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21 險中脫身


  (ps:今天和同學出去,回來晚了,碼完剩下的字就到這個點了。小渭萬分抱歉,明天一定趕早!)
  那十余名侍衛方才與柳少陽和水玄靈一陣拼斗,到了此時尚有三四人倒在地上未能爬起。剩下的幾人聽這錦衣千戶呼喝,雖是諾諾連聲,卻只是拔刀挺劍做做樣式,心中已然畏懼,一時逡巡不前。
  這錦衣千戶見眾侍衛不敢上前,粗語咒罵一聲。心想起自己平日里何等威風,今日卻在此地顏面大丟,越想越氣。只恨不得將眼前這些個“賊人”人,統統抓回北鎮撫司衙門一番拷問量刑,方才解心頭之恨。
  柳少陽眼看若再不快走,萬難脫身,忙朝南華子四人拱手道:“今日之事,多謝四位道長出手相救!外面的官兵轉眼便到,咱們這便快走吧!”說完便向水玄靈喊道:“師姐!你帶上葉姑娘,我帶著小黑,快從房上往外走!”
  場中見南華子見情勢緊迫,眉頭一攢,扭頭沉聲道:“四弟!你護著他們幾個后生沖出去,我和你兩個師哥斷后!”洞靈子聞言應了一聲,抽身便動。
  柳少陽和水玄靈兩人,幾個大步跨入道旁假山,里面小黑早見勢頭不妙,已拉著葉小青迎了上來。
  眼下形勢陡變,小黑雖是略有驚慌,兀自還算鎮定。第一時間更新葉小青卻做夢也不曾想過會遇見這等情形,俏臉煞白,一時間已然嚇得呆了。懷里抱著她從家中拿出的那支琵琶,不住瑟瑟發抖,幾欲栽倒。
  水玄靈見她如此,二話不說,將葉小青背在肩上便走,柳少陽也伸手把小黑拉過。四人兩前兩后,方才轉出假山,就見那錦衣千戶和手下幾名侍衛,手持兵刃攔住了去路。
  原來那錦衣千戶見外面的明軍,已把這道宮圍得幾重,他量柳少陽幾人插翅難逃。暗想“今日好一番折騰,當真弄得灰頭土臉。如若不能親手抓住幾人,無功暫且不論,著實是臉上無光!”計較已定,當下便帶人過來堵柳水二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他方才一番比較,已看出幾人中水玄靈武功最弱。如今又見她還背著一人,心下暗喜,自忖機不可失,搶過一名侍衛手中長劍,便來拿水玄靈。
  水玄靈眼見這錦衣千戶手輪長劍,朝自己撲來。雖知此時自己背著一人,萬不是他對手,無奈下也只得拔刀相敵。柳少陽在她身后瞧得真切,正要上前接過,倏見斜刺里閃出道黑影。
  那錦衣千戶便覺眼前一道碧芒劃過,腕臂一震,手里長劍竟只剩個劍柄!劍身已沒在腳下青石板間,撲棱棱地抖動。
  一眼瞧見洞靈子不知何時已到眼前,洞靈子正笑呵呵地望著他。驚惶下一個踉蹌,轉身便跑,身后幾個侍衛也一哄而散。
  柳少陽見是洞靈子,忙開口謝道:“多謝前輩相助!”洞靈子身處險地,依舊一副不在乎的模樣,笑嘻嘻道:“好說好說!我師哥他們三個陪這些人耍鬧一番,隨后便出來。我來給你們幾個娃娃開路,咱們這便躍著屋殿,奔出這勞什子御苑道宮去!”
  此時成片的呼喊之聲又近了許多,柳少陽打眼看去,南華子已與楚望南兩把長劍斗在一處。兩人周身起個屏障,便好似被疾風紫焰裹住一般。里面身形旋轉騰挪,你來我往,好一番龍爭虎斗,隱隱間南華子卻已占了上風。
  就這般洞靈子在前,水玄靈背著葉小青在中,柳少陽拉著小黑緊隨其后,先后一躍上了一間左近的大殿房頂。
  幾人舉目四望,只見觀里觀外火把風燈映照得一片通紅,人喊馬嘶約有幾千人之多,往西邊和北看去人稍少些。
  洞玄子道:“往西邊是出城的路徑,咱們便往那邊去!”說著當先走在前面。
  這道宮里的房屋殿宇,修完的加上正蓋的,有大大小小好幾百間。五人便專挑高殿大廈奔走,不時躲著腳下舉著火把的侍衛官兵,一盞茶的功夫走出去半里多,堪堪接近了西面的青瓦磚墻。第一時間更新
  到了此時,“崳山四劍”另外三人里,南華子與楚望南相斗處,南華子雖然一時不能取勝,卻已穩占上風。而通玄子和沖虛子兩人,已和從四面沖來的成片錦衣侍衛和京營守備軍,卷在了一起。
  通玄子手里長劍過處,雖大多刺向的都是對手四肢等不礙性命之處。但一眾侍衛軍兵前赴后繼,如潮涌將過來,其間也不乏多有好手與他糾纏幾招。如此漸漸惹得通玄子性起,長劍帶著紫芒寒光四處翻飛,便好似一條巨蟒要擇物而噬,多有刺出致命的重手。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一邊的沖虛子仍如兩月前在尊勝塔前時一般,拿著一對幾十斤重的銅鈸。整個人飄忽在槍林刀浪的間隙間,往復閃轉奔走,并不主動出手傷人。但每每有人殺到他近前,他便將手里銅鈸輪出。
  這對銅鈸在他手里,便好似兩個鑲嵌著鋼刃的銅輪,所揮之處不斷有沖上之人血肉飛濺,慘叫連連。這般一來,他所到之處,圍上來的軍士心里驚懼,多是紛紛讓開。
  他見如此,倒也好整以暇,不時間口中念咒,把手里銅鈸轉將起來,每“梆!”地互擊一下,人叢中便有一人暈倒在地。如此一來,四面軍兵侍衛更是如見鬼神,個個唯恐避之不及。
  人群之中,一身著鎖子金甲的統領見到這般情形,高呼一聲道:“賊人持械拒捕!眾侍衛軍兵聽令,四面圍住,施箭放銃,就地格殺!”
