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7)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7)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7)     

第六章尊勝塔前


  夕陽下的淮安城里撒著金色的斜暉,絳色的晚霞斜照在尊勝塔的塔身之上,將塔影拉得老長。
  天色近晚,塔旁的茶鋪里,喝茶的香客們大多已經散去。靠門的兩張桌子上,七八個身著各色衣衫,腰懸兵刃的江湖人士依舊坐在那里。
  這些人正是前來赴約的呂子通和五行門左右使者,五旗掌旗使等人,坐在這里已經近一個時辰了。
  柳少陽坐在位子上喝茶之余,心中暗想::“這取走鏢物的道人說到尊勝塔前,論武還鏢,若真是“崳山四劍”,卻不知如此一出,是為何意?”
  焚火旗掌旗使火玄牝坐了許久,連飲了幾杯香茗,有些不耐。小聲嘀咕幾句,正要開口說話,卻見呂子通面色凝重若有所思,話到嘴邊便生生咽了下去。
  就在此時,忽聽得“叮叮鐺鐺”一陣帝鐘聲響,人本去盡的尊勝塔前不知何時來了四個白袍道士。
  呂子通一見來人,神色微斂,肅聲道:“果然是崳山四劍,大伙隨我出來會會他們!”說罷起身大步走出茶社。
  柳少陽隨著其余眾人一擁而出,細看這四個道士不由頗感詫異。
  只見這四人形貌雖是各異,面貌卻都似二三十歲上下一般,絕不類年近五旬之人,心中正是疑惑,忽聽得呂子通朗朗說道:“青山不改久不見,綠水長流遇故人,玄門齊云脈三十二代掌門呂子通在此有禮了!”
  說著拱手作揖,接著道:“崳山四劍二十載不現江湖,老夫今日卻一眼就認了出來。第一時間更新歲月流逝,光陰荏苒,四位道長的‘**三寶功’已然練到容顏永駐,返璞歸元的境界了,臥薪嘗膽以至武功大成,當真令呂某佩服不已!”
  原來玄門昆崳山一脈以“**三寶功”為根基,講究人于天地**融為一體,培精、養氣、凝神三寶為本。練到極高深之處,體內陰陽二氣生生不息,由內及外,自可容顏不見衰老。
  為首的道士方面短髯,兩眉斜飛,聽了呂子通一番話,上前一步也拱手還禮:“無上天尊,我師兄弟四人當年慘敗龍虎一脈江紫彥大俠之手,身反昆崳山閉關二十載至于今日。衡山一別二十年,子通兄別來無恙,南華子心中有不勝之喜!”
  呂子通面上沉靜如水,倏地高聲道:“南華子道長所言客氣,齊云崳山兩脈也算是同屬玄門正宗,呂某不知有何得罪了四位道長之處,以至前幾日各位取走了我門下威遠鏢局所保之鏢,還望直言相告!”
  南華子聽了嘿嘿一笑,擺了擺手中的拂塵徐徐道:“東西的確是我們拿了,就在我三師弟身上,一會事了自當雙手奉還。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南華子身旁一瘦削白臉的道士隨即舉了舉手中的匣子,接口說“貧道沖虛子見過諸位,南華子師兄所言不錯,東西一會自當奉還。只是我四人有個不情之請,還望呂門主相助。按江湖玄門中人規矩,有事相求多要先以武會友,正巧我四人這些年閉關昆崳山上,也練就了幾樣拙技。如今想以崳山派的身份與諸位比試幾陣,領教領教子通兄和門下齊云山一脈各位高手的武功!不知呂掌門意下如何?”
  沖虛子一番言語,“比試幾陣”,“領教領教”幾個字語氣尤重,顯然早已看出五行門有人手暗中埋伏。第一時間更新
  原來江湖上玄門大小門派中人,相互之間如若有事相求,并非大義所在,榮辱相關之事。多先比試武藝,相求一方如若勝出,所求之事又不損道義,服輸的一邊便要盡力而為。
  在場五行門眾人聽了南華子,沖虛子二人之言,均是面有不忿之色。呂子通冷哼一聲,向四周街坊樓閣揮手數下,幾十個伏在暗處扣弦待命的弩手悉數退了出來。
  接著從背上取劍在手,從容踏上一步揚聲道:“四位道長要是有事相求,按玄門規矩便了,何須取了我五行門所保壓的鏢物相挾。第一時間更新實屬多此一舉,難道還怕我呂某不接陣不成!我齊云一脈武功博大精深,未必便輸與你崳山派,只是我呂某愚鈍不已,不能學得萬一。二十年前我便不敵諸位,這些年勤于利祿,荒廢武功,今日更不是你‘崳山四劍’的對手。即便如此,今日齊云一脈說不得也要請教昆崳派各位道長的高招!”
  南華子聽了呂子通這話,撫掌贊道:“呂掌門大有一派宗主之風,倒是我等多慮了!”說罷轉身接著道:“呂掌門既然愿意比試,三弟,你便把取來的東西還給他們吧!”
