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第八章靈犀避水


  柳少陽得了呂子通應允,伸手拂了拂衣袖,抽出掛在背上的青鋼劍。走上前去拱手行得一禮,徐然朗朗道:“末學晚輩五行門左使柳少陽,前來請洞玄子前輩賜教!”
  洞靈子一張圓臉上眼珠轉動,打量柳少陽一番,嘖嘖道:“五行門的右使者老氣橫秋,左使者想不到竟然是個二十歲上下的娃娃。長得倒是一表人才,器宇軒昂,可比我洞靈子強得多了!”
  柳少陽聽了洞靈子這話心里暗自好笑,接口道:“前輩說笑了,柳某技藝低微,本不敢與前輩對陣,這一陣便湊個數前來求教前輩。前輩玄門高人,武林翹楚。晚輩在前輩面前不敢妄自先手,班門弄斧,還請前輩進招!”
  洞靈子雖在崳山四劍中位列末位,昔日里卻最是愛聽別人夸他武功蓋世,玄學高深。當年衡山南武林英雄大會之上,慘敗在龍虎派大俠江紫彥手里,一氣之下跟著三位師兄回昆崳山煙霞洞,閉關修行二十載。卻“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個毛病依舊如故。
  如今聽了柳少陽這番話大為受用,摸了摸肚皮含笑道:“你這娃兒很有見識,既然你敬我一聲前輩高人,那我洞玄子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心中高興之余,暗想:“這個少年倒是識趣,前面兩位師兄比試雖是得勝,卻是打得敗陣之人多少帶傷,大為不美。我這場若逼得這少年知難而退,自己認輸,面上自然更為光彩。”
  打定主意,右手軟劍“嗡!”的一聲低鳴。柳少陽但見一陣碧光閃爍,洞靈子身形雖胖,卻轉眼已到左近,軟劍泛著寒芒直抵自己胸前。當下使出齊云一脈“九轉揚清劍”九式中的起手式,青鋼劍一招“大道無極”轉個劍圈,化作一陣劍影抵去。
  洞靈子見狀嘿嘿一笑,軟劍陡然轉動。霍地足踏九宮位,入坎走震踩巽位,劍身繃直去攻柳少陽右肋。柳少陽見洞靈子變招奇詭,身法飄忽,當下一招“橫戈連壁”格擋而去。
  這招“橫戈連壁”看似只是一招格擋劍法,實則一式之下隱含轉守為攻的后招。更多更快章節請到。用在武藝相差不大之人比拼時著實是一妙招,但以弱對強之時未免守御不足。
  場外的呂子通見柳少陽使出此招,心中一緊,疾聲叫聲:“陽兒小心!”但聽傳出“鐺!”的一聲脆響,兩劍相交之下,洞玄子的軟劍劍尖一錯,竟從柳少陽的青鋼劍劍背上劃了過去,力道兀自不減。
  柳少陽此招本是試探洞靈子虛實,格擋得手正是暗喜之時,呂子通示警之聲已至。柳少陽一看之下,猛然驚覺洞靈子手中碧影直抵右肋。大驚之余側肋一縮,向左飄出丈余,于絕險處堪堪避過。
  其實洞玄子決意招式上逼得柳少陽知難認輸,即便他避不過這一劍,洞玄子也不會真傷了他。
  洞靈子見柳少陽毫厘間應變避過,高聲笑道:“你這娃娃,小小年紀好本事,倒有些意思!老夫下一招又要來了!”說罷,軟劍抖作吞吐碧焰的青龍一般,腳下生風又是一劍直指柳少陽咽喉。
  柳少陽方自心中暗嘆聲好險,心中已知洞靈子武功高出自己太多,再不敢貿然反擊。見洞靈子這一劍直刺咽喉,隨即抽身再退。
  邊退之間柳少陽心下盤算已定,覺得洞玄子劍法雖高,但身形肥胖,奔走之間難免有滯。自己輕功身法不弱,說不定在場間與其奔走周旋,還能覓得機會。當下打定主意,使出輕身游走之法只走不攻。
  洞靈子見柳少陽只走不攻,心道:“這小娃兒只道我身子肥胖,輕功便不在行么?卻是錯打了如意算盤!”隨即施展輕身功法,手中碧焰尾隨而上!
  游走之下大出柳少陽意料,無論自己在場中如何疾走,洞靈子手中軟劍劃出的碧影卻總是有如跗骨之蛆,如影隨形,不離自己半尺上下。
  洞靈子身形雖胖,輕功身法卻顯在柳少陽之上。奔走之間好似有意賣弄輕功,口中猶笑道:“小娃娃,你這輕功身法還算不壞,只是火候卻還是不夠,快快棄劍認輸了吧!”
  柳少陽騰挪疾走之間心下暗想:“想不到這洞靈子身形肥胖,輕功身法卻如此高明!他明明能追上我卻只是這般跟著,還開口逼我自己認輸,倒似乎是不想傷我。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好在今日只是比武,如若性命相搏自己幾招之下哪里還有命在!”
