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玄門八脈18 錦衣護衛


  柳少陽見這道宮里黑壓壓一片,暗忖:“里面這么暗,葉姑娘看樣子不敢進去。如若小黑沒有看錯,那身影定是幾位高人,招惹無益。而且看這般模樣,此處應是座只供王孫達官,焚香祈福的道宮,尋常人等怕是不得入內。我雖不把這放在心上,可身處京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不進去看的好!”
  當下微微揚聲道:“小黑,你怎么什么都想去瞅瞅,這里面黑燈瞎火的有什么好看!依我看,咱們呆在這兒也有一會兒啦!不如再走幾步,這就去秦淮河坐船喝酒,瞧夜景去!”
  葉小青心里害怕,忙附和道:“是啊,再說這道宮可是皇家道場,四周幾十丈內都不得有院落民宅。第一時間更新雖說是沒有建完,卻也算是禁地,擅闖可是重罪誒!”
  水玄靈一直暗自中意柳少陽,心里只盼他事事與自己心意一致。新結交了小青做妹妹,也盼著姐妹遇事同心。
  如今聽他二人這般一說,不由心里老大的不高興,嘴角上翹,哼聲道:“這道宮既然是座皇家道觀,我倒是更想進去瞧瞧!今日反正已然晚了,索性明日再去賞那秦淮夜景,你倆一個不想進去,一個不敢進去,那就呆在外面等著好了!”
  說著,一把拉過小黑的衣袖道:“走,咱倆進去,讓他倆站著等會兒吧!”
  小黑還想再說什么,已被水玄靈一把拉出去了好幾步,踉蹌著扭回頭,沖柳少陽和葉小青叫道:“少陽哥、小青,我和玄靈姐就進去看看,一炷香的功夫就出來啦!”
  話音剛落,水玄靈已抓著他縱身一躍,跳進了道觀四周丈許高的圍墻。
  柳少陽見水玄靈耍起脾氣,帶著小黑倆人進了去,回頭朝葉小青撇撇嘴道:“葉姑娘,你玄靈姐就是那個脾氣,時不時愛耍些性子,你千萬別在意。你要是不愿在此地等,我這就送你回去。”
  葉小青站在那里好生過意不去,怔了怔低聲道:“柳公子,這是小青不對,惹得玄靈姐不高興了,咱們這就也進去吧!”
  柳少陽見水玄靈兩人進去,心中也隱隱擔心。葉小青這話正合他意,便道:“說的哪里話,葉姑娘你不怕了么?那就一起進去瞅瞅好了,這皇家道場也不是白日里能進去的,走到此處不看看,著實可惜。”
  說著伸手拉過葉小青,兩人邁步走到宮墻旁,柳少陽輕托葉小青腰肢,提氣一縱而入。葉小青只聽得耳邊呼呼風響,兩足已然平平落在了道宮瓦墻的里面。她已然及笄之年,想起方才柳少陽攬著自己的腰,大是羞赧,黑暗中只覺得兩頰發燒,柳少陽卻全然未察。
  水玄靈沒走出幾步,聽見后面響動,借著月光看見是柳少陽和葉小青,秀眉一揚,嗔道:“你們倆不是不來嗎?干嘛跟進來!”
  柳少陽知道她只是嘴上說說,裝作懊惱道:“師姐,方才是你師弟我的不是。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師姐既然說要進來轉轉,我這做師弟的晚輩當然要聽誒!”
  水玄靈輕哼一聲,她聽柳少陽賠不是,嘴上雖是一時不饒,心里卻已大是高興。一旁小黑瞧見他倆,高興道:“少陽哥,小青,你倆進來了就好!咱們一塊往里轉轉吧。”
  柳少陽忽地想起一事,從衣袖中扯出一張幾尺寬的黑布,撕作四截,笑道:“嘿嘿,這塊黑布本是備著包裹物件用的,如今進了這等地方,也不知有沒有巡查的官兵侍衛。咱們四個一人一塊,如是遇見巡夜守執的,系在面上做回蒙面飛賊,叫他瞧不清面目,脫身后就是緝拿也無從抓起。”
  四人聽他這般說得有趣,都是一笑,分拿了黑巾。柳少陽點起火折照明,一行順著腳下青石路便往里走。繞過正對山門的三清殿,又看了神君殿、飛霞閣以及建得一半的大通明寶殿,還有幾間尚未掛匾刷漆的殿宇。最靠西邊處,有幾間屋子點有燈火,想必是這皇家道宮里的守夜人所居之處。
  幾人尋得一處高臺,站上四周打眼一瞅。只見這道宮真不愧是皇家道觀,御駕之地。各式殿堂房屋鎏金嵌寶,以數百計,在皎月下隱隱閃耀。其中半數已然建完,亭臺飛閣隨處可見。假山盆景,回廊池塘,更是修得別具雅致。
  月色清輝之下,壁墻上雕刻的三清、六御的神像圖案,祥光四照,栩栩如生。第一時間更新水塘里,含苞菡萏翠葉,映襯一池春水,泛著陣陣幽光。柳少陽頗通玄學,此時看得興起,隨手指點著觀里四處天界諸尊的金身壁畫,將其中典故傳說娓娓道來。
  葉小青聽在耳中,對那九天之上的玄境一時間頗為神往,心里對柳少陽學識更是欽佩不已。
  她隨著大伙東轉西看,瞧得入迷。心知這等皇家道宮,待到修成之時,若非王侯子弟,達官顯貴,平常百姓要想進來看一眼也是萬難。四周雖是黝黑一片,她卻也漸漸不再害怕,隱隱還覺得這夜里游園,別有一番趣味。
  就這般走走轉轉,轉眼過了一個多時辰。四人除了沒往西邊燈火處去,其余各處倒也大都看了。
  柳少陽見時候已然不早,怕葉小青回家晚了,葉老頭夫婦擔心。小黑和水玄靈四處瞧了,也走得有些發累,聽柳少陽說要走,倒也贊同。
  說笑間眾人便往觀外走,堪堪轉過一處碑亭,忽聽得前面有腳步紛雜之聲傳來。幾人心知來了巡查的兵衛,柳少陽忙熄了火折,招呼眾人退到一旁假山暗處匿起。
  葉小青從未遇到過這種情形,一張俏臉登時慘白,愣在當場不知所措。柳少陽忙將她拉過,與水玄靈,小黑藏在一處。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眾人剛隱住身形,系上蒙面黑巾。轉眼間,柳少陽四人方才所站之處,已有了十余名手持火把,頭戴紗冠,身穿云錦服飾的帶刀軍衛。
  當先一人軍官模樣,身材甚是魁梧,目視四周,沉聲道:“聽動靜,這方才闖進觀里的人就在左近。過兩天皇后娘娘就要親臨此地上香,順便驗察道宮工期進度。都指揮使大人派我們先來一步住下,清查閑人,不可讓歹人匿在此地。本千戶有命,四處搜查,萬不可放走了賊人!”