  那些個四周的官兵侍衛,聽了這話紛紛后退列陣,搭弩抬銃。南華子邊與楚望南相斗,邊瞧著通玄沖虛兩人這邊,見官兵列陣要釋放火器弩箭,只怕情形多有不妙。又暗自算了算時間,估摸著柳少陽幾人此時也應走得遠了。
  當下兩足一錯,南華子向一旁躍出數丈,甩脫了楚望南,揚聲長笑道:“山前不見山后見!多謝楚真人陪貧道斗劍,當真好是痛快!你我來日方長,今夜我三人耍也耍了,便對不住要失陪了!”說著縱身一躍,與沖虛子和通玄子站在一處,叫道:“今日到此為止,咱們這便去吧!”
  那邊眾官兵倒是訓練有素,轉眼工夫已列陣完畢。百余部弩機火銃的弩箭彈丸,一股腦朝他三人齊射過來!
  南華子與通玄子見了忙把手中長劍急轉,舞得有如兩輪滿月一般,護住周身和沖虛子。但聽得“叮叮當當”連聲脆響,密如炒豆。那射過去的漫天箭矢彈丸,紛紛被兩人轉出的劍幕擋了下來。
  眾弩手銃手見狀,還要搭弦上彈再放。第一時間更新南華子三人卻早已躍起,奔上了四周屋頂,只是晃得幾晃,便隱遁在了夜色里。
  那金甲統領見“賊人”走得脫了,還在呼喝兵士圍捕追拿。一旁的楚望南見了,出聲嘆道:“將軍不用再讓人追了,那幾人都是當今江湖上的高手,這片刻間便再難覓蹤跡了!貧道這些年劍法玄學上,從未有過今日力不從心之感。實在是意興蕭索,這便先告退了!”
  那統領極為尊崇楚望南,聽他這般一說,當即恭聲道:“真人盡管回去歇息,末將便不打擾真人清修了!”
  卻說柳少陽一行往西走,不多時到了青瓦觀墻邊上的最后一間屋子頂上。幾人匐著身子,透著圍觀而建的參天翠柏的縫隙間,往外看去。
  卻見多有火把來回交錯,不時有呼喊口令聲傳來。道宮外隔著街市的空地上,已然圍著好些個明軍官兵。
  水玄靈瞅了瞅,見此時立身之處,隔著對面街市的屋頂,少說也有四十丈遠。其間除了三五株大樹可以借力外,空無一物。自己輕功平平,便是獨自想要幾番借力過去,不被下面的人察覺,都心里沒底兒。。
  何況方才一番劇斗,又背著人上上下下奔走了這許多時候,已是渾身乏力,背著葉小青決計跳不過去。當下放下背上的葉小青,皺了皺眉,急道:“這可怎么辦,我背著她哪里跳過得去誒!”說罷抬眼去瞧洞靈子,洞靈子卻扭過頭去假作不見。
  柳少陽見狀也是犯難,沖洞靈子緩緩道:“洞靈子前輩玄功精湛,輕功身法晚生更是佩服不已。不知能否幫我師姐,把這姑娘背過去?”
  洞靈子瞧了瞧葉小青,頭搖得撥浪鼓也似,連聲道:“你們兩個娃兒,從哪里弄來個嬌弱的姑娘家!我這清修這人,如何能背這么一個黃花大閨女!你這孩子便是再怎么夸我武學精湛,這事也是不成,我背這個黑頭黑腦的小子便是!”
  說罷也不待柳少陽再說,拉過小黑背在背上。“嗖!”的一下竄出,混著晚間風響,穩穩立在了遠端的一株蒼松的枝干上。接著又是兩晃,便落在了空地后面的小巷中。
  柳少陽還想在勸洞靈子背葉小青過去,誰知洞靈子竟而這般,不由大是無奈。
  葉小青見洞玄子已過了去,先是心中一急,而后泫然欲泣,訥訥道:“玄靈姐,都是小青不好,先是害著你們花錢去還我爹的賭債。眼下陪你們出來玩,卻成了你們的累贅!”
  水玄靈見她如此,一雙秀眸先是看了看葉小青,又轉過直勾勾地盯著柳少陽的面龐。兩眉微蹙,悠悠嘆了口氣,驀然道:“師弟,師姐先過去了,你自己瞧著辦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