  沖虛子遵言將手中匣子擲出,呂子通伸手接過,打開一看,一頂頭冠端放其中,冠頂和四周鑲嵌的五顆夜明珠在夕陽的余暉下泛著幽光,正是前日被取走的夜明冠,當下合上匣蓋交到旁人手中,從背上取下一柄長劍便要出陣比試。
  崳山派一邊,一長耳國字臉的道人見呂子通如此,長笑道:“好,呂掌門果然爽快!我通玄子佩服。這第一場就由我來領教齊云山傳人的高招!”
  話音甫落,身旁的火玄牝已然按耐不住,挺身向前道:“門主,您乃我方主將,未可輕動,待屬下去領教領教這牛鼻子老道的高招!”
  呂子通沉聲斥道:“玄牝退下,不可魯莽!”
  火玄牝見呂子通不允,怏怏退下,呂子通忽地心念一動:“玄牝雖是魯莽,所言卻也不全無道理。我此刻不知虛實,貿然上前,一旦落敗,我齊云一脈便在江湖上從此顏面掃地。不如先派年輕一輩中穩重之人出戰,這崳山四劍長著一輩,勝了是理所應當,手中也自有輕重,我也好從中看看多年來這四人武功精進到何等地步。”
  思量已定,便開口對精金旗掌旗使金玄策吩咐到:“玄策,由你來打第一陣。這四人武功深不可測,記住謹慎為先,不敵之時退下認輸便可。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金玄策領命上前,從腰間解下鎏金爪,朗聲道:“末進晚生,前來請通玄子前輩賜教。”
  場上通玄子打量金玄策一番,抽出一柄墨色長劍斜指于地,徐徐說道:“足下身著金衣,手持金爪,想必是精金旗掌旗使了。雖是晚輩,卻也算是如今齊云一脈有數的人物,這便請吧!”
  金玄策聽了也不再嗦,手中鎏金爪一抖,起手一招“蛟龍探爪”直取通玄子咽喉。通玄子見這一爪來勢迅疾,也不避讓,長劍一揮,不偏不倚,竟正抵在鎏金爪中央之上。
  金玄策見通玄子舉手之間破了這一招,心中一驚,當下不再搶攻,回爪守住門戶。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通玄子見狀笑笑說:“小娃兒,你不再攻,貧道可要出手了!”
  話音甫落,手中長劍,轉個劍圈,激起周身丈余勁風而來。金玄策見這一劍不知所攻,劍勢如虹,吃驚之余手中鎏金爪一招“盤龍收爪”擋去。
  劍爪相交,“鐺”的一聲,金玄策身形退出四尺,通玄子嘿嘿笑道:“你這娃兒年紀輕輕,倒還有些本事,能擋住老夫這一劍。”
  這邊金玄策嘴上不言,心中卻驚懼不已,原來剛才這一招劍爪相交,直震得他手臂發麻,虎口顫裂,心道:“這道人功力精進如此,只得爪上虛招,用‘金針化雨’對敵。”
  當下左手暗中從腰間囊中取出金針,右手鎏金爪虛探,左手暗運玄勁,朝著通玄子胸前“紫宮”“玉堂”“檀中”三穴齊發三針。
  通玄子見三道金影齊來,右手長劍動也不動,左手胸前一晃,竟將三枚金針盡數接在手里,口中兀自笑道:“小娃兒,你這飛針打穴的功夫練得倒也不差,只是少了變化。這飛針夜里使出勝算大些,如今天還未黑,使飛針只怕是白費力氣!”說罷抽劍直逼金玄策身前。
  金玄策自練成這“金針化雨”的暗器功夫以來,侵淫多年,已練至針由心發,發無不中的境地。今日畢集功力所發之針,竟被人輕易徒手接住,心中震驚不已。
  抬眼見通玄子長劍前逼,大有封住周身去處,令自己無處可躲之意。只得一面再急發兩針去取通玄子腹肋間“通谷”“陰都”兩穴,一面抽身再退。通玄子劍光所至,兩枚金針應聲落地,只是如此阻得一阻,金玄策便從這一劍之下僥幸走得脫了。
  如此劍來針往,劍爪翻飛,又走了三五招,金玄策已然岌岌可危。
  通玄子意欲速戰速決,當下劍勢不緩,運加內勁,“嗡”的一聲作響,一招“紫極通玄”直逼上去。
  這招“紫極通玄”乃是通玄子這二十年坐臥昆崳山煙霞洞,閉關修煉所悟,劍影所至,芒光滿布紫氣,劍外附氣,氣中有劍,使人有如泰山壓頂,無處遁形。
  金玄策抽身才退,正欲再取金針,又見一陣暗紫寒光迎面而來,氣息瞬時為之一窒。周身好似被裹住一般,再退已然不及,不得已間只得將鎏金爪使招“金龍反噬”迎將上去。
  場中眾人只聽得“鐺”的一聲響動,便見劍芒散處,金玄策身形向后飛出數丈。
  金玄策此時只覺得胸中氣血翻涌四肢一輕,著地之后又是連退數步方才勉強站住。右臂上鮮血順著手中鎏金爪滴下數滴,滲入地上青磚縫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