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玄門八脈37 富戶捉盜


  此時宅院之前,已然圍了不少四鄰路人,議論紛紛,指指點點。柳少陽與水玄靈兩人也付了茶錢,擠在了看熱鬧的人群之中。
  想是這劉員外平日里不甚積德,柳少陽把眾人的言語聽在耳中,多是些盼著劉員外家財盡失和稱贊丐幫俠義的話。
  卓長老怒極反笑,冷哼一聲道:“劉員外,你素來一心斂財,不擇手段,這些年也不知吞并了歸德城多少民戶的田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善惡有報,自取其咎,你府上接連失竊,只怕是有江湖上的朋友看你為富不仁,卻與我丐幫無半點干系。你我話不投機,這生意不談也罷,卓某告辭了!”說著將手中五尺丐棍一揮,身后數十名丐幫弟子齊發生喊,盡皆隨著他轉身去了。
  丐幫中人這般一走,那些個街坊路人,有的趁機挖苦譏諷劉員外幾句,也都漸漸散去。那劉員外被前后這般一臊,面上紅得好似豬肝,高聲咒罵一陣,便要叫手下仆從關上宅門。
  邊上的柳少陽,此時心中計較已定,緊走幾步叫了聲:“員外暫且留步!”
  那劉員外聽有人叫他,駐足轉身。第一時間更新見是一個面容俊朗的弱冠少年,后面還跟著一個白衣女子,不由疑道:“你們是何人?喚我劉某又有何事?”
  柳少陽見這財主相問,微微拱手道:“在下姓柳,乃江湖玄門中人。打江淮北上開封,路過此地。”說著又一指水玄靈道,“這位姑娘是我師姐。”
  劉員外聽柳少陽自呈來歷是江湖中人,他這些日子正為無端招上的江湖大盜,悶得一肚子火氣。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這般一聽,自然沉下臉色來,冷冷道:“兩位若是想要我劉某銀錢解囊,大可到別處去了。我府上這些天里,幾乎日日都有巨盜光顧。現錢銀票一來二去,幾被取得干凈,早已再無余資了!”
  柳少陽心中暗贊那大盜本事不小,口中卻道:“劉員外誤會了,我姐弟二人并非來討什么金銀。而是方才聽員外說得那飛賊神出鬼沒,心下好奇。我柳某不才,湊巧多年也學了些個輕身拳腳上的本領,倒是有心替員外捉了府上那來去無蹤的大盜!”
  那劉員外聽他這么一說,上下打量柳少陽一番,面上不信道:“這衙門里的上百名捕快衙役和我府上的一眾家丁,每日夜里內外都布下天羅地網,卻是連那飛賊的影子也未瞧見。你年紀輕輕又能有多大本事,便能擒住那飛賊么?”
  柳少陽聞言不置可否,答非所問道:“員外身旁的這六七個家丁,可都練過拳腳么?”
  劉員外微微一愣,應道:“這些個家丁仆役,每人手上倒都會些功夫!”
  柳少陽微微一笑道:“我這便從員外身后的那扇院門中進去,這些家丁如若能攔住在下,或是碰到了我身上的衣衫。方才一番話就只當是小可大言不慚,我與我師姐扭頭便走。”
  那劉員外心中暗想:“我府上這扇院門雖寬,卻也不過丈許。六七人仆役只需排開站定,這少年要想從容而入,豈不是癡人說夢么?”