  正打算認輸之際,柳少陽忽地想起一套劍法,喚作“靈犀避水劍”。叔父幾年前教自己之時說這套劍招,乃是師祖玉虛真人晚年在齊云山上參悟玄門至理所創。曾反復教授,督促自己好生練習。
  只是“靈犀避水劍”乃守御之招,綿綿施展開時無有反擊之意。故而自己當年學得雖是用心,這些年卻幾乎沒有用過。
  當下奮力一縱,勉強與洞玄子手中軟劍暫且拉開一尺多距離。右手青鋼劍將這套“靈犀避水劍”隨即使出,頓時間兩人之間現出一個劍幕,青光相疊,劍意綿綿不絕。
  洞靈子見柳少陽停下不再奔走,隨即緊走一招,想要再逼柳少陽認輸。忽覺手中軟劍前刺之下,竟有被牽引裹挾之感,心下暗暗詫異,不再小覷。當下變招再進,去尋柳少陽劍法中的破綻。
  場外的呂子通見柳少陽危急之時,使出“靈犀避水劍”這套守御之法阻住了洞玄子的攻勢,施展開來影光相疊,劍意彌漫環環不絕,不禁暗中叫好。
  想起當年師尊創出這套劍法之時,其所蘊玄學博大精深之處自己研習之下贊嘆不已。故而這劍法雖只是守御之術,若非變招不能勝敵,呂子通依然視之為齊云一脈至上劍法之一。第一時間更新
  “靈犀避水劍”研習上手不易,提升之時要與自身修為內功相佐故而更難,柳少陽能使出如此氣勢早已大出呂子通意料。
  玉虛真人晚年武功大成之時創出這套“靈犀避水劍”,使出之時劍幕中層層劍影騰挪卸力,牽引纏裹,暗合玄門伏羲八卦,九宮玄天之理。守御之處,便是從外潑水,亦不能進。
  使這套劍法的人自身修為越是高深之時,人劍二者之間便越能互有靈犀,融為一體。練到玄奧之境,對手的兵刃要是進擊,沖撞其間便猶如置身于狂風巨浪之中。
  洞靈子半盞茶的功夫軟劍變換了百余招,想在招式之上破了這套劍法取勝,手中的碧光寒芒卻始終不能繞過“靈犀避水劍”守御之處。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崳山派一邊,南華子瞧在眼里暗暗搖頭。五行門一邊,眾人見柳少陽以弱抵強,均是大有興奮之色。
  場中洞靈子心下焦急,暗自忖道:“這娃兒使出的劍法好生古怪,似是大蘊玄學奧理。如此對一個晚輩久攻不下,顏面掃地,我內力高他何其之多!若是附氣于劍,傾力一擊,定能破了這古怪的劍網,傷不傷到這娃兒卻也顧不得了!”
  心中一急,運加起周身七成功力,手中軟劍碧焰忽而幻化出紫色,卷起周身股股勁流朝柳少陽撞去。呂子通在一旁觀戰已然瞧出不好,高叫一聲:“陽兒速退,不可逞強!”
  柳少陽只覺得洞靈子劍上的勁力陡增,眼前舞成劍幕的層層劍影,將這道勁力再也挪遷裹纏不住,心知不妙。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只感到一股大力涌來,當下順著力勢向后飛去,一時間有如騰云駕霧,著地之時仍是連退數步。
  勉強定住腳步之時,右臂痛得有如被生生卸下一般,青鋼劍“鐺”的一聲落在地上,胸中氣血翻涌,喉頭隱隱有血涌上,兩腿也好似灌鉛一般沉重,幾欲栽倒。他卻不知,自己使出的云靈避水劍法,已然卸掉了洞靈子這一劍絕大部分的勁力。若非如此,只怕早已落得血肉模糊之局。
  這邊水玄靈自打柳少陽上場之后,便目不轉睛盯在場中。柳少陽初時迭遇險招,輕功游走也為洞玄子緊緊跟住,水玄靈心里暗暗揪心。到后來柳少陽使出云靈避水劍法,阻住洞玄子之時,水玄靈心中也不由得暗暗叫好。
  如今眼見柳少陽從場中飛了出來,芳心一震,登時間面如土色。趕忙伸臂扶住,顫聲急切道:“你師弟怎么樣了,傷得重么?”
  柳少陽大感暈眩之際,見水玄靈雙手將自己兩臂扶住,如若癱倒,便勢必倒在她懷里。當下勉力站住,低聲道:“不打緊,有勞師姐掛懷。”
  水玄靈見柳少陽開口說話,心下稍寬,忽覺自己幾近將柳少陽摟在懷里,舉止間略有不妥,不由得面色由蒼白轉作一陣微紅。
  這時土玄遠幾人也趕到近前,柳少陽已然緩過勁來,見眾人如此關懷,心中一暖,忙道:“只是有些氣悶,不礙事的!”呂子通見狀,走近把住柳少陽脈搏,但覺雖有紊亂,還算平穩,心知無有大礙,囑咐在一旁調息。
  崳山派陣中,洞靈子雖是得勝,卻是以長輩之尊靠內力取勝。不由大為羞愧,口中黯然道:“真是慚愧,我洞玄子招式上破不了柳兄弟使出的這套劍法,一時急躁靠了內息修為取勝。若非柳兄弟這套劍法精妙,這場比武論道已然傷人性命,貧道實際上當算是輸了!”面色慘然之下意興蕭索,全無比試之前嬉笑的模樣,頭垂氣喪仿若泄了氣的布囊。
  南華子負手而立,面上淡然如水道:“師弟,二十年了,你這武功卻依舊達不到‘以己之長,張弛有度’。這小娃兒使出的這套劍法守御深蘊易理,卻是只守不攻。一味只從正面變換劍招,如何能破這玄學高明的守御之法?你輕功不賴,如若以高明步法擊其側。反復正反疾走對手周身八方,施以凌厲劍招。幾個來回,這套劍法疲于變換方位,破綻自然便出來了!”
  話音甫落,兩邊眾人均是豁然有悟,呂子通心中暗暗驚異:“師尊的這套劍法雖是高明,但卻是只能嚴守正面而略及左右。如若真用這等方法,以崳山四劍的身手,靈犀避水劍說不得已然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