯,還沒吃完便倦意上涌,然后醒來之時,便到了那布袋之中!”
  柳少陽道:“說來倒是巧得很,柳某記得去年在瓜洲城的鴻雁樓上,似乎見過姑娘一面。那天姑娘顯了一手驚世駭俗的輕身功法,竟逼得西蜀金龍幫的劉景天劉老前輩知難而退。那時柳某就和朋友在邊上,前后盡皆瞧得真切。莫不是姑娘這一年多里,都不曾回家么?”
  莫雪茵聽了這話,雙眸一亮道:“我說瞧著你怎么好生面熟,原來是曾經見過的。想不到天底下原來還有這般巧的事!我打小便一直待在東海島上,只聽商旅海客說過中土風光。這回搭著海船頭次出來,江南川隴,不覺間就走得久了。這往返之下,算起來還真有一年多啊!”
  接著輕揚螓首,回想片刻,又道“柳兄,那日在瓜洲的事兒,我記起來了。你說的什么劉景天,是那個使重劍的老頭吧。他真的是什么西蜀前輩么?難怪他侄子那般蠻橫!”
  柳少陽想起那日的情形,倒隱隱覺得這莫雪茵才蠻橫得多些。心中好笑之余,口中卻客氣道:“我聽暗算你的那伙人說,你是中了陰山鬼王的什么‘五步**散’的藥物,才被他們拿住。可是我方才翻遍他們身上,也沒找到解藥,不知眼下莫姑娘感覺如何?”
  莫雪茵這好一會兒功夫,已然幾次運調內息。卻只覺得體內空空如也,周身內力就好似被化去一般,半點也無。
  她自從修習玄功以來,從未遇到過如此古怪,正是微微有氣之間,聽柳少陽這么一說,霍地面色一凜,慍怒道:“這陰山鬼王是誰?我又沒得罪過他,他為何要用這怪藥算計于我!哼哼,我眼下雖說渾身沒勁,內力更是半點都提不起來。但等到本姑娘功力恢復,那陰山鬼王就算是大羅神仙,身在天涯海角,我也非得找找他的晦氣,報過此仇不可!”
  柳少陽把這話乍聽之下,面上不由間一愣,心里暗自奇道:“這少女一個姑娘家,瞧上去怕是比我還要小上幾歲。想不到竟是如此有仇必報,喜怒全然于色。比起那些江湖上行走的豪客,還要勝過幾分!”
  那莫雪茵一番狠話說了,見邊上的柳少陽一時怔住,心知是自己把他嚇到。她方才一時氣憤,此時想到柳少陽于她有恩,在他面前這般口氣說話,忒也不妥。當即換了輕柔語調,訕訕道:“柳兄,我剛才心中有氣……說話沒把你嚇到吧?”
  柳少陽聽她相詢,回過神來,笑道:“沒有沒有,雪茵姑娘性子直來直去,倒是比起那些言不由衷,虛偽做作之人好得多了!”
  莫雪茵見柳少陽非但不曾見怪,還出言夸贊自己,芳心不覺間大為高興。兩人一個倚靠在床頭,一個站在屋中,又聊了幾句。
  忽聽得窗格微有響動,房間里倏忽間便多了一人。柳少陽聞聲轉身去瞧,只見是衛旭好端端地坐在桌前。想是他把飛鷹幫追上去的人手騙得遠了,便反轉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