  正想譏諷柳少陽幾句,忽地心念一動,暗想:“常聽人說,江湖上的玄學奇士,個個大有本領,我卻也不曾見過生得何等模樣。第一時間更新不如姑且與他一試,這少年若真有這般本事,我這家中的余財,豈不有救?”他主意打定,便開口吩咐眾仆從分守在院門之前。
  邊上的水玄靈知道,這幾個家丁所練的微末功夫,使出來全然碰不到柳少陽衣角。便笑吟吟的負手而立,好整以暇地瞧了起來。第一時間更新
  柳少陽沖那前后站定的六七個家丁,雙手微揖,行了一禮。忽地身形閃動,那把在院門前的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便見柳少陽已奔出數丈到了左近。
  站得最前一名家丁,見柳少陽就在眼前,連忙伸手去兜,手到之處卻撈了個空。緊接著腰間疾風掠過,周身一麻,不由自主往邊上一個踉蹌,便讓柳少陽從他身邊閃了過去。
  他身后的兩人見柳少陽沖了過來,一左一右齊撲過去。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柳少陽看得真切,只是足尖微點,一招玄門齊云一脈的輕功“白隼沖天”,身子便朝上倏地縱起。那兩個家丁止不住勢頭,撞在一處,柳少陽卻已從他二人頭頂上躍了過去。
  守在門邊上的四人,見柳少陽身手竟如此敏捷,心中都是一驚。便是一愣神的功夫,柳少陽雙足落地,身形不緩反快。這四人只感到柳少陽裹著一陣風而來,待伸手去抓時,耳畔已傳來一聲:“承讓!”眾人收手,聞聲望去,柳少陽已然立在了院內的石階之下。
  水玄靈見眾人面面相覷,驚訝不已,嘻嘻笑道:“我師弟好心說幫你們抓盜,你們還頗為不屑。嘿嘿,瞧了他如此本事,眼下可愿意了么?”
  那劉員外見識了柳少陽這般身手,心中由驚轉喜,連聲道:“愿意!愿意!”。忙連邁幾步進了宅院,滿臉笑容沖柳少陽行禮道:“鄙人在此地多年來孤陋寡聞,從沒見過玄門里的高人異士。方才得罪之處,還望柳大俠千萬莫怪!劉某懇請柳英雄今夜能留在此間,如能幫在下抓住那連番而來的巨盜,劉某定有重謝!”
  柳少陽見他如此前倨而后恭,心中好笑,口中玩味道:“劉員外乃歸德有數的富戶,生意場上的好手。定然懂得,賣主如若奇貨可居,便可坐地起價的道理。”
  水玄靈此時已跟著一伙家丁仆役,進了宅子。聽見劉員外張口便是“大俠”、“英雄”的稱呼,柳少陽又說得有趣,不由“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劉員外聽出柳少陽話中之意,臉上賠笑道:“柳英雄說得哪里話,但有什么條件,凡是我劉某能辦到的,只管吩咐便是!”
  柳少陽惱他巧取豪奪,平日里少不得欺壓佃戶鄉民,笑了笑道:“劉員外平日里雖是財源廣進,如今有了難處,我柳某卻也不好漫天要價。便把你方才和丐幫中人說的那所城西的宅子,五十兩白銀抵給我便可。員外只要應了,柳某便和我師姐留下,替你卻了府上的大盜,這樁買賣可還成么?”
  劉員外一聽自己城西幾百兩銀錢的宅子,只抵作了五十兩,雖是好生舍不得。但一想到這點銀子與飛賊纏身,家財不保相比,大是差得遠了,故而口中忙道:“好說,好說!只要柳英雄能抓住我府上的飛賊,莫說是只抵五十兩,便是送給公子,也未嘗不可!”
  柳少陽嘿嘿笑道:“既然是生意買賣,劉員外即便肯白送,我卻也不肯白拿。我柳某既然答應要幫貴府抓賊,自然言出必踐。只是怕拿住飛賊之后,劉員外變卦。所以這地契和字據,須要眼下便取來定了,不知劉員外意下如何?”
  那劉員外聽了略微思忖,便一口答應了。當下把柳少陽和水玄靈請到前廳之中,拿出城西宅子的房產地契,又命仆從取來文房四寶,朱砂印泥。兩方立下字據,各自按下手印。柳少陽付了五十兩現銀,將地契和字據揣在懷里收了。
  水玄靈見柳少陽只是一會兒工夫,就迫得這劉員外把丐幫眾人幾日都買不下的宅子,甘心折本抵了,心里大是佩服。
  那劉員外把柳少陽的一番要求辦妥,隨即恭聲道:“不知柳英雄今夜捉賊,需要多少人手,鄙人也好提早下去布置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