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八脈》 最新章節: 第四百三十七章初悟玄訣(04-13)      第四百三十六章繡閣暫避(04-13)      第四百三十五章轉危為安(04-13)     

第二章鴻雁樓頭


  自從這幾十個人上得樓來,那紫衣少女一直是背身飲酒,此時聽罷了劉景天的這番話竟是頭也未回,只是冷冷地說:
  “堂堂西蜀大幫金龍幫的少幫主被本姑娘一個照面便扔了出去,好不可笑,卻沒想到竟還帶著幫手想要找回場子。金龍幫本姑娘從來就沒聽過,你們少幫主那日用金龍幫的名頭唬我,金龍幫可不就是盡是些沒用的東西嗎?”
  說到此處撲哧一聲笑道:“我看金龍幫改名叫地鼠幫方才貼切些。老頭,你仗著年紀大便在這里倚老賣老,你當你們人多,本姑娘便怕了不成么?”
  紫衣少女此言一出,金龍幫在場的二十余人如同炸開了鍋,紛紛嚷叫起來。或爾出言譏諷這紫衣少女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或爾低聲出言咒罵,按耐不住,面露怒色。
  柳少陽也不禁心中一驚,忖道:“這紫衣少女出此妄言,金龍幫只怕是不肯善罷干休了!”
  劉景天聽了這話“哼”了一聲,冷笑道:“你這娃兒真是不知好歹,小小年紀便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想我金龍幫雄居兩川幾十載,武林道上的邪魔外道聽到金龍幫的名頭無不畏懼三分,江湖上的朋友這許多年也都給我劉景天三分薄面,你竟敢如此小覷!”
  說到此處聲音一揚,接著道:“就憑你這番話,此事已難善了。出此大言想來必有過人之能,老夫今日倒要看看你這娃兒有多大能耐!你若能擋得住老夫手中這柄重劍十招,老夫便對姑娘所言心服口服,你看如何?”
  劉景天此言一出,柳少陽心中暗想:“這姑娘最多不到廿歲,劉景天享譽武林幾十載。雖只是十招之數,這紫衣少女又如何抵擋得住!”
  誰知這紫衣少女聽罷放下酒杯,轉過身來,起身笑了笑說:“你這老頭好大的口氣,我看你一把年紀了不打也罷。若是一較高低,只怕傷不到本姑娘半根毫毛,卻白白損了一世英名。你要是真想比試,本姑娘不用兵刃躲你十招想也不難!”
  柳少陽聽到這里,先是驚異,隨后又禁不住暗自好笑,心想:“這姑娘一看便是不韻世事,劉老前輩是何等的人物!她年紀輕輕竟敢放此大言,這下子和金龍幫的梁子便是結定了。”
  又尋思:“早就聽說劉老前輩十三路重劍乃是另辟蹊徑的武林奇學,也不知比起叔父如何。說不得,今日正好一開眼界。劉景天是成名的前輩,對晚輩下手自有輕重,就算一會難以善了,我和陸大哥出面做個和事佬也是未嘗不可。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劉景天本是自信三招之內,定能將那紫衣少女傷在劍下。之所以立下十招之言,原本是想這姑娘雖是年紀輕輕,卻能一招之間制住自己那不成器的侄子,想必有些本事。自己一想之下,也不可過于托大,不然萬一失手,有損自己在武林中一世英名。
  如今聽了紫衣少女的一番奚落之言,一時間怒極反笑,雙手握拳。柳少陽只聽得劉景天骨骼傳來噼噼啪啪作響之聲,心中驚道:“好深的內功!這劉景天多年以來享譽武林,果然名不虛傳!”
  心念轉動之間,劉景天已用左手從背上解下重劍,喝道:“小娃兒休得妄言,你我這就劃下道來,比試比試吧!”
  紫衣少女聽罷上前兩步,也不取背上的長劍,反而負手而立道:“你只管進招便是了!”
  劉景天冷哼一聲,說道:“你這女娃如此目中無人,那就莫怪我劉某人以大欺小,多有得罪了!”
  說罷,左手一拍劍鞘,只見一柄寬約四寸,長約四尺,墨身銀邊的重劍從鞘中“嗡”的一聲彈了出來,右手順勢便把劍抄在了手里。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樓上的酒客們見要打將起來,多半怕事的此時已然匆匆離去。只有少數愛看熱鬧的還留在位子上,一時間偌大個酒樓除了金龍幫的人之外只剩下十余個人。
  酒店的老板聽見樓上有事,早已上得樓來。只是看到金龍幫這伙人劍拔弩張,也不敢上前勸架。
  這時看到一場打斗在所難免,才不得已硬著頭皮上前陪笑到:“各位好漢,小店也是老實的生意人家。俗話說‘國有國法’,這舞刀弄劍,傷人性命的事還望各位英雄手下留情啊!鄙人今日在這里擺下酒席,給各位英雄接風洗塵,還望諸位好漢賞臉。”
  劉景天聽罷瞅了酒店老板一眼,冷冷地說道:“店家你只管放心,我等就是借你的地方切磋一下武藝,別無他意。要是不意間打壞了東西,老夫照價賠你便是,我和手下的這幫兄弟們一會事情辦完了,就在你這里吃飯,銀子絕計少不了你的!”
