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36 中州丐幫


  柳少陽見水玄靈這般說,又朝那伙乞丐看了幾眼,頓了頓道:“師姐,如若我沒有瞧錯,這幫成群結隊的乞丐,可是大有些來頭。”
  水玄靈不明就里,疑道:“師弟莫不是說笑么?一群乞討為生的叫花子,又能有什么來頭了。”
  柳少陽見她不知,笑了笑道:“師姐久在江淮,不知此間情形也不為怪。第一時間更新這中州之地的江湖幫派,若論影響,第一當屬少林派。派中高手云集,僧俗弟子行走天下。而少林派之后,就當屬丐幫。幫主聶行空刀棍雙絕,座下的六長老人人,均能獨當一面。下屬的五大分舵,遍布中原千里。”
  水玄靈“咦!”了一聲,恍然道:“丐幫的名號,武林之中可是響亮得很,我沒有見過丐幫中人,卻也是早有耳聞的。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師弟你是說,這些個結伙成群的乞丐,是丐幫中的人么?”
  柳少陽應道:“師姐,你看這些乞丐穿得雖是帶著補丁的破舊粗布麻衣,卻是件件洗得干凈。還有他們人人腰間,都掛著塊巴掌大小的鐵牌,想必定就是丐幫中人的信物‘俠丐令’了。上面刻著的,便是掛牌之人在幫中的職位,是丐幫弟子行走江湖的憑證。”
  水玄靈聽柳少陽一說,暗暗稱奇,笑著道:“如此說來,這幫乞丐倒還真是有些來頭了。”
  兩人這般說話的功夫,那伙唱著歌謠的乞丐已然走得遠了。柳少陽心念一動,暗想:“丐幫在江湖上頗有俠義之名,多有扶危濟困的好漢。叔父想讓五行門在此地站住腳跟,說不得要與他們結交一番。”
  當下沖水玄靈道:“師姐,這些個丐幫中人像是有事要辦。咱們左近無事,跟上去瞧瞧熱鬧吧!”
  水玄靈心中正有此意,兩人緊走幾步,遠遠跟在那伙乞丐身后,繞著街衢巷道走了半柱香的功夫,到了一所粉墻黛瓦的朱門大宅前。
  柳少陽與水玄靈二人在那宅院對面,找了間茶鋪,尋到邊上坐定。就見那伙丐幫之人中,走在前面的一名長者,瘦長面頰,三絡長須,將手中木棍往地上一頓。群丐登時停唱了口中歌謠,盡皆列隊站住。
  那長者低聲沖旁邊一個青年弟子吩咐幾句,那丐幫弟子幾步登上臺階,緩緩敲起宅子的院門來。
  叩了半晌,里面一個仆人將院門打開。見是這伙乞丐,面上倒是頗為恭敬道:“原來是丐幫的諸位大爺來了,可是有什么事么?”
  那長須長者杵著手中木棍,聲若洪鐘道:“我等丐幫中人,冒昧登門叩擾,是來找你們老爺有事相商,還勞煩通報一聲!”
  他話才說完,沒等那仆人出言相應,門內已經走出一個財主模樣,身著錦袍的中年人,面上頗有怒色。
  長須長者見這中年人出得門來,拱了拱手朗聲道:“劉員外,這次是老夫與你第二回謀面了,這回說的還是上次的事。城西那所的宅子,我們豫東分舵想盤將下來,當作丐幫弟子平日相聚歇腳之地。上次說了,員外沒拿定主意,如今可想妥了么?”
  那劉員外心中似有怨氣,忿然道:“卓長老,上次你上門便說要盤我城中西邊的宅院,開口便只是五十兩白銀。我那宅子位置不賴,占地也廣。再加上建的時候頗費了一番功夫,少說也得三百兩。這般折本的買賣,你讓我如何做得?”
  那卓長老聞言笑道:“劉員外,我們丐幫中人,原來都是混跡江湖,乞討為生。第一時間更新只因互相能有個幫襯,方才結伙成幫。這些年光景好了些,眾弟子們雖也憑本事賺了些銀錢,卻是不敢忘本。凡是幫中的弟子,就算如今已然不做乞丐。相聚而出之時,依舊都是粗衣破衫,乞丐打扮。這遇到了買賣,說不得也得討價還價一番。價錢員外要是覺得低了,咱們大可還能商量!”
  劉員外聽了這話,面上怒氣仿佛更勝,高聲喝嚷道:“我劉某幾代在此,聚起這番家業田產,大是不易。安不知做起生意,都有談價之理。只是你們丐幫仗著人多勢眾,以低價強買不成,便尋我劉某的晦氣,做起了盜搶的無本買賣來!到底多是些低三下四之人,虧得平日里還說什么行俠道義,背地里卻干出這等勾當!”
  這話一出,一眾丐幫弟子盡皆愕然。一邊的柳少陽與水玄靈,聽那劉員外這般說,也都凝神細聽起來。
  卓長老本是態度謙和,此時臉上霍地有如罩了層寒霜,怒道:“劉員外此話從何說起?我丐幫一向‘義’字為先,扶危助困,中原的江湖中人和尋常百姓,無人不知。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幫中弟子皆是響當當的漢子,又有幫規約束,強丐惡化也是不會,又怎么可能做起歹人的勾當?劉員外話說得這般不堪,可有真憑實據么?”
  他身后的丐幫弟子中,多有粗鄙之人。聽這劉員外說得如此難聽,已然有好些忍不住罵出聲來。卓長老將手中長棍往地上再是一頓,憤罵之聲方才堪堪止住。
  那劉員外平日里對下人佃戶,喝罵慣了。如今順口一番言語,見群丐一片激憤,面上現出幾分畏懼。
  但他終究是見過場面之人,口中兀自不饒道:“前幾日諸位上門,我將你們請到堂中擺宴款待。你卓長老說要盤我的宅子,我一番婉言相拒,卻也是留有余地。可誰知這幾天家中,接連失竊,損失金銀財物無算。如今不比亂世,四海升平,我家中已多年不曾遭過盜賊。可偏偏你們丐幫中人一走便有此事,天底下可有這般巧的事么?”
  卓長老聽他無憑無據,心中雖怒,卻也壓住火氣肅然道:“貴府上遭了盜賊,你差人去報官,自有衙門查辦。到得破案之時,何人干的,自然便知。卻如何無故,污蔑是我丐幫中人所為?”
  那劉員外恨聲道:“你們走的那天當晚府上失竊,我一早便把官報了。那賊人甚是膽大妄為,還留下字條,說什么次日子丑相交之時,還要前來。官府中派來捕頭衙役事先伏下,一夜沒聽見半點動靜。到得第二天,本以為賊人沒敢前來,誰知丟的財物,比前日夜里還多。州衙里的盧捕頭說這賊人來去無蹤,定是江湖上大幫派的高手所為。嘿嘿!此地除了你們丐幫,還有別的什么大幫派,有這般飛檐走壁,難尋蹤跡的高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