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22 逾墻微漾


  柳少陽聽了微微一愣,葉小青只是低頭把弄著方才沾了泥土裙袖,不再言語。水玄靈把頭扭開,雙足回踏幾步,身影一閃,已然躍了出去。
  再見水玄靈整個人,在夜空里翻得一翻,雙手堪堪搭住了十余丈外的一株大樹的枝椏。接著又是借力一蕩,身子甩了出去。就這般兩個來回,避開了下面察視的官兵,也輕輕落在了對面街市里瓦房的屋頂上。
  這般身法,雖與洞靈子方才騰空如履平地的功夫相去甚遠,卻也大是敏捷靈動。
  其余三人都已過去,柳少陽扭頭去瞧葉小青,不曾想葉小青卻也正斜著一雙秀眸望著自己。第一時間更新
  兩人目光相接之下,葉小青忙又低垂螓首。她方才一陣驚嚇,臉色煞白,此時面上卻是似有紅暈,紅白相間。
  柳少陽見她如此,心里不意暗自好笑。想起今夜全因小黑和水玄靈一時好奇,要看這御苑道觀,引來連番麻煩,可真稱得上迭遇險相。她一個平常百姓家里的女孩,平白無故遇此無妄事端,當真是好生過意不去。
  想到此處,柳少陽嘿嘿笑了笑,低聲打趣道:“小青,別人百姓家女子遇見今晚這等事,定是要嚇得面色慘白,暈厥過去。第一時間更新方才我們舞刀弄劍的,你看得瑟瑟害怕,險些背過氣去,可眼下臉色怎么和寒瓜瓜瓤也似……可是嚇紅了么?”
  他從小與水玄靈和小黑幾個玩伴常開玩笑,本有隨口將人逗樂的本事。此時見氣氛尷尬,便想存心逗葉小青一笑,自己再將她背著躍過去,也是自然許多。卻不知怎的,一番話開口說出,卻講得不倫不類,說完連自己都覺得全然不像笑話,倒有幾分調笑之意。
  葉小青聽在耳中,臉上連帶玉頸,登時羞得通紅。柳少陽心知自己說錯了話,這些言語平日里與水玄靈和小黑說說,只因彼此相熟,自然不打緊。第一時間更新此時只有自己與葉小青兩人,這般說來,忒也不妥。
  俯身又見墻外左近,火把風燈來來去去,身著甲胄,手持軍械的官兵四處攢動。兩人伏在這屋頂上,實在不宜久留。當即別過話頭道:“葉姑娘,今日之事當真累得你擔驚受罪,實在過意不去。咱們此時尚在險境,還是快走的好!”
  葉小青聽了這話,抬起頭囁嚅道:“公子說得這話從何說起,前前后后便只是小青拖累了你和玄靈姐。眼下還要背小青出去,當真是麻煩公子得緊了。”說罷伸出芊手,作勢便要伏在柳少陽背上。
  柳少陽見她倒還大方,心中一寬,當下讓過后背,又低了低身子。便只覺得暗暗幽香撲鼻,一雙柔荑繞在了自己肩頭,后背只是微微一沉,葉小青整個人便趴在了他背上。這下兩人肌膚相近,喘息也聞。如此一來,柳少陽雖是心胸坦蕩,卻不知怎地,心里升起幾絲異樣之感。
  他往日里與人相交,豪氣干云,自然少有這番感覺。莫名其妙間,腦海里竟還閃過了那日在鴻雁樓頭見過的紫衣少女。這般念頭,自己也覺好生納悶,當下定了定神,兩手脫住了葉小青腿彎處,低聲道:“我這便要跳了,葉姑娘你可得抓緊啦!”
  說罷兩腿往后退了一丈,踩得房上青瓦微微作響,將周身齊云一脈的五行乾坤之氣轉了幾轉,猛地疾沖兩步,提氣向前一縱。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葉小青立時身在半空,只覺疾風嗖嗖刮在兩頰,心里砰砰直跳,不由閉上雙眸,將柳少陽緊緊摟住。
  也虧得柳少陽昔年苦練,輕功不賴。便是這般背著一人,饒是躍出了十來丈遠,踩在株繁茂翠柏的枝干交匯處。身形隨著枝杈上下晃動,擺了幾擺才兀自站定。
  其時夏日夜里,暖風陣陣吹得枝搖葉晃,樹影婆娑,不時間沙沙作響。柳少陽這一番動作又快,下面打著火把來往穿行的明庭侍衛軍兵,聽見樹枝抖動葉落之聲,全當是風刮所致,對上面人影飛過,竟而未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柳少陽看沒被下面人瞧見,接著聚氣凝神,又是一掠跳出**丈。這次有了前番比較,瞅準落腳之處,便比第一躍穩當得多了。
  葉小青雙目緊閉,只聽得耳畔嘩嘩枝搖,嗖嗖風響,身子時起時落。忽地雙腳踏實,睜眼一瞧,已然落在了一堵街墻后面。
  柳少陽放下葉小青,就看見水玄靈和小黑從不遠處迎了上來。兩人走到近前,水玄靈面色似笑非笑,挪揄道:“呶!你把小青妹子這么大個美人擱在背上,可真是美得你了!”