  小黑躲在暗處,聽那千戶嚷著捉拿“賊人”,啐了一口,低聲罵道:“狗屁賊人,進這勞什子道觀里轉轉,便是賊人么?”
  這錦衣千戶軍官似乎耳力甚好,小黑聲音雖低卻已然被他聽到,轉身朝柳少陽四人藏身處喝道:“假山后面的小賊嘀咕什么,還不快快出來受縛領罪么!”
  小黑沒想到自己低聲之語,竟會被那人聽到,張開了嘴大是吃驚。葉小青躲在暗處,方才勉強鎮定下來,聽得這錦衣千戶一喊,一顆心又突突跳個不停。
  柳少陽見小黑惹了禍,哭笑不得。既然行藏已被叫破,便示意葉小青和小黑待著別動,自己和水玄靈從暗處緩步走了出來。
  那伙錦衣軍衛見有人出來,紛紛抽刀拔劍,列個半圓攏了過來。柳少陽見狀雙手一拱,朗聲道:“幾位軍爺,我們姐弟二人來京城游玩,一時好奇,誤入重地,還望贖罪則個!”他走出之時,心下盤算已定。先與這伙人好生相說,如若不成,再動手不遲。
  那錦衣千戶見柳少陽二人緩緩走出,神態自若,倒也微微一愣,隨即冷笑道:“‘一時好奇’?嘿嘿,那為何要用黑巾蒙面,分明是圖謀不軌!待會帶你二人回錦衣親軍都指揮使司,不怕你們不說實話!弟兄們,給我拿了這兩個亂賊!”
  柳少陽方才已經看出,這些個錦衣人與尋常侍衛大有不同,但只有十余人心中倒也不懼。當下遞個眼色給水玄靈,要速戰速決,將這些軍衛制住也好脫身。
  那錦衣千戶站在當場,手按腰間佩劍,斜眼睥睨。手下的十余名錦衣軍衛已沖到近前,柳少陽與水玄靈當即一左一右,分別接下。
  柳少陽這邊,一名軍衛舞動佩刀,已撲到眼前,迎面就砍。柳少陽三人來京師采辦壽禮,為了不生事端,倒也沒帶兵刃。如今見這人撲來,便欺身相讓,忽地身形一展好似一頭猛虎,右手屈指成爪,去抓這人手腕大陵穴。這一招乃是齊云山一脈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喚作‘狴犴揮爪’。
  柳少陽此時使出這招,本以為一出必中,奪刀在手。誰知那錦衣護衛身手也是不凡,一刀砍空,已見柳少陽手指如風,幾抓在自己腕上。竟爾倉促間手腕一縮,柳少陽這一招便只是指風掃到,沒有抓實。
  饒是如此,那錦衣護衛手腕仍是生痛,心里已然大駭。當即再不敢搶攻,忙退幾步揮刀守住門戶,柳少陽一眼瞧去,竟覺這一式似是浙東“冥刀門”的守御刀法。
  那一旁的錦衣千戶軍官本來只是朝這邊斜睥,見了二人交手,兔起鶻落間一進一退,眸中閃過一絲驚意,一雙眼睛登時盯向場中,再也不動。
  柳少陽一招不中,心里對這些個軍衛再也不敢小覷,此時左右又有兩名錦衣護衛揮刀斬來。雜著兵刃破空之聲,一人直取他左肋,一人來砍他小腹。柳少陽避過腹間來刀,瞧準肋部這一刀來勢,倏地運起“玄鋼指”伸右手一捏,分毫不差,正按在這一刀刀背上。
  持刀那錦衣侍衛只覺得刀上一股大力涌來,他自恃臂力甚強,強忍著疼痛捏緊刀把,卻聽得“梆鐺!”一響,這把鋼刀竟在中間折做兩段!便只是一驚之下,這軍衛已被柳少陽斜刺里一腿掃來,正中腰腹,踢得飛了出去!一旁其余侍衛見柳少陽有如此身手,又有幾人揮刀挺劍撲了上來。
  這般你來我往過了半盞茶的功夫,柳少陽已搶了一把長劍在手,旁邊的水玄靈也奪了把彎刀。
  他二人雖是不愿下傷人性命的重手,圍攻的十余個錦衣侍衛里,也已有四五人趴在地上,哼叫著再難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