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35 歸德古城


  (上一章地名有誤,已經修正。)
  那邊眾人相互對飲,好不熱鬧。這頭水玄靈與柳少陽兩個,再加上鏢頭劉仲平,三人在一旁另開了一桌。柳少陽惦記著鏢車,怕喝酒誤事,便只讓伙計擺了飯菜。
  但沒過得一會兒,便有不少喝得興起的鏢師幫眾,端著酒碗,輪番來找柳少陽與劉仲平敬酒。劉仲平推卻不過,瞧著柳少陽,目露征詢之意。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柳少陽略一思忖,起身高聲謝過眾人道:“諸位兄弟一番好意,柳某心領了。只是如今壓著鏢車過境,眾兄弟要是都喝高了,如若有變,促起難應。今日就讓劉鏢頭,代我與諸位兄弟喝酒,痛飲一番。這幾日大伙兒都趕路走得累了,柳某一會兒去安排下客棧,今日大家便歇腳在歸德城中。明日一早,再啟程上路!”
  眾人聽得今日不走,大是能好好喝上一番,盡皆更是高興,劉仲平也依言與眾人一旁喝酒去了。桌上便只剩下柳少陽與水玄靈兩人,相對而坐。
  水玄靈本就食量不大,吩咐伙計裝了青瓷大碗的小半邊飯,吃了一會兒已然見底。一邊緩緩扒著碗里的飯粒,一邊朝柳少陽偷瞧。到得后來,連飯粒也吃得盡了,干脆放下碗箸,只是靜靜端坐著等柳少陽吃完。
  柳少陽心中盤算著呂子通吩咐的事情如何辦妥,吃起飯來也比往日慢了許多。待到吃飽,抬首見一襲素衣的水玄靈,半啟櫻唇,齒如瓠犀,正睜著一對秋水雙眸,徑直瞅著他。一眼看去,只覺得有說不出的儀靜體閑之意。
  柳少陽心中微有異樣,隨口道:“師姐你這些天車馬勞頓,也辛苦得很誒,不再吃點了么?”
  水玄靈聞言輕搖螓首,一副欲言又止之態,幽幽道:“我已經吃了不少啦,師弟你吃完了么?”
  柳少陽見她如此一番神態言語,心中暗想:“師姐平日里最是坐不住的性子,方才竟坐在那兒一語不發,等我把飯吃完。第一時間更新眼下初到中原,我又說了眾人今日歇息半日,明早啟程。她定是想去街上逛逛,又不好直說叫我作陪罷了。既然如此,我倒不如說出去走走,一來順了她心意,二來也好順道打聽此間的各幫派勢力。第一時間更新”
  想通此節,柳少陽笑了笑道:“師姐,這半日無事,我尋思著看看此地的風光,你也一起去么?”
  水玄靈一直便等他這句話,聽了臉上現出悅色,忙道:“好啊!我也正覺得氣悶得緊,想去街上轉轉呢!”
  柳少陽見她言語急切,心知所料不差。隨即起身,就與水玄靈一同步出了店門。
  歸德城乃上古之都,華夏祖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相傳“五帝”中的帝嚳便出生于此,其后幾千載之間,又多有王朝諸侯,在此地建都。
  宋太祖趙匡胤,傳言乃天界霹靂大仙轉世。也是在這里發跡,終打下四百軍州,一統南北,開大宋百年基業。數千年來,此城幾番興廢修建,故而雖是飽經風霜,卻大有恢弘之氣,古韻古香。
  如今正是三月天里,城中風拂千柳,萬花繽紛。午后天色澄好,風物閑美,好一派怡人的景象。
  柳少陽與水玄靈來到對街一處客棧之中,給鏢局眾人包下了院房。又喚來幾個幫眾鏢師,將鏢車盡皆駛進院來看住了。一切安排妥當,兩人這才往街上轉去。
  眼見順著街巷,往北的行人甚多。一問之下,方才知道這幾日城中北邊的集市上,四方商賈齊聚,數月少有,這些人都是往那里去的。
  水玄靈聽了想瞧熱鬧,便說要跟著過去。第一時間更新柳少陽一向少違她意愿,何況正尋思著熱鬧去處,當即欣然贊同。
  他卻不知,水玄靈方才一心要找他出來逛街,乃是心有所想。
  一是遠道至此六朝之都,又要歇息半日,少不得要四處轉轉。她生性喜歡熱鬧,如若只是孤身一人,定然大為無趣;
  二來歸德城乃故老相傳的姻緣之地,唐朝書生韋固在這里于夜色月下,見一老人囊懷赤繩而坐,便上前詢問,得以相知自己的良緣天機。后世之人皆言,這韋固遇見的月下老人,專司凡間男女婚嫁,乃有月老之說。
  水玄靈想到能在此地與柳少陽同游,心中便有無限歡喜。暗忖莫非真與柳少陽真乃是一對天緣,不然如何能有這般經歷。一路上微微出神,時而喜上眉梢,時而暈生玉頸。
  一旁的柳少陽心里惦記叔父呂子通交給他的差事,四處留意著各方江湖人士和地頭上的大幫。第一時間更新水玄靈與往日有異的神色,他卻渾然未覺。
  兩人這般各懷心事,隨著人流走了數里,到了一塊寫著“北市集”的街匾下。集市里面,果然是商戶攤鋪,沿街而設,所陳的貨物五花八門。更有不少雜耍賣藝之人參在其間,推車騾馬,往來行人,幾將道路塞得滿滿當當。
  柳少陽見到了地方,招呼著水玄靈往里面走。此處人流涌動,柳少陽怕與水玄靈走散,又要一番好找,心中也沒多想,便順手拉過水玄靈衣袖。
  他二人打小一起長大,本來就情同姐弟,如此之舉也非頭遭。但此時水玄靈心中暗有所想,柳少陽將這般拉著,她心底只覺得正合心意,大為甜蜜。
  這北市集越往里走,行人商客越是絡繹不絕。水玄靈每見著販賣裙衣釵簪的攤子便走上前,還讓柳少陽幫她瞅瞅哪樣漂亮。
  柳少陽本是推說自己身為男子,如何能懂這些姑娘家的東西好與不好。水玄靈聽了他口中托詞,秀眉微蹙,叫他但覺瞧著好看,只管就說便是。
  柳少陽與水玄靈相處日久,見她正在興頭之上,知道自己如若不幫她看,定然惹得她心中不快。只好耐下性子,用心幫她選了起來。
  沒不多時,水玄靈的似柳腰間,已然多了一條流紋綢絲帶;霧鬢風鬟之上,也插了一支雕鳳金釵。
  這般柔綾束腰,鳳釵鎮發,配著一身白衣,越發出落得有如仙子,引得好些路人側目。柳少陽一看之下,也是覺得當真好看,不由贊了幾句。水玄靈聽了,嘴上雖謙說謬贊,心里卻只有說不出的受用。
  兩人正打算步出市集,再往別處看看,忽見得一伙人口中高唱著歌謠,越市而過。柳少陽打量過去,只見這幫人都是穿著粗布麻衣,周身破破爛爛的乞丐打扮。每人右手捧個多少殘缺的瓷碗,左手中杵著支樹枝木棍。
  水玄靈瞧了,大覺稀奇有趣,沖柳少陽笑著道:“這中原古地,究竟不比咱們淮泗和江南那邊富裕。呶!連要飯的乞丐都是成群結隊的唱著曲子,招搖過市。這番景象,我可是從來沒瞧見過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