  柳少陽知道水玄靈存心相逗,笑了笑也不接她這茬,只是相詢道:“你們倆在,洞靈子道長呢?”
  不待水玄靈答話,小黑在一旁搶著應道:“洞靈子道長說他和幾位師兄約了地方,便告辭趕過去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柳少陽嘆道:“今日可多虧有他們四位前輩高人,不然咱們可當真不知道如何脫身了!”忽地想起一事,問水玄靈道:“師姐,洞靈子道長說他們師兄弟如何也來這御苑道觀了么?”
  水玄靈道:“方才我問過了,洞靈子道長走得匆忙只是大概說了。乃是金師兄上個月查到了那偷了崳山派鎮派至寶的靜陽子的下落,似是來了這京師金陵。崳山四劍便隨即前來,想要尋那靜陽子,今日正巧來這道觀里尋人,便遇上了我們。”
  四人整了整衣冠,便往北行去。避過列隊來巡查的明庭官兵,一路上盡挑人多的街市而過。方才一番折騰,此刻已然亥時過半,時近子時。金陵城的大街小巷卻依舊有不少人來來往往。燭燈高懸,笙歌管樂,好不熱鬧。
  這時已脫險境,柳少陽雙眼瞅著小黑,見他還是東瞧細看,全然滿不在乎的模樣。驀地一把將他拉過,微慍道:“小黑!今天全因你一番好奇,要逛那圣上敕修的御苑道宮,才惹出這么多事來!若不是恰巧遇上‘崳山四劍’,此時咱們四個已被抓在這京師的大牢里啦!那才端的是個稀罕的好去處!”
  小黑知道柳少陽只是假裝生氣,撇了撇嘴,略有不服氣道:“少陽哥,今天確是小黑的不對。第一時間更新可是你便這般光說我的不是……不提玄靈姐么?莫不是你怕一個大男人……怕她一個姑娘家么?”說到后面語調漸低,斷斷續續,不時扭頭看著水玄靈的臉色。
  水玄靈果然聽了大惱,怒道:“小黑!你這家伙總是說嘴,可是皮癢了么?”說著伸手去擰小黑的耳朵。
  小黑卻是早有防備,“嗖!”地竄到一旁。水玄靈在這當街之處,也不好沖去逮他引人側目,便只是一雙秀目瞪了過去。
  柳少陽見小黑又在說嘴,心中不由好氣。但細想之下,自己從小便當水玄靈做姐姐,事事便聽她的,倒真隱約有些不敢直言她的不是。
  當下搖了搖頭,苦笑道:“小黑,你這張嘴真是損得緊,如今便連你少陽哥也不放過了。”
  葉小青在一旁見三人嬉笑打鬧,也覺得好笑,方才一番驚懼羞怯,登時盡去。四人就這番順著街巷,說笑幾句,轉眼又回到北門橋左近的葉小青家的巷口。
  柳少陽拱手歉聲道:“今日之事差點連累葉姑娘,當真是抱歉得緊。二老在家中久不見姑娘回去,定然好生心急,咱們今日便在此別過了!”
  葉小青聽柳少陽說“今日”別過,不知他只是隨口之言,當即喜道:“葉公子,你們三人明天要逛哪里去?這金陵城里大小的街面去處,小青大都知道。我一個女孩家平日也多是閑著,只要你們不嫌小青累贅,你們想去哪里,小青做個引路的便是!”
  柳少陽還未答話,小黑在一旁卻已先應道:“少陽哥和玄靈姐帶著我這次到金陵,是想給家中長輩置辦壽禮來的。小青你要是不忙,我們倒是巴不得多個人一起玩才好呢!”
  柳少陽聽了小黑這話,笑著道:“你個小黑,今日惹得簍子還不大么?你要是這般多‘玩’幾次,只怕我和你玄靈姐要跟著你再倒大霉!”
  幾人聽了都是一笑,葉小青又問了柳少陽三人的落腳之處,便作別回家歇息去了。
  柳少陽三人再往北走,來到住宿的客棧前,店門已然閉了。里面隱隱亮著燈火,像是守夜的伙計坐在里面。
  小黑幾步跑上前去叫門,過了半晌,里面店伙計睡眼惺忪,從窗戶探出頭來往外看。認得柳少陽三人是住店的客官,這才打開了店門,笑著問道:“幾位客官回來得這么晚,可是去那秦淮河聽曲兒去了么?”
  柳少陽裝作倦意上涌,順著說道:“可不是么,秦淮風光端的是名副其實!這金陵城也真是大得厲害,便只是這么一往一反就是好些時候,累得我三人真是夠嗆!”小黑瞧柳少陽這般說,大是摸不著頭腦,想要說話,卻已被水玄靈一把拽了開去。
  店伙計聽了,嘿嘿笑道:“那還用說么,這金陵城龍居之地,真可稱得上當今四海第一大城!趕明個兒幾位客官要是去遠處,那可得雇輛馬車才是方便誒!”
  柳少陽笑笑不再言語,這一晚上幾番惡斗奔波,三人也著實累,上了樓便各自回房歇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