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42 尾隨而至


  (ps:一個月沒去駕校了,居然通知我后天考試,坑爹啊有木有~不過不會斷更的,第二卷漸漸接近**階段了有木有~)
  這兩匹馬是塞外良種,雖好卻是難馴。但不知怎的到了衛旭手中,便溫順德好似兩只綿羊一般。
  柳少陽見他牽馬趕路,腳程兀自如此之快,不由心中大為佩服,低聲贊道:“衛兄弟來得好快,真是好本事!”
  衛旭笑道:“我‘鬼影追風’別的事多有不成,這牽馬行路的功夫還是有的。第一時間更新不然就憑盜了那許多寶馬良駒,早就被逮進大牢里不知多少遭了。”
  兩人當下一番合計,便朝那酒肆走去。早有店伙計迎了出來,問道:“兩位爺,這是要打尖還是住店?”原來這店家將院落一分為二,前面蓋成酒肆,后面的院子里便有客房。
  柳少陽道:“住店一會兒再說,先上幾樣酒菜便是!”那伙計聽了連聲應過,邊喚了個馬夫,吩咐將兩匹馬牽到后院栓了,邊將柳少陽二人領了進去。
  那店小二將他兩人請到一處空桌前,柳少陽余光四下里一瞅。見廳中擺著的十多張桌子,雖是大多都有酒客,卻沒有方才跟著的那幾個皂衣漢子。
  他暗中心念急轉,口中卻道:“小二哥,我兄弟兩個素喜清靜。你這店里一樓吵鬧了些,我二人還是到樓上去吧!”
  那店小二聽了一愣,賠笑道:“客官你有所不知,小店樓上雖是有四五間雅間,今晚卻已是盡數客滿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實在不巧得很,還望二位多多擔待!”
  柳少陽聽了,裝作微慍道:“也罷,那這里就這里吧!”說著取出錠幾兩重的白銀放在桌上,沖那店小二道:“這銀子你先拿著,只管撿幾個拿手的酒菜端來就是!我兄弟初來此地不熟,待會兒還有些事向你打聽!”
  這伙計見柳少陽出手闊綽,忙將銀子收了,面上更是堆笑道:“客官您說的哪里話,今兒個真是萬分過意不去!一會兒您有什么話盡管問,我這就給您招呼伙房做菜上酒去!”
  柳少陽擺了擺手,那伙計吆喝一聲忙活去了。第一時間更新邊上的衛旭湊過身子道:“柳左使,瞧樣子那幾個皂衣漢子,拎著那裝著活人的布袋,就在上面的雅間里!”
  柳少陽低聲道:“衛兄弟,那幾人我細看了都是武功不弱,倒不像是尋常買賣人口的匪幫。第一時間更新既然是在上面吃酒,咱們想要進去救人,可是大不好辦。”
  衛旭卻是一臉不以為意,悄聲應道:“柳左使,我看這事好辦得緊。咱們先把飯簡單吃了,一會兒我只需略施個手段。待得那幫人悉數被迷翻,你我就進去救人,柳左使只管瞧好就是!”
  柳少陽見他成竹在胸,笑道:“衛兄弟你的本事,這幾天真讓兄弟我大開眼界!既然如此,我便放心了。第一時間更新”
  二人說話間,那店小二已把幾色酒菜端了上來。盡是些中州本地的清蒸小炒、煎餅鹵肉,倒也頗為豐盛。兩人淺酌了幾杯,草草吃了些,衛旭喊來那店小二結算酒賬。
  店小二聞聲忙趕了過來,一臉殷勤道:“兩位客官,酒菜用得還算滿意么?天色這么晚了,這便不走了吧?小的這就去后面,給您二位安排住處!”
  衛旭道:“我兄弟二人還要趕路,你只管把酒錢結了便是!”
  他話音方落,一旁的柳少陽忽地接口沖他道:“衛兄弟,今日天色的確不早啦。夜里趕路多有不便,咱們今晚就歇在此間好了!”
  衛旭聽了柳少陽這話一怔,正要開口相詢。卻見柳少陽斜側過身,暗中沖他連使眼色。當即心念一動,改過口風道:“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有些倦了,那就依柳兄的意思!”
  柳少陽轉過頭,沖那店小二笑道:“那就有勞小二哥前面帶路了,我兄弟二人在此只住一晚。這花銷剩下的銀子,就全做你的辛苦錢了!”
  他二人吃的這頓酒菜,就再算上房資,還遠不足一兩銀子。而柳少陽方才付的那錠白銀,卻足足有五兩上下。
  這伙計聽了這話,心知遇上了闊綽的貴人,不由喜上眉梢,面上更是笑得合不攏嘴。忙連聲將柳少陽和衛旭兩個,往后面院中的客房處請去。
  店小二收了銀子甚是恭敬,柳少陽也邊走邊隨口問起話來。三人出了偏門,便往后面的院子里走過。衛旭裝作一臉倦意,暗中卻朝酒肆的二樓望去。
  柳少陽道:“小二哥,我們兄弟二人是去開封做買賣的。這次是頭遭過去,不知從這里往開封府,共有幾條路可走?”
  那伙計略一思忖,笑道:“客官您一看便是做大買賣的!從咱們鎮子往開封去,近的有兩條路可走。這其中之一,是往西出睢縣,走西北方向的官道。”
  “這第二條道,就是在北邊的渡口搭船,沿著黃河北支逆流而上,就可以直到開封城下。只是容小的多嘴,客官既然帶著馬匹,若走黃河水道,如今又是暮春水急時節,怕是沒有船家肯載誒!”
  柳少陽笑了笑道:“既是如此,我便知道了。這還有一事,要向你打聽則個。實不相瞞,我兄弟兩個此番北上,只因帶了些銀兩,又是初走此地,最是怕遇上剪徑的歹人。我方才進這酒肆之前,瞅見有幾個販貨的皂衣漢子,生得甚是魁梧,也是進了此間。只是方才沒有瞅見,想必上到樓上的雅間去了。小二哥若是方便,勞煩打聽下那幾人要往何處而去,也好讓我二人看看能否同道。”
  店小二聽了柳少陽這話,面色倏地微變,咋舌道:“客官要問那幾個人,小的可整好知道!那伙人共有二三十個,都住在這院中的客房里,前后已有十來天了。這幫人神神秘秘的,多是早出晚歸,卻是個個兇得緊。小的平日里心性最是好奇,給他們端茶送水之時,也偶爾聽得幾句。這些人好像都是湖廣道上,叫什么‘飛鷹幫’中的江湖人物。剛才那幾個皂衣大漢回來后,我再進去給他們送酒菜時,這伙人仿佛很是高興,隱約說什么人已經到手,明日就要啟程回南邊。因而不需打聽,他們是斷然不會往北去的。”
  柳少陽聽他說出‘飛鷹幫’三個字,心中不由一震,臉上卻裝作害怕道:“原來是江湖中的人物……既然那般兇又不是同道,我兄弟兩個還是少招惹為妙,倒是多謝小二哥提醒了!”
  店小二聽柳少陽相謝,咧著嘴笑道:“這等小事沒什么!小的在這里干了多年的伙計,見過的江湖中人,有的仗義疏財,有的卻活像瘟神。這些好似雷公的,咱們還是少打交道的好!”
  這般幾番言語,三人已到了后院的客房邊上。柳少陽兩個被請到了間空著的上房之中,這店小二點了屋中紗燈燭臺,將里外簡單收拾過。朝二人道了幾句出門在外的吉祥話,就又到前面招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