  那老板聽了劉景天這番話心中略微一寬,也知道這伙人開罪不起,說了句:“那就好,好漢客氣了,請便,請便。”說罷便退身閃在了一旁。
  劉景天打發開了酒店老板,把手中重劍一抖,喝道:“小娃兒你看好了,老夫這第一招來了!”
  柳少陽自己也是使劍的行家,看了劉景天出手的這第一招,一見之下不禁心里暗暗佩服。第一時間更新只見劉景天這一劍,鋒刃平推,看似劍走中路,卻是隱隱罩住了上下兩路,令對手無處可躲。看似出手劍速不快,其間卻夾雜有金戈之聲。
  劉景天這一劍使出,眼見紫衣少女已是無處可躲。柳少陽心里不由得一緊,竟暗暗為那紫衣少女擔心起來。忽然之間,只見紫衣少女雙腳一錯,身形一閃,柳少陽只覺得眼前一花,這看似毫無破綻的一劍竟然掃了個空!
  劉景天一劍不中,不由得一驚,喝道:“你這娃娃果然有些本事,再看老夫第二劍!”
  說罷右手一翻腕,鋒刃斜上,向那紫衣少女腰間掃去。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這一招極為狠毒,若是一般人,要躲這一劍必定側了腰身相讓或者縱身向后去避,他大可順勢上前一步再變招,將對手傷在劍下。
  誰知那紫衣少女雙腳不動,身體向后一仰,在場眾人又是眼前一花,定睛看時,紫衣少女竟然從劉景天這極難破解的一劍之下鉆了過去,在場的眾人卻沒有一人看清她是如何鉆過去的。
  劉景天見這紫衣少女竟能連躲自己兩劍,甚至不曾被逼退一步。心里又驚又怒,盤算道:“看這女娃小小年紀竟然有這般本領,倒是我夸下海口了。第一時間更新如此下去十招怎能傷到她分毫?要想勝她非得用以氣御劍的上乘心法不可了!”
  他主意已定便也不再說話,一運真氣之間,雙臂到手青筋迸起,手中的重劍竟然泛起了一陣青紫之氣,后面的招數轉手就到。
  一時之間,紫衣少女已然被罩在一片劍光之中,周身雖然已是殺機四起,寒光閃動,兵刃破空之聲不絕于耳,仿佛風雷驟至,暴雨傾盆。而紫衣少女卻是在其間倏進倏退,渾若鬼魅,半分不曾傷到。
  陸百川看了這番景象,不由得一陣驚嘆,低聲對柳少陽道:“劉老前輩以慢打快不成,竟把幾十年修為的內力附著劍上,將看家絕學三十六路風雷劍使了出來。內息與劍,二者渾然一體,氣中有劍,劍中有氣,正是使劍的至高境界啊!這姑娘居然還能閃得開,輕功身法之高實在是匪夷所思!為兄行走江湖半生,對于這等高明的步法也是聞所未聞!”
  柳少陽凝視斗場之中,但覺只看得到那紫衣少女的影子,卻是看不到真人一般,不禁心中驚道:“這世間竟然有如此厲害的輕功,只怕是開創少林一派的鼻祖,當年一葦渡江的達摩祖師也無這等功夫!”
  心念轉過之間,場中的劉景天已然后退一步,散去真氣,收了手中重劍,一片劍網瞬時間無影無蹤。
  紫衣少女見劉景天收手不再進招,負手冷哼道:“你這老頭好生言而無信!說了十招之內必能勝我,如今使了這許多招,未能贏我,卻將我衣袖褲腳都劃爛了,是什么道理!”
  劉景天聽罷先是沉吟不語,隨即神色黯然,嘆道:“姑娘好身手!老夫說十招之內將你傷在劍下,方才已進了快兩百招,卻只能劃幾下姑娘的衣邊褲腳,不能傷到閣下的一根汗毛。”
  “老夫妄自練了一輩子劍,自以為已然大成。如今才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自己只知皮毛而不得精髓,今日比試已然無地自容,老朽對姑娘的武功佩服得五體投地!老夫有眼不識高人,顏面丟盡也是咎由自取,此事如何了卻只憑姑娘一句話便是!”
  紫衣少女聽了劉景天這一番落寞之語,口氣一緩脆聲聲道:
  “老前輩說的是哪里的話,小女子不過憑借著輕功身法,勉強躲得一招半式。雖然不曾被傷到,衣袖褲腳卻已然被劃破了七八處。老前輩劍法雄渾靈動,人劍合一,的確是難得的高手。能一睹老前輩另辟蹊徑的獨門劍法,小女子也不妄北行千里,來一趟江淮水鄉。至于你侄子的事我也有不妥之處,老前輩既然說此事憑我而決,我看就就此揭過